Gincredible

Yifan

一种叫播客的新型拖延方法

發布於

我从2017年开始听播客,一些那时候钟爱的节目,比如太医来了,已经停播了。那个时候中文播客远远没有今年这么热闹,一些节目的录音质量现在听来是充满了人情味的糟糕;英文播客也是,各个主流传统媒体还不确播客是否能成为一种新的传媒生态还拿不定主意。简单来说,播客是定期更新的音频节目,每一个节目都会有自己的重点和风格。中文播客目前看来还是以采访和讨论为主,英文播客更加成熟,体裁相当多样,主流的传统纸媒也几乎都开了自己的播客,有些甚至到了举足轻重的地步,比如纽约时报的The Daily。过去一年,海外的一些主要的流媒体也在播客上投放了更多的时间和金钱,比如Spotify。我们应该会看到中文播客的繁荣;作为狂热听众,也希望这是一个对质和量都好的机会。

自从封锁之后,我听播客的时间迅速大幅度上升,甚至到了用听播客拖延的地步。和很多人不一样,我听大部分播客的时候都会专心听,不做其他事情。这好像我听古典乐的时候,大部分时间也就是听古典乐,不会同时做其他事情。这并不是说播客是音频版本的网课,需要你认真汲取每一秒的信息。但是,播客确实是一种信息甚至情感交流。一个不恰当的比方是,如果你喜欢曲艺,当你在广播里听王玥波;又或者说你喜欢近年很火的广播剧,在喜马拉雅这样的平台听《三体》的时候,其实你是不易分神去做其他事情的。好的播客,常常会像一个完整的作品一样调动你的思维或者带动你的情绪。另外,很多完整的播客的市场都在一个小时左右,它不是一个充当背景音的东西。我常常用播客的这一个小时多的时间从电子屏幕前面逃跑。封锁在家的时间里,学习(我的阅读很早就实现了无纸化)工作联络看电影等日常活动都得面对屏幕,有的时候甚至不适到想呕吐的程度。因此休息的时候,再也不想过分调动视觉了。我一般做弹尤克里里和听播客这两件事儿。甚至有好几次,我在干正事儿之前过早地打开了一集精彩的播客,以至于一天都想着这个播客的内容,耽误了正事儿。

前天我在朋友圈冲动发言,想要自己做一个私人播客玩玩。主要的出发点是对这个东西太喜欢,到了希望了解它具体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地步。另外,我一直觉得生活需要有恒定的产出,或者说创造,比如说写个文章,做把椅子等等。播客甚至是一种面向大众的,且允许我不露脸的产出,相当理想。这个发言收到了不少回应和支持,令人意外。我已经抽空看了一些具体怎么做播客的英文文章,如果做好了就往朋友圈和平台上随缘一丢便是了。在往前倒一段日子,我在停更伦敦抗疫日记的时候说,或许我可以用推荐播客取而代之,然后就习惯性没了下文。之后有几位朋友相继提起,也有数位问我有何播客推荐。播客推荐的想法来源于一位坐标北美的豆瓣友邻,她的Telegram频道(https://t.me/daily_dose_podcast)几乎每日推荐自己听的播客,让我找到了不少好的节目和学习到了很多知识。我其实也很喜欢和别人分享自己收的播客(大多以英文为主),而且我也经常随机听播客以跳出舒适圈。在这里也分类地给有兴趣的朋友分享。为了控制信息量和格式,以下每个单元我都随性说几个播客,文末会附上我目前订阅的播客列表截图。

中文播客

在我自己的经验里,关于哪些是比较出色或者比较出名的中文播客听众是有共识的。不过自从一个新的中文播客app“小宇宙”上线之后,我通过主页推荐了解了一些冉冉升起的播客新星。另一个了解的渠道是老牌播客“日谈公园”的公众号每周日会发一个一周精品播客内容推荐。

随机波动 Stochastic Volatility (https://www.stovol.club) / 剩余价值

(或许你也会喜欢:落选沙龙)

这是我最喜欢的播客(剩余价值是她们之前的节目,因传统不明原因被封停了,但节目仍然可以听),或者说这仨是我最喜欢的播客主播。三位女性,撰稿人或者编辑,供职或者曾经供职于媒体。话题主要是由时下的文化或社会现象展开(这类播客有一个玄的标签:泛文化类)。我感觉,女权主义和文学是两条主线,但是三个主播自己特有的风格但又共有的非常真诚但又不摆谱的态度,让每次讨论都很轻松但又可以有思考的空间。好播客就像好电影一样,听完了之后你还是会想想。随机波动/剩余价值是这样的播客。

