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郭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

Matters訴訟制度的由來

近日matters上喜歡政治討論的用戶們又又又一次因為政治觀點不同而發生了衝突。不過這一次衝突的獨特之處在於,在衝突暫時結束後,參與衝突的雙方都開了訴訟帖把對方告上了公堂。這是在matters施行訴訟制度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面對“未有之變局”自然也引發了對matters訴訟制度的審視和探討。而作為訴訟制度設立的親歷者,我想藉此機會簡訴matters訴訟制度的由來,讓一些新加入的用戶對此制度有更多的了解。

背景

matters在創立之初是一個網路極少見的“小烏托邦”。雖然站方對於“違規言論”沒有任何實用的處理制度(連舉報按鈕都不存在),但是依靠用戶的高素質和自我嚴格約束,matters的討論環境是非常良好的。這裡的良好環境可不是指“沒有人身攻擊”這樣的程度,而是用戶們的發言絕大部分都是極具風度相當尊重彼此的,在點擊發送前甚至會重看一邊自己的語氣和遣詞是否有冒犯的可能和不禮貌的風險。

@望月封道 問我,“風度”是否是網路空間的第一共識?對我肯定的回答他表示“謹慎保留意見“。但如果他有見過那個小小的烏托邦,或許他也會和我一樣做肯定的答覆。我依然記得@Lola 寫的新人報導帖,那裡面的溫柔就是當時社區氣氛的寫照。

因为获得了星球赋予的创作权限,我一直在想,如果迟迟不说话,会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于是我来了,写了一篇战战兢兢的自我介绍。很奇怪,在安全的地方反而感到有点害羞了,露出了柔软的小肚子在这里满地打滚,但就是面对递过来的那朵小小的玫瑰花时,感到惊异与无措,但我想我非常愿意非常渴望做出同样温柔的回应。谢谢小星球拥抱我,谢谢给我开启创作权限的可爱的人。我感觉到了自己被包裹在这层棉花里,伸手一碰就能连接到这里的大家,还有远方的一切一切,都和我有关。
如果用来做与各位见面的唯一一句话,我会这样讲:我必须努力重新会合,必须争取和田野里那些疏落火光下的某些人取得联系。而你们,正是这样的人,在闪着光,我循着一切可能的踪迹而来。

今天,@凌于深渊的“嘗試發起一次平和理性的討論“在站上獲得了熱烈的反響。而在當時的matters是不會有人寫發這樣的東西的。平和理性是像呼吸一樣自然的事情。

第一次討論

時間來到了7月7號,一位叫王慶民的用戶發表了一篇名為“记在Matters上遭遇的第一次网络暴力“的文章正式開啟了matters上關於“言論標準”的討論。在這一篇文章中,王慶民認為他遭受到了@柯痞2020 的網路暴力,要求matters站方予以處置。

就衝突的激烈程度而言,和今天的matters相比這一次的衝突算是較為“溫和”的。但既然用戶開帖要求那matters站方就有義務處理。然而對matters站方而言如何處理卻是棘手的。因為一來站方比較缺乏處理類似爭端的經驗,二來也沒有一個明確的處理機制,三來,站方缺乏處理工具,唯一能憑藉的處理工具就是很含混的社區約章

违反社区约章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
1. 包含诽谤、猥亵、暴力、仇恨、歧视、侮辱等伤害他人及社区共识的的内容。任何对未成年人进行性剥削或暴力剥削的内容。

而要引用約章來處理的話就不免要回答這些問題,什麼是誹謗暴力言論呢?應該由誰來判斷違規與否呢?

第一位嘗試回答這些問題的是@Cerebrater 。他的對社區約章的一點淺見一文認為應該放棄社區約章中的懲罰措施而是以隱藏(點我查看)來代替刪除和封號。在此文的評論裡發生了相當熱烈的討論。@Andy 同樣不支持禁言,認為應該有拉黑過濾功能讓用戶自己決定要封誰。並推出共享黑名單的想法。@吳郭義 認為我們要降低心裡預期,只禁止最基本的明顯的侮辱而多餘的部分則交給初始用戶營造的環境來處理。@Hymnsin 關聯了文章,把反對分為四類並試圖找出底線在那個層次的反對是合適的。@不明飞行兔 發表了“存在好的刪號和封號嗎?”

討論很熱烈。但或許是因為並不急切的緣故,這次討論並沒有馬上帶來改變。

第二次討論

第二次討論的開啟源於站上環境的變化。隨著反送中愈演愈烈,站上的用戶和討論也急劇增多。越拉越多的衝突,不禮貌的言詞讓站上原本的良好的環境蕩然無存。特別是站上迎來了一批低素質”建制派“。他們的發言帶著滿腔的憤怒和不滿,甚至動輒施以惡劣的人身攻擊。比如第一位被訴訟的用戶洪左進。這篇裡面的言論在matters上比比皆是。

這樣的環境讓matters老用戶們受不了了,被迫開始了第二次討論。在諸多討論中,得到最多關注的是@不明飞行兔没有举报按钮,怎样维持 Matters 的社区秩序?一个去中心化自治建议。這一篇裡飛行兔推出了一個維持社區秩序的詳細方案,而這個方案就是今天matters訴訟制度的原型。可以說,飛行兔就是matters訴訟制度之父。

