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心

致力将自由职业发展壮大

贪4744万"只为欣赏",判死刑入监烟盒糊轿车,还蛮横无赖!

李友灿狱中用烟盒及胶带糊的众多精致小轿车的一辆

河北省高级法院对李友灿受贿案公开宣判

河北省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厅原副厅长李友灿,在2001年至2003年间日均索贿受贿7万多元,短短一年多时间里疯狂贪赃4744万余元。

李友灿平时对外表现清廉节俭,甚至还为自己制定过“受贿四原则”。在庭审上,他说,自己受贿这么多现金,从未存过银行,只为静静欣赏。

李友灿自己交代,他最多的一次从北京某企业总经理丁某那里提取了1640万元!这么多现金他的车一次拉不了,他就拉了三趟!

有好奇者曾经计算过,1640万元钞票堆在一起,体积不小,重量很重。“这也是个力气活”,某法官说。但小心谨慎的李友灿,每次运钞都是自己一个人搬运。

一位办案人员感慨地说,这实在是疯狂的一幕:一个50多岁并患有严重糖尿病的人,独自一人把40公斤重的现金往黑金仓库搬,而且停车的地方到家门口有一段很长的路,这种贪婪太疯狂了。

2006年4月26日,李友灿在保定被注射执行了死刑。

2004年10月12日,李友灿由衡水转至保定接受二审,关押地也随之由沧州转至清苑,从二审开庭、宣判、直至注射死刑的561个日日夜夜里,看守所全体民警为防止李友灿这个“高危人物”出现半点闪失,无愧于公安部授予的“国家一级看守所”的荣誉称号。

李友灿进看守所的头一天,清苑县公安局长张金仲就给所长安建辉、指导员张天宏打了剂“预防针”:“这是个公众关注的焦点人物,此人有心脏病、高血压和糖尿病,每天需注射胰岛素,一定要确保其人身安全,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当天,看守所里便添置了一台崭新的专门盛放胰岛素的冰箱。针对李友灿身体较差的状况,看守所每周要到县医院请一名医生对其进行一次全面体检。李友灿刚到看守所,被组织安排到一个人数较少,犯罪情节轻微的监室,以便让其情绪更加稳定。第一顿饭后,李友灿觉得不是滋味,便找到安所长说:“我这病吃馒头无异于自杀,我爱吃素食,多给我加些菜,少些面食”。从此,这个靠卖配额发家的贪官便享受了比其他嫌疑人更多一份的蔬菜配额。

据与李友灿同监室的两个人反映:李友灿脾气暴躁,态度蛮横,情绪经常失控,同屋的人没有一个不被骂过的。有时借故饭菜不合口味就开始绝食。因看到所领导对其“关爱”有加,同监室的人受了委屈只能是敢怒而不敢言。他看到所有在押人员都避让他,甚至个别人员还适当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便更加有恃无恐,认为是党在这里给自己配了个“生活秘书”,直至临刑前。其中一名黑龙江籍的在押人员实在受不了这个气,哭着告了他一状,说李友灿不但想骂就骂,还不让自己吃饱。当所领导询问他时,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没有呀,我每次吃剩的都给他!”每逢这时,所里值班领导及民警就开始耐心细致地给其做工作,告诫他现在是一名罪犯,而不是从前地位显赫的高官,高官更要有高素养,更要自觉遵守监规所纪。考虑到他身体状况较差,所犯罪行的深重,为了防止意外发生,才适当给予其特殊照顾,不要把搞“特殊”当成厅级领导在监所中的必然待遇。而所长安建辉、指导员张天宏更多的是以情感人,两人每天轮一班,每班上午、下午跟李友灿谈两次话,从不间断。两人与他谈家庭、谈生活,在监所现有的条件下,尽可能地满足其个人喜好,以稳定其情绪。

从李友灿转到看守所之日起,直至2005年农历正月十五,看守所明确4个民警一班,一班两个小时,轮流贴身看守。特别是春节前后的20多天,由于警力严重不足,不得不向周边各县借调看守警力,春节前后,蠡县公安局一位主管看守工作的副局长为了照顾年轻民警回家过年,自己跑来陪着李友灿“烙咯”,好几个看守民警更是挤着春运的班车赶来执行任务的。

李友灿渐渐地习惯了这种生活,情绪也日渐平静,看守民警也适当减少了各班次的人数。李友灿开始象品茶一样回味自己的过去。他经历较复杂,自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有经营头脑的“买卖人”,他举过一个例子,他曾经随团去韩国访问,别人带回来的都是些数码产品,而自己则带回了3000条品牌领带,在国内很快托人销售一空,自己净赚6万元。李友灿至死仍不认为自己是受贿,而是利用职权做买卖,只能算作非法经营!甚至二审宣判以后,他都认为自己死不了,多次给看守民警说:“我到了监狱,也忘不了你们,你们对我太好了!我会给你们写信的!”

李友灿曾多次向民警及其他在押人员吹嘘:自己接受北京一位客户宴请,一顿饭就花了17万。并且还给他们出过一道题,“一条标准的尼龙编织袋装得满满的百元大钞,最多能塞多少钱”?看着大家猜不出,便得意地公布答案:“110万!我亲自数过的”。此外,谈及家庭,李友灿已经了无牵挂,在加拿大上学的儿子他一次性汇款50万美元资助其完成学业。

为了稳定李友灿的情绪,看守所民警在不影响监管的前提下,尽量满足了他的要求,除了让在押人员陪他打扑克、看电视之外,还将自己及家人的烟盒攒起来给他糊汽车、象棋子,给他硬纸板编鸟笼,允许他养了只“八哥”解闷,在墙上写曲谱“九月九的酒”……

4月26日上午,指导员张天宏带着两名武警进了李友灿的监室,李正和其他人玩着扑克,他并没有觉出什么特别之处。“你家属来看你了,省高院的领导也来了,可能今天要对你宣布,收拾一下吧!”张指导发现李友灿的手明显地抖了一下。在亲属会见室里,他对自己的妻子说道:“你要感谢共产党,让我多活了两三年,并且以这种方式死去!因为我在俄罗斯被黑社会非法关押的两个多月之里,把我抓捕回来,也可以说是把我解救了回来,否则,我也得被当地的黑社会整死!而且会死得很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