东亚观察局

(或许你也会喜欢:声东击西)

东亚观察局算是我第二喜欢的。播客的主播是两位在日本留过学的朋友和一位“一半韩国人”主持的,讨论日韩的政治文化经济等等。深入浅出,非常有意思,特别是同类的节目,甚至是信息在国内都相当难找。强烈推荐。中文播客中有不少是海外的记者或者从业者主持的,声东击西是在北美的记者做的,也相当不错。

日谈公园 以及日谈公园出品的一系列播客(说归说 日谈物语等)

(或许你也会喜欢:大内密谈)

大内和日谈公园是非常老牌的播客,哪个放在前面都不好说。主持人之前也是在一起工作的。这是北京腔的播客,特别李叔,不知为何给我一种极其善良的感觉。说归说是文化采访类,日谈物语是讲犯罪故事的(犯罪故事在英文播客里是个大类,但是中文播客还是相当少)。

Vibration 歪波音室

(或许你也会喜欢:天方乐谈)

歪波音室是我上周才听到的,我归类于冉冉升起的播客。主播只有一个人,且是一个比较台湾腔的播客。主要以专辑(而不是单曲)为单位分享好听的音乐,也做过以厂牌,音乐流派和电影动漫为主题的分享。

英文播客

因为英文播客实在“乱花渐欲迷人眼”,我就选一两个分类来说。

传统主流媒体旗下的播客

如果你认为播客只是对纸媒或者电视台主体信息的一种补充的话,那么你就实在低看了播客的能量。有些播客是独立的且极其重要的渠道。有一些播客内容是独一无二的,呈现方式是非常引人入胜的。比如说前段时间美国最高院通过保障性少数人群作为雇员的基本权利的法案,我就在播客里听到了一开始将这个案子告到法院那位跨性别的朋友Aimee Stephens的原声采访。她没有活到这个法案通过,但是听到她的自述莫名非常感动。这是声音的力量。

比如说:

The Daily (NYT)

More or Less: Behind the Stats (BBC World Service) 这是我最喜欢的英文播客!每集的时间从八分钟到二十八分钟不等,几乎全部少于半个小时,对听众比较友好。如题,这个播客是关注生活中的数据,并且去核实并且分析数据的可靠性和意义等等的节目。

The Rachman Review (Financial Times)

犯罪故事现场

以调查真实的犯罪故事为内容主题的播客,我感觉以加拿大的CBC一家独大。节目以季 (season) 的形式播出。我常在非常慵懒的下午,躺在床上,听得起身出去泡茶喝。这些故事不仅紧张甚至悬疑,整个调查过程还经常质问法律和警察体系内的正义到底是什么意思。结合当下时事是非常好的反思。

比如说:

Someone Knows Something

Uncover

NPR和Vox

这两家出品的播客在质和量上都维持了不错的水准,它们也占据了订阅列表上很大的一片领土。我单推荐一两个我格外喜欢的。

The Ezra Klein Show (by Vox) 采访类,嘉宾从比尔盖茨到从研究“外星人现象”的宗教学教授,谈话流畅但是深刻,又是一个可以快乐听完,然后余韵悠长的播客。

Planet Money (by npr) 以一种前所未有有趣和生动的方式讨论与经济相关的话题,这也就意味着经济不只是阶级和钱,还有文化,历史,正义以及现在(但愿)每个人都看到的,种族。

我想我之后会完善以上的推荐。我没有将播客上的每日新闻类,科技科学节目,喜剧类,戏剧类,学术节目,调查类节目等等囊括进去,实在是说不过去。我的热情仍然很足,但是写到这里有点累了。最后,在我附上本人播客拖延的最扎实的证据,一个(暂时的)超长的播客订阅列表,之前,我想简单说一下订阅播客和播客播放平台的事情。播客虽然新,但是逃不过生在这个国度的一般命运。任何被阉割的讨论是不可能被假装是完整的。为了听到完整的播客(尤其是国内),强烈推荐使用本已快被互联网算法消灭的RSS来订阅播客。这就意味着,你需要使用所谓的泛用型播客软件听(喜马拉雅似乎就不是)。我用过安卓有一个不错的国产程序,叫海盗电台。苹果系统的话,苹果自带的播客就可以满足基本要求。我个人用的是overcast(需要一次性付合理的费用),这个app可以智能加速和平衡声音。

非常不极简了。


感谢播客制作者们提供的美好世界!

收听快乐!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