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

這是一個關於香港的寫作計劃,也是場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我們從2021年的6月9日開始每晚連載,梳理香港社會運動的歷史脈絡,以及從2019年春天至2021年,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所引爆的民主運動的發展軌跡。希望這個書寫的嘗試,能在阻隔交流的石壁高牆上鑿出一個洞,帶來對話的可能,也煉成連結和反抗的起點。

「反修例」問答集:「攬炒」是什麼?

發布於
修訂於
在這部分我們透過簡單的問答,拆解政府的官方敘事中經常出現的指控、破除迷思。在政府和建制派的敘事中,「攬炒」彷彿是搞亂香港的代詞,究竟在示威者看來,「攬炒」是什麼意思呢?事實上,「攬炒」不只是抗爭者陣營的一種情緒,也是一種政治判斷和抗爭策略。

4、關於「反修例」,一些你可能也有的疑問⋯⋯

在這部分,我們透過簡單的問答,回應在政府的官方敘事中經常出現的運動指控。


Q3 - 「攬炒」是什麼?

「攬炒」字面上的意思是「玉石俱焚、同歸於盡」,可以理解作「抗爭者不惜讓香港的制度變得更壞,或者自己付上代價,令政府付出(更大的)代價」。幾年前,有極少數本土派人士提出「攬炒」的思路,在當時並不受公民社會歡迎。但當「反修例」運動發展至2019年8月,過去在街頭「示威施壓」再和政府「談判對話」達至讓步的抗爭想像破滅,「攬炒」漸成抗爭的主導邏輯之一。學者鄧鍵一曾撰文指出「攬炒發酵至今,它實實在在地代表著這場運場其中一個面貌,包含了某種精神狀態、情緒,以至抗爭策略。」

作為抗爭策略,「攬炒」背後的邏輯可以拆解為三個部分,第一,香港政府不過是中央政府的魁儡,唯有向「中央政府」經濟抗爭和國際施壓,才有望在香港推進政制改革的運動目標。第二,中國非常倚賴香港的集資功能,若運動迫使政府鎮壓並取消香港的「一國兩制」,將危及香港國際金融城市的地位,間接令中國經濟崩潰並演變成政治動盪,最終令中共政府垮台。第三,示威者對政治情勢感到絕望[1],若中央政府終止「一國兩制」並強硬鎮壓,則要面對國際制裁和經濟圍堵,而示威者的損失有限(因「一國兩制」已近崩壞;強硬鎮壓已經發生,抗爭者認為沒有什麼可以失去)。

「攬炒」的邏輯除了反映悲觀的社會情緒,也是「終極一戰」的成本計算,與其說抗爭者堅信「攬炒」必然能推進政制改革,不如說當「反修例」運動揭露若沿襲過去上街表態以求談判的互動模式不再可行,「攬炒」派的抗爭者「寧做灰飛,不作浮塵」,願意付出更大的代價殺出一條生路。

不論「攬炒」背後的政治分析是否成立,「攬炒」的策略在抗爭者間有一定的影響力,促成在街頭、國際施壓、議會等戰線的實際行動。在 2019 年下半年,示威者持續示威和罷工,透過干擾城市運作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和經濟損失;同時成立「我要攬炒」團隊眾籌登報宣傳香港的抗爭、要求國際社會向中國政府施壓。 2019年9月,高達25萬名示威者參加「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要求美國通過可制裁中國政府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草案。

在2020年上半年,當街頭抗爭的空間急遽限縮、遭到嚴厲的打壓,原先被視為輔助的國際施壓重要性上升,更多示威者以「國際制裁」 中國政府為重要的目標。2020年7月的民主派立法會初選中,戴耀廷和「抗爭派」候選人提出議會「攬炒」的策略,計劃否決「財政預算案」停擺政府運作,並預計當議員大規模被政府取消資格,將帶來抗爭激烈化、引致「西方國家對中共實行政治及經濟制裁」。議會「攬炒」路線揚棄泛民主派政黨在過去數十年(向政權施壓、談判、互動仍然抱有期望)的議會想像,而是以主動揭露體制內的談判空間不復存在為目標之一。

「抗爭派」候選人何桂藍提出:「議會與選舉不應只是吸納、消解運動能量的虛偽結構。面對九月立會選戰,民主派必須重新掌握『攬炒』的主導權,說服民眾,香港已經不可能回復那表面平和、實際上腐爛的『日常』。」在初選前,「抗爭派」的候選人表明「攬炒」的意圖,共同簽署綱領,承諾動用「財政預算案」否決權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民主黨」候選人則以取得過半數議席為目標,拒絕在競選階段共同表態。「抗爭派」候選人最後在初選脫穎而出,可見議會「攬炒」的路線獲得示威者的支持。

儘管抗爭者不惜為運動付上代價、有所犧牲是「攬炒」邏輯的一部分,但示威者間對「攬炒」的代價存在分殊的看法,2019年下半年,過六成的示威者對「攬炒」的發展相對樂觀,他們認為中央政府難以忽視港人的訴求,不會任由「攬炒」發生;即使「攬炒」真的發生,對一般市民的影響不大。但隨著運動發展到2020年4月,有更多的示威者認為即使獲得國際社會關注、損害香港金融地位,中國政府向「攬炒」讓步的可能性不大,而認為自己的生活將受「攬炒」影響的比例也持續上升。在〈國安法〉通過後,隨著提倡國際社會對中國政府實行制裁成為重點打壓的目標,「攬炒」的討論大幅減少。

推薦閱讀:

  1. 朝雲:〈攬炒的複雜意義並非求「制裁」望「支爆」可以蔽之 論蔡子強的問題〉
  2. 何桂藍:〈他們知道我們知道他們在 9up〉


註:

[1] 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進行的香港民意研究計劃,在2019年8月,香港市民對中央政府和一國兩制的信心創下紀錄新低,對中央政府的信任淨值為負40%,是1994年以來的新低;對一國兩制則為負28%,1993年有紀錄以來的新低。


《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是一個關於香港的寫作計劃,也是場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我們從2021年的6月9日開始每晚連載,梳理香港社會運動的歷史脈絡,以及從2019年春天至2021年,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所引爆的民主運動的發展軌跡。希望這個書寫的嘗試,能在阻隔交流的石壁高牆上鑿出一個洞,帶來對話的可能,也煉成連結和反抗的起點。

《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繁體電子書(PDF)下載:
tinyurl.com/TC-WhatHappenedinHK

《香港究竟發生了什麼》簡體電子書(PDF)下載:
tinyurl.com/SC-WhatHappenedinHK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大轉折:2019-2020香港運動全紀錄|附下載地址

「反修例」問答集:運動的參與者是誰?在社會上受支持嗎?

「反修例」運動的發展軌跡:修例草案作為導火線

4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