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2CO3

啊鹿的碳酸锂

闲话家常

内容为家常和求助,若不符合本论坛规范劳烦管理员删除此贴。对可能造成的不良影响我深表歉意。

希望能得到关于自由职业的相关建议,或其他适合情绪病患的工作方式。


我的女朋友啊鹿出生在临海的小渔村,那时虽有计划生育,但老旧的观念让她的父母在已有一女的情况下依旧生下了她。为了逃过罚款,她在生下之后马上便被送到了远亲婆婆家。

待到三四岁时,她被接回与父母同住。小学时期在村中成绩优异,初中时便来到了县里的私立中学相中,免除学费来到县城念书,她的父母也于同时举家搬迁。

随后考入县城中最好的高中,同期她的姐姐于技校毕业后到当地工厂上班。啊鹿在高中时期开始追星。在当时分数至上的校园环境中被她的班主任视为班中“毒草”,经常被叫去走廊罚站。啊鹿父亲的教育方式古老又单一,以至于她在高中时期依旧会被打屁股。

大学时期,啊鹿去到省会的大学学习日语, 期间获得国际国内语言能力等级证书,学成毕业后,回到县城的外贸公司就职,一年后因公司调整市场方向,离职去了市区的日企工作。

啊鹿父母和啊鹿的关系一直不好,能从她父亲口中听到一些(于我而言)已经失传的脏话,所以提供住宿一直是她的求职要求。但在一个冬天啊鹿致电她父亲,气若游丝,请求他将她送回家。她大概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是觉得身体出了问题。

由此开始啊鹿被确诊为抑郁症。啊鹿的父母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也无法面对这种情况。“这种病只有坏人才会得,这是老天看不过你的行为降的惩罚。”

在家中不得安宁,啊鹿只能强打起精神继续求职,最后也逃不过抑郁情绪爆发辞职的结果,这种经历一次又一次重复。她告诉我“市区的日企基本已被我祸害过一遍了。”在这种无休止的重复中,她确诊为双相障碍。

啊鹿向来对医生拒不配合,好在她有个知心的朋友劝导,足以消化来自家庭的怨气,支撑她生活。坏也坏在此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可以不吃药的”那个朋友很温柔。

我很喜欢把智能手机当作新时代的开始,网络终于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希望这样能对前文故事所处的信息环境表达清楚。总之由此开始,渐渐的,情绪病终于对大众不再陌生。

日子就这样重复了三四年,终于有一天,她不堪父母辱骂收拾行李,去了外省生活。但也依旧没逃过这种循环。或许也好在是双向障碍,轻微的狂躁情绪能对冲抑郁情绪,让她能在大概一周内振作,但时隔几周抑郁情绪再泛起,(似乎)战胜了病魔的骄傲彻底成为笑话,深陷自我怀疑,最终只能求助于人。她的知心朋友连夜驱车前往她的住处,同时也告知她的父母。最终在她父母善意的劝说下啊鹿回到家乡县城。

由此与我结识。期间少不了小吵小闹,目前依旧很相爱。

分享一些我们的对话吧。非连贯的时间线。可能会有些参考价值。

写在最初的是,我觉得情绪病一定是对自己有要求,会自省的人才会得的

啊鹿:吃药换来的正常能算正常么。我:其实这个问题…你若能接受情绪病的影响,不会因为自己丧失行动力不开心,即便是我也不会强求你吃药的。就像脑子里出现了代表两个想法的小人,一个把一个揍趴了,被揍趴的那个拍拍土爬起来,揪着你的脖领子疯狂出拳。没有所谓好的选项…我们能选的好像只有坏和更坏…我都说不出什么是正常,我希望的从来只是你别再那么痛苦了。

啊鹿:即使是人血馒头啊,道符灰拌水那种东西,只要告诉我吃了就会好,那我也会吃的。我:那可能真生错时代了…现在能依靠的似乎就只有这种东西…挺无奈的,秦始皇那么厉害也成不了youtuber…别信那些,只有邪教和传销组织才会告诉你“什么都会好的”。

啊鹿:不会好了,我自己都能感觉到,持续时间也好,我发作得越来越频繁了。我:你从没想过一次次情绪发作,导致得不吃不喝不动,对你自己的身体和心理都会有伤害么。就像跟腱断裂的运动员,不好好休息不就医,强行参赛,以后真的岂止不能上场,日常生活都受影响。今天的一切都是你的选择。趁还来得及。

啊鹿:我一直觉得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会得这种病。我:那你怎么看各种海啸地震呢,那些都是老天有眼惩恶扬善?天灾就只是天灾。人类克服瘟疫才多少年…别觉得每个人都能安心老死。

大概是这些吧……加上她的“跟你一起我觉得再也不会发作了”想法的破灭。啊鹿终于遵医嘱。

于最近,啊鹿开始有了好心情。似乎一切再往好的方向发展。

啊鹿有了凭着自己语言能力从事“自由职业”的念头,但就我所知大陆地区能提供的,这种工作方式的参考很少。由此想到了贵论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