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层的狼

上海防疫通行证友情大甩卖?

上海是魔都,那上海的黄牛党,是不是牛魔王呢?黄牛趁火打劫质差价高,当然可恶,但本质上只是趁供需矛盾过大时过度渔利。在特殊时期,禁绝他们,对于老百姓,对于缓解供需矛盾,不一定是好事。

今天上海又出了一个大新闻,就是疫情通行证友情价批发大甩卖,要多少有多少,童叟无欺,保质保量,一千一个。有趣的是,搞这种违法交易买卖双方的人都不害怕,却把围观的超市给吓到了:开门一看,今天来的人太多了,估计怕招来防疫长期关门整顿或者负责人要喝咖啡的大招,不敢就这么放进去一直不管,当天直接发公告,线下打烊歇业了。

据说很多人觉得大跌眼镜,感慨自己国家最现代化的都市,怎么会出这么腐败的事情。其实,出这种事情,我一点都不惊讶。对于那些觉得既愤怒又惊讶的成年人,我倒是有点奇怪:难道你们是外国人吗?!的确,上海的权力寻租,比很多地方相对要少,要隐蔽。但是,只要你和权力打的交道,涉及利益大一点,就大概率能遇到。比如,购房与落户资格的黄牛,从来都没缺席过。我的社会经历很复杂,但是我爱人的经历非常简单。所以,我爱人曾经一直觉得我的态度太消极了,为什么上海这么明媚的阳光,却照不进我的阴影。直到她自己开始和政府打交道。

好多人的愤怒,源于自己感觉上海政府太无能:无能到给老百姓滥发通行证。而这种滥发的通行证,导致防疫出了漏洞。这样的人,主张对保供通行证严格把关,最好禁止掉,和很多别的地方搞一刀切运动性防疫一样。我们知道,前几天上海有一个老大爷,在自己小区围栏内,喊过路的好心人帮他买一点鸡蛋。我们也知道,这个老大爷还能走到围栏边喊人,是因为上海没有极端到焊死楼栋门,也没有给每家家门贴上封条。否则,这个老大爷可能就只能在自己家阳台上敲锣了。大部分人,尤其是上海人,觉得上海目前这种“温和”防疫是应该的。可是也有不少人,认为正是由于上海政府没有斩草除根的态度,才造成了疫情的不可控。可是对于病毒学有了解的人会知道,科学是站在上海人这边的:目前病毒的R0数值已经超过9,已经无法单独依靠严厉的封锁来清零了。

也有人希望严惩这次借机敛财的人,好像这只是又一次好事遇到了坏人而已。不过,和我一样对这个社会的阴暗面有了解的人呢,就知道这事没有那么单纯。防疫,和这个社会的任何其他事情一样,只要持续了稍微久一点,就一定会产生无数寄生虫,或者换一个好听的名词,叫利益群体。比如,之前有一个大连女子,在杭州工作。过年想回老家,和地方问好防疫政策,答曰居家观察就行。但是她一落地,之前联系确认过多次的老家居委会,就翻脸不认人,电话通知她必须自费酒店强制隔离14天:等于是该女子千里迢迢回老家,为这些隔离酒店的利益链条加点油,然后连家人面都见不到,就得打包回杭州了。还有明晃晃地用谎言坚持中药抗疫、反复全民核酸、外销到欧洲零售价10元的抗原检测包,在中国大规模政府采购却要20元...。等到这些寄生虫出现了,就不是寄生虫们会不会好好干活儿的事情了,而是只要不顺着他们,那你和他之间,就是“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的事情了。所以,只要在他们的能力之内,对个人就是恐吓、灭口,对于媒体和监督单位就是收买、拉拢、命令,对于利益链条之外的上级就是上供、欺瞒、哄骗...。我们知道,原来商人是贱业,车船店脚牙,是无罪也该杀。很多中国老百姓在朴素的感情上,就不喜欢这些不靠自己双手挣钱的人,觉得他们和高利贷一样,是靠自己这样的穷苦劳动人民养活着,从自己这样的好人口袋里偷钱的吸血鬼寄生虫,反而对于清官能吏给予厚望。中国原来也是有投机倒把罪的。曾经,通过全社会的政治运动结合这种刑事手段打击,确实在很长一段时间,极大程度上,导致中国的工商手工业凋敝一空。可以说,这是中国历史上都很罕见的一段极端时刻。结果,老百姓通过自己的切身体会,发现没有了商人和中介这些寄生虫,自己的钱不是多了,而是少了,生活不是容易了,而是更难了。官吏们失去了白手套的掩护,就和皇帝的新装一样,赤条条就站到老百姓面前了...。后来大家都知道,这么极端,神仙也搞不下去。于是又回头,把商业手工业请了回来。可是,无论从大政方针还是局部微操上,不断就商人到底是不是吸血鬼寄生虫,他们和官吏在商业上,到底应该谁有主导权上,争执不断,进退摇摆不定。政策上的每一次反覆,都让一些人失去或多或少的信心。于是就有了中国这么多年的很多奇葩事情,有了政府的公信力越来越差的现象。