簡單來說,飛行兔的方案就是由matters編輯發一個訴訟標記帖。任何用戶都可以發訴訟帖並關聯標記帖開啟訴訟程序。訴訟帖下的評論的用戶都是陪審員

陪审员如在评论中提出「惩戒」(量刑)诉求,则 72 小时后,计算该惩戒性评论的总赞数和反对该惩戒的评论的总踩数,再计算该惩戒性评论的总踩数和反对该惩戒的评论的总赞数。然后计算二者的比值,大于 1(简单多数)即视为该惩戒诉求成立。
Matters工作人员以成立的诉求为依据,代表社区执行该诉求(Matters 官方只是行刑者)。

對這一方案很多用戶都提出來異議。既有人擔心這會成為多數人的暴政,也有人擔心過於繁瑣。還有人從技術上的角度提出質疑。總的來說,第一次討論時的方向“拉黑”功能是支持較多的。

不過站方依舊懷著忐忑的心情,在吸收評論區的意見後開啟了社區自治1.0.

正式開始

社區自治1.0和飛行兔的原版提案有一些區別

1 啟動訴訟程序的門檻

飛行兔方案只要關聯訴訟標記帖訴訟程序就已然開始。而在社區方案裡,需要有20個其他用戶讚賞mat才會啟動訴訟程序。這一改動可能來自於@CRW@倏尔 的建議。

名詞解釋:Mat是matters在和likecoin合作前的通用流動式貨幣,標誌是一顆金黃的大麥。所謂流動是指當你讚賞他人時會做對應的消耗。你給別人一顆你就少一顆。而不是像現在的likecoin一樣免費拍手。

2 陪審員有一定門檻

飛行兔方案對陪審員沒有條件限制。而社區方案陪審員需要有至少15MAT。這一點的改動來自於多位用戶對於“小號刷票”的擔憂。

3 不是對評論按讚踩而是要在評論區明確表示贊同或反對處罰。改動理由同上。

4 站方保留了一定的獨自處理權利。

這一點或許是來自於我的建議。

這個方案一經推出就又引發了爭議。爭議的焦點是訴訟的門檻“20人點贊”實在是太高了。連訴訟之父飛行兔都說

20个人打赏,这个门槛也太高了吧……大部分人没有MAT,就连上过matters today的大部分文章的打赏人数也都超不过20人。

面對這些質疑,在社區自治施行一個月後,站方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

首先就是對門檻的修改。從20人讚賞改成了5人讚賞。

其次是解決了訴訟帖關注度的問題。一旦生效訴訟帖就會出現在熱議話題中。這一改動可能來自於@Cerebrater 的建議。

最後就是把投票時間從72小時縮短成立48小時。

在施行一個月後,站方試圖根據當時已有的五個案例來總結出一些社區共識。我覺得這其實是一個非常好的方向。因為有了一些共識之後也就不必事事都開訴訟帖了。不過蠻遺憾的是,這次的總結還是太籠統了,很難有可執行性。而且總結也就此一次沒有一直進行下去。

現在的版本

現存的版本是在matters和likecoin合作之後的更新。matters和likecoin合作後,所有的mat都將替換成likecoin。而原有的訴訟機制,無論是啟動門檻還是陪審員門檻都是和mat有關的,因此訴訟制度必然迎來改變。

在新版制度裡,訴訟門檻再一次增高。從五人點贊變成10人點贊。而陪審員資格則大幅降低了,只要發表的作品被一人點贊就可以有投票資格。

其實在我看來,自從matters和likecoin更新之後,訴訟制度的基礎其實已經不存在了。訴訟制度的核心問題就是如何防止“小號”刷票,如何體現真正的社區意見。對一點,舊制度是以設置投票門檻來做回應。這一回應算不上完美但是有一定的效果。因為MAT是流通式貨幣,大家讚賞的時候都格外小心謹慎,讚賞大多是以一個或兩個為主,只有少數財大氣粗者才會一口氣按滿五下。在這種環境下文章所得的MAT都不高,即使是頭條文章的讚賞很多時候也低於20。MAT必須從真是用戶手中獲取,這就某種程度上杜絕了“水軍”使用大批小號影響訴訟勝負的可能。而在likecoin時代,把投票資格換成“發表文章有一人點贊過“並不是一種等價替換。這是因為1 由於讚賞免費,獲取讚賞的可能性大幅提升。2 任何人都可以讚賞。水軍完全可以註冊帳號互相讚賞獲取投票資格。事實上matters就曾抓獲一起靠小號互相讚賞偷賺likecoin的”犯罪“。在這樣的情況下投票資格設置對於水軍的防範效果接近於零。即便我們提高投票門檻,比如變成有五人讚賞過文章也不過僅僅提升了一點水軍刷票的成本而已。而這樣的水軍刷票是任何一位用戶都有能力做的。

很幸運的是,到目前為止全靠用戶們的自覺尚未出現刷票的案例。但作為一個月訪問量264萬的中站,訴訟制度是時候要徹底討論一番了。


對現行訴訟制度的一點反思

【诉状】一位作者在文章区对于不同意他们观点的人们人身攻击

【诉状】多位用户在评论区对于作者以及不同意他们观点的人人身攻击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