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郭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高蹈齋主人。 高蹈齋網址https://matters.news/~gaodaojhai

從幾篇文章看華人左翼的偏見(一)ACA5和209

發布於

2020的大選似乎要落下帷幕了。雖然川普團隊在各個搖擺州收集證據提出法律訴訟,雖然這次選舉確有各種舞弊與錯漏產生,但是要在法庭上證明這些舞弊對大選產生了足夠的影響是相當困難的。然而,拜登的勝利並不是民主黨的勝利。和民調機構以及主流媒體的預測不同,拜登並沒有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他只在一場充滿各種爭議被對手指控舞弊的選舉中以極其微小的差距在關鍵搖擺州取得了優勢從而獲得了足夠的選舉人票。而重要的參議院選舉中,共和黨依然保持優勢,不出意外將繼續擁有多數。而在眾議院選舉中,民主黨的選情也不如預期,保有的多數優勢非但沒有擴大反爾有所削弱。一些觀察人士認為,這代表著川普個人的失敗和川普主義的成功。換而言之,美國將繼續分裂下去。

稍微保有常識,沒有被立場嚴重扭曲的人大都會認可這樣一個斷言:川普是美國分裂的標誌而不是分裂的根源。那分裂的根源是什麼呢?儘管主流媒體以及左翼們不斷地把「美國分裂了」做重複的廣播,但他們卻甚少去做最深層次的探究以及討論解決的辦法。他們完全不理解對面的人為何做出不一樣的選擇,於是把一切歸咎於假新聞的影響上,卻不知道他們才是掌握媒體,可以管控信息流動的人。他們高聲指責對面的人群是極度偏見和仇恨的,用盡一切言詞對對面進行羞辱和嘲笑,卻不知道他們自己也早已陷入偏見和仇恨的泥沼。正是這些人,在傲慢和偏見的推動下,想要把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他人之上,讓國家被分成了兩塊。幾天前,有一位Matters用戶展示了一些川粉的言論並在旁邊加上一些嘲笑的註釋,說要做出喜劇的效果。但被展示出來的言論都太過平常了,根本就不適合做喜劇的材料。好的材料是:充滿仇恨和偏見的人群誓言要消滅他人的仇恨和偏見,而他們對自己的情況一無所知。

所有偉大喜劇的內核都是悲劇。

209和ACA5

加州209法案在1996年通過,其旨在讓所有族群獲得平等權利,保障公平機會,禁止政府在公共教育和公共服務的錄取和簽訂中考慮性別,種族因素。這一劃時代的法案和世界人權宣言的精神不謀而合

㈠ 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权利,教育应当免费,至少在初级和基本阶段应如此。初级教育应属义务性质。技术和职业教育应普遍设立。高等教育应根据成绩而对一切人平等开放。

然而難以相信,這一條保障基本人權的法案卻在加州不斷地受到左翼的攻擊。先是在2011年,提出SB185法案,要求大學錄取時在14修正案內盡最大限度考慮種族和性別因素。在被否決後,14年又捲土重來,提出SCA5,要求刪除掉209法案中的關於高等教育的內容。在遭到華裔社區的強烈反彈後,此提案遭到擱置。而今年,類似的議案被再一次提出來,即ACA5,要求刪除209法案的全部內容。

這份企圖消滅公平機會,打壓的人權的提案如果一旦通過,亞裔尤其是華人將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亞裔在加州的人口占比不到15%,但是他們在大學的占比卻遠遠高於此(比如加州大學高達35%)。如果把族裔因素納入大學錄取的考量,可以想見亞裔的占比和錄取率都會被迫下降。為此,極為重視下一代教育而長期政治冷感的華人家長們被迫站了出來,倉促的組織起一場抵制行動。他們製作各種標語在街角舉牌宣傳。他們發起汽車遊行活動表達抗議。他們還聯合各個族裔組成加州平權委員會CFER大聯盟,邀請當年209法案的推動者沃德·康納利一起來保衛這份人權成果。

