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郭義

前主席。傳統菁英政客。

台灣新創了兩個計時器

華航改名計時器


最近台灣新創了兩個計時器。第一個計時器和華航改名有關。

華航改名不是一個新鮮的議題。此議題第一次出現是在2007年,被視作是陳水扁推動的台灣正名運動的一部分。雖然中華郵政,中油及中船都把名稱做了相應的修改,但華航卻因為航權問題及內部阻擾而不了了之。第二次出現是在2016年。在民進黨全國黨員代表大會上,美國西部黨部主委臨時提案,要把華航等公營事業正名為台灣。時任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裁示由中央執行委員會對此提案進行研議。但之後就再無下文了。第三次是在2018年。為了因應大陸方面強行要求各國航空公司更改名稱,民進黨立委王定宇提出要以華航改名作為回應。但此提議未被接受。

此次華航改名呼聲再起是老調重彈,各方的反應和論點都不過是前幾次的重複,了無新意。唯一讓人眼前一亮的是國民黨的態度。國民黨在歷次華航改名的爭議中都持反對態度,本次反對華航改名並不讓人意外。但出人意料的是,國民黨在表明反對態度後加了一個但書。

防疫期間,應該全民共同站在防疫同一陣線,齊心防疫。但是,民進黨立委卻在這時候提出華航改名的倡議,交通部長林佳龍甚至表達支持,無視華航改名的營運以及航權成本需要全民買單。在防疫期間觸動國人國家認同的分歧敏感神經,更是內耗空轉,無助於防疫與國家團結。
以上是國民黨官方立場。BUT,人生最厲害就是這個BUT
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對民進黨來說,華航改名只要走完相關程序就完成,國民黨再多阻擋可能也只是狗吠火車。所以基於在野黨監督立場,我們做了一個林佳龍承諾華航改名計時器,全民監督,讓佳龍部長知道距離他的承諾已經過了幾天。
#你改名我送網域
獻上我們的誠意,我們已經註冊taiwanairlines.tw網域,如果佳龍部長真的改名成功,立刻送上網域,讓台灣的翅膀飛出去!

現在就分享佳龍計時器:https://taiwanairlines.tw

國民黨這次的反對和以往最大的不同是,不再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不再像以往一樣痛批台獨並號召大家保衛中華民國。相反,國民黨擺出了一副輕鬆的”反正我無能為力“的姿態以嘲笑民進黨”不敢“為主,以理性勸說為輔,給人以完全不一樣的印象。這多半與國民黨引進了Dcard創辦人作為數位諸葛亮有關。

國民黨為什麼有低氣嘲笑民進黨不敢改名呢?除了依照過去幾次試圖改名而不得的歷史經驗外,也和華航改名牽扯眾多困難重重的現實有關。

1 首先是塗裝費和各類費用根據民航局的估算需要11億台幣。雖然對於華航的營運額來說,11億並不算太多。但是因為意識形態之爭而平白無故的花錢終究是民眾們,特別是華航股票持有者所不樂意的。

2 華航改名有可能涉及航權以及時間帶問題。按照07年IATA發言人康爾西的說法,華航改名如果維持源代碼不變的話,則不會對其業餘產生大的影響。但問題在於,ICAO在華航改名後也可以不讓華航維持源代碼而把華航當作新航空公司給予新的代碼甚至不發代碼。考慮到ICAO的現任秘書長是大陸人柳芳,ICAO阻擾華航改名的可能性不能算小。至於時間帶,現在華航依照歷史優先權選定的機場時間帶是華航無形的資產也是公司的競爭力。一旦改名,則有時間帶則有可能不被允許繼承而重新選定。這勢必會對公司運營以及公司競爭力造成不良影響。

3 大陸方面必然出手打壓。現在華航的兩岸航線佔據其四成營收。一旦大陸不再核准航權華航的運營是難以為繼的。不僅是大陸,一些與大陸友好國家也有可能在大陸的鼓動下停止華航的業務。

正是基於這三個理由,即使是綠營人士,比如作家苦苓也認為改名是不合時宜的。而他們其實也相信民進黨的改名不過是說說而已。這個計時器就像是達摩克利斯之劍,如果放任不管則很可能隨時掉下來,把民進黨羞辱一番。為了對改名計時器反制,綠營網民推出了自製的反攻大陸計時器。

