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哥

從物理到電機工程再轉到資訊傳播;衣櫃拿來當書櫃擺的人。我常在媒介生態學、行為經濟學、社會學、心理學、哲學游移;期盼有天無產階級可以推倒資本主義的高牆的兼職家教。

📝📝:世界上最快樂的男人?

發布於
這張看似有些突兀的快樂男子,在那個仍然「不是很快樂的」影像年代顯得格外突出。

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攝影的技術已有改善,曝光時間縮短成數秒即可完成;但是,大多數的客人在被攝時依然選擇不面帶笑顏。一直到了約莫1900年,人們逐漸接受在攝影時可以面帶微笑,影像裡的笑顏才逐漸增加。關於影像裡的笑容,在20世紀初期的一幅影像〈Eating Rice, China〉打破了這個影像的規則。

Eating Rice, China. 年分:1901–1904 蒐藏者:Berthold Laufer(來源: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 AMNH)

當時,德國的漢學家、人類學者 Berthold Laufer 正在中國進行實地探查,與當地的市井小民互動並且記錄他的所見所聞,而這張影像是在他的中國遠征結束後所帶回來的作品。照片裡的中國男子開心地看著鏡頭吃著飯,在許多攝影作品當中被譽為「攝影史裡最快樂的男人」。這張看似有些突兀的快樂男子,在那個仍然「不是很快樂的」影像年代顯得格外突出;不過,攝影這一門技術發源於歐洲(法國),一直到20世紀初才傳入東亞。因此,當時的東亞民族並不知道在攝影時不該微笑的潛規則,相反地,攝影對他們而言只是一個十分新奇而特別的科技。

而當時 Berthold Laufer 正在蒐集「人類情緒的範圍」(the range of human emotions),對於一位人類學家,拋開過往的成見、束縛以及規則是他們在進行田野調查時所持守的態度。也許,一個沒看過照相機也不懂影像規則的中國人、一位願意拋去過往的知識而且剛好在中國進行踏查的人類學家,兩個人的相遇而造就了這一幅在當時最快樂的影像。

╴

有趣的是,即使「銀版攝影法」(Daguerreotype 亦稱「達蓋爾方法」)縮短了過往影像曝光所需的時間(歷史上第一幅影像曝光了至少8小時至數日才取得),但是仍需要30秒甚至更長的時間為影像進行曝光,因此銀鹽時代的肖像照都看不到被攝者臉上的微笑,而這其中可以分為以下兩種可能。人像攝影或是肖像攝影在當時仍然是個很新的概念,如同麥克魯漢所言:

我們經常會用舊媒介的運作方式來思考新媒介。

在攝影之前所出現的肖像都是用繪畫記錄,而繪製一幅人像所需的時間又比當時的攝影還要長得多。因此,在繪畫的年代裡所出現的人像都是不苟言笑且一臉嚴肅的,不僅是為了塑造肖像的威望感,同時也比較容易長時間維持面部的表情;所以攝影剛踏入社會時,人們仍然是以肖像繪畫的態度來看待人像攝影。

‘Willy’ smiling. (來源:維基百科)

再者,要維持一個笑臉長達近 30 秒非常不自然,因此每個人看似不苟言笑的外表其實是為了攝影的需求。有時為了避免被攝者的頭亂動而導致成像模糊,甚至會在被攝者的後方裝設支架固定頭部,盡可能保持靜止不動,直到完成曝光。藉此讓攝影過程中的成像能更為清晰。事實上,歷史上第一張微笑的照片出現在1853年,由英國女攝影師Mary Dillwyn所拍攝的〈“Willy” smiling〉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