他們的對手遠比他們強大。16號法案的支持方有2039萬美元的捐款,是反對方CFER150萬捐款的近14倍。大型公司和組織都支持16號法案,主流媒體更是積極宣傳順帶把反對者抹黑為種族主義者。民主黨更是全力支持這一提案,副總統參選人哈里斯以及加州州長都為此背書。黑命貴BLM的創始人也對這一提案表示支持。這是一場力量懸殊的對決,懸殊到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因為認定會輸而放棄了追蹤關注。但我沒想到的是,這一群一直以來被認為「缺乏政治行動能力」的人竟然取得了奇蹟般的勝利,以56:43.9駁回了提案!這次勝利和獲得其他族群包括黑人族群在內的支持是緊密相關的,也正是這樣,他們的獲勝讓人動容。而對於華人在教育領域和種族主義的對抗,華人左翼是這麼評價的

他們如何利用平權法案?
導致美國新右翼華裔冒起的一個關鍵時刻是2014年的加州參議院第5號憲法修正案(SCA-5)。這個法案計畫要恢復高等教育中的平權法案。

他們先是把這個企圖廢除平權法案的提案稱之為「平權法案」,然後聲稱華人新右翼對此利用,在華人群體裡散播謠言和恐懼。

儘管如此,虛假資訊仍然傳遍美籍華裔社群。保守派美籍華裔亦因此連結起來抗議平權法案。

華人的政治覺醒以及組織抵制被認為是因為假新聞而聚集起來的。

右翼華裔便利用這個優勢組織群眾,用極端的方法反對SCA-5,例如帶領數百人抗議以及向支持法案的參議員(其中很多都是亞裔)採取直接行動。

而帶領數百人向參議員抗議這種常見的政治抗議則被認為是右翼華裔的極端方法。

這一華人左翼組織並沒有直接為ACA5法案做直接辯護,而是指責華人受謠言鼓動,分不清真相。至於什麼是真相,那自然是由左翼說了算的。只做宣傳逃避辯論,是一些華人左翼的重要特點。這是因為在左翼中,白人西方左翼雖然人數不多卻擁有絕對的話語權和影響力。華人左翼作為被價值觀輸出的一方往往變成了他們的翻譯機和復讀機。他們使用的術語,使用的理論乃至於運動的模式無一不是受西方白人左翼影響或乾脆直接拿來機械套用。這些來自於西方白人左翼的東西被他們不停地在華語圈反覆播放,而他們本身卻甚少產生獨立的知識和觀點。正因為此,並不產生或者沒有能力產生獨立觀點的華人左翼也就沒有為觀點辯護的能力,逃避辯論復讀版宣傳成為了最佳的策略。

儘管華人左翼沒有辯護能力,但左翼還是有一套論述的。他們支持16號提案的理由還是老一套的系統性歧視的存在需要為特定種族做資源傾斜。這套老舊的論述在這裡確是經不起考驗的。因為

1 即便有系統性歧視的存在也應該由產生系統性歧視的族群去作補償。華人非但不是產生系統性歧視的族裔反爾是受害的一方。補償不應該由亞裔和華裔做出。

2 即便有系統性歧視,那公正的解決辦法是對基礎教育進行投入,力求將系統性歧視消除,而不是直接從結果上向某一方傾斜,以新的不平等來取代舊的不平等。亞裔高過族群比例的大學占比並不是他們天賦凜然而是他們的家庭和個人投入了大量的資源和時間的結果。從結果上納入族群因素是對他們的極度不公,也違背基本人權。

基於這兩點,我認為華人在教育系統裡對種族主義的抗爭具備相當高的正當性,他們的努力應該得到承認和祝賀,而不是羞辱和指責。華人左翼應該好好反思在此問題上的立場,爭取做具備一定審核功能的復讀機而不是一個單純的傳聲復讀筒。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初步解說:右翼美籍華裔

抵抗美籍華裔保守主義

5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