反攻大陸計時器由於是網民製作所以有好幾個版本。https://naozhong.tw/jishiqi/中國國民黨反攻大陸計時器/1949-12-31/這是其中之一。

這個計時器初看確實好笑,偏向台獨的綠營網民竟然以提醒國民黨反攻大陸作為回擊手段。但笑完之後又不得不感嘆綠營網民的歷史水準實在是有待提高。

首先是時間問題。網民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原因把反攻大陸計時器的起始日期設置為1949年12月31日。即使沒有任何歷史知識,僅僅從常識的角度來看都是不對的。反攻大陸這個概念第一次公開提出其實是在1950年3月1日,蔣先總裁正式宣佈復行視事總統一職,並發布復行視事文告。文告中有提到

“務期掃除共匪,光復大陸,重建我中華民國為三民主義民有民治民享之國家“。

此為反攻大陸之源頭。而同年3月13日在革命實踐研究院發表的“復職的目的與使命——說明革命失敗的原因與今後成功的要旨“則提出了今天被人所熟悉的「一年整訓,二年反攻,掃蕩共匪,三年成功」口號。而此口號的來源「半年整訓,鞏固基地,一年反攻,三年成功」則是與1949年七月間在台北介壽館的東南區軍事會議上提出的。所以要為反攻大陸找一個起始時間,用這三個時間的任意一個都能說的過去。但使用1949年12月31日就太過於無知和想當然了,讓人懷疑是受維基百科上

反攻大陸或稱光復大陸,是中華民國政府自1949年遷往臺灣後至1990年代前的政治主張與口號

這句話的誤導

其次,反攻大陸即以軍事手段光復大陸這一政策早已在1981年由蔣經國在十二會上提出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而取代。反攻由軍事反攻轉為了政治反攻。計時器在這一刻停止是最嚴謹的作法。倘若堅持把政治反攻也算入反攻大陸的話那就會面臨這樣一個問題。即,反攻大陸是中華民國的義務。過去由於國民黨和中華民國高度綁定,黨國一體,所以人們也把反攻大陸看作是國民黨的責任。但在1991年終止動員戡亂,台灣走向民主化後,國民黨蛻變為普通的民主政黨而不再和中華民國綁定,國民黨雖依然有光復之決心但實際上已不再肩負起反攻的義務了。但中華民國負有反攻義務的情況卻依舊沒有改變。現在中華民國由民進黨執政,反攻的義務自然就落到了民進黨而不是國民黨頭上。這個計時器的實際作用就變成了對現任民進黨政府以及蔡英文總統的督促和激勵。

事實上,在過去幾年,民進黨也確實有過政治反攻的想法。

賴清德並說,民進黨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任務,第一階段是追求民主、打破威權;第二階段則是鞏固民主、落實民主生活;而現在已經進入第三階段,是要守護民主、與國際社會合作,將民主送往中國。賴清德強調,希望大家支持他,讓他完成歷史性的工作,當前的國際局勢已經改變,台灣需要有領導力、有決斷力的總統。
反送中》民進黨:不把民主送過去,中國會把獨裁送過來

所以綠營網民本想替自己陣營發聲,積極製作反攻大陸計時器回擊,卻沒想到酸到了自己人,讓人頗感滑稽。

最後,不敢和不能是兩個層次的事。前者是明明能做到卻顧及自己的利益和各種因素而不願意去做,只在口頭上做表達。而後者是用盡全力去嘗試,卻因為時勢所迫而功敗垂成。諸葛亮六出祁山就是後者最好的例子。國民黨在1950年提出口號後在1956年就有胡璉上將組成小組開展凱旋計畫。並在1957年五月編組中興計畫室。1961年,在三峽鎮建立國作業室。兩岸之間一系列的軍事衝突,頭們海戰、銅山港海戰、閩江口海戰、料羅灣海戰、金門海戰、東山島海戰、烏坵海戰以及數不清的空戰和蛙人突擊無一不是在為反攻大陸做準備的。只是台灣地寡人稀少,物資極為有限實在不能支撐起反攻之所需。而由於國際形勢,美國也不願意對反攻資助。內外交困之下,反攻才成為泡影讓英雄飲恨。這樣濃厚的悲劇英雄色彩豈是一個鬧鐘網頁所能譏諷和折損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