回到通行证这个事情来说,查处其中的寄生虫,我支持。不过,我不希望看到,可是最后却只能看到,戴红顶子的会保住,底下跑腿的泥腿子当替罪羊。不说这些,只说我更重视的,是如何来对待通行证这个制度,我是坚决要求发放上宁松勿紧。松一点,就算是有人想卖钱,价格也不会太高。和承包工程一样。要是上海的公共工程,只卖一个资格。那么为了这个资格,商人们都肯付出亿万成本。要是分成十份,那么这些商人就只肯花十分之一的钱了。这个通行证也一样,现在可以卖一千,就是还是有点严格了。很多人,为了早点看病,找黄牛花大几百买个专家号都肯。真要是有这方面需求的人,花个几百买路钱,比自己受罪,或者看着家人受罪,要好很多倍。千万别收紧。松一点,放不过去病毒,却能让很多人的命,松一口气。一个近三千万的人口的城市,没有足够的维生渠道,一定会导致严重的灾难发生。理由还是我之前提到的小学数学题:近三千万人一夜之间躺倒,看病买药买菜这些家务劳动全部等人送货上门,保守估计需要额外三百万人来服务。哪个国家或政府有能力一夜之间找几百万人来?!所以,这种维生渠道,真要是只剩下靠政府的,就只能和计划经济时代一样,民间自救被禁止,然后悲剧不断。而且,时代已经不同了,像当年搞工商业公有化运动一样去搞,已经根本不可能了。既然不能做到这么彻底,那么不管收得多么紧,制度上一样还会有漏洞留着。可是收紧之后,留出来的漏洞,就不是靠小钱能买通了。然后这些高涨的成本一定会转移,导致保供的成本就会更高,被卡死的上海人就会增加很多。

最后,说回到根本问题:为什么R0大于9,就无法靠严厉隔离控制?!首先,这是因为病毒是在人际间靠社会交往传播的。所以,防疫是医学和社会管理科学混合的问题。其次,9这个分水岭性的R0值,可以说是一个经验值。只是这个经验值不是某个人的个人经验,而是人类对于既往传染病传播规律总结经验后,得出的结论就是:R0不达到9这么高,理论上就可以通过隔离来清零。规律是数字越大,越接近9,需要的措施越严格,付出的成本越高。最后,从通俗道理上来讲,任何人类社会,不可能不存在漏洞。小于9的时候,社会管理上有一点漏洞也不怕,人可以钻过去,病毒钻不过去。可是超过9之后,只要有人能钻过去的漏洞,病毒都能钻过去了。所以,从病毒学和社会管理的理论上来说,就不可能靠隔离来清零了:不管隔离有多么严厉。科学是实事求是的。如果我们这次真的靠老百姓和经济都极为痛苦的隔离,达到了清零,那么,病毒学会修正自己的经验定律。很多中国人也可以继续喊体制优势,人定胜天。反过来,我们这个社会得到的无数教训,就是一次又一次有意无意去违背科学客观规律的结果。如果这次,再次证明了这个经验定律的正确,那么谁来为这次的教训负责?怎么负责?政治只是社会管理科学中次要的一小部分。聪明的领导,会警惕自己的下属,所谓为了自己的权威或者面子,不时刻为自己更新情况变化,而是揣摩自己的好恶,甚至凭借着自己某一时刻的某一个观点或决策,就硬架着自己,去硬怼科学规律,让自己去玩鸡蛋碰石头的游戏。科学的伟大之处,是有很高的预言准确性,同时,也在于它也有及时彻底纠正自己错误的能力。如果一个人能有这些科学的特征,那么,他一定是一个信奉科学规律的伟人。

反过来,如果这个社会上的大多数人,不要去谈科学态度,只说不能从自己的错误中吸取教训,只有5秒钟鱼的记忆,那么这个社会上,被卡死的人也会相对增加很多。希望大家都不要去嘲笑那些被逼到钻狗洞保命,甚至还没保住命的人。这个人,说不定就会是你自己。去翻翻微博,鲜活的例子有多少。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上海也封城了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