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朝醉

喜歡寫作,龜速作家一枚,常常幻想些劇情然後擅自難過或開心,可惜每次要動筆寫作都難產,是個靠執著在碼字的坑王,希望大家會喜歡我呈現的作品,我也會努力耕耘,謝謝。

奇幻愛情小說:血飼(第五章、第六章)

第五章 出發


初中三天兩夜的畢業旅行,第一天的地點決定在森林遊樂園,班上的同學必須分組行動,蔣安率先找了姚米一起組隊,幾年下來,姚米早就知道自己躲不掉命運的安排,乾脆又找了林圓媛跟陸仁一起。

陸仁是個帶著眼鏡的斯文男生,凡事比較嚴謹,跟蔣安的開朗率性截然不同。

更重要的是,陸仁是班上最高的男生,而蔣安則是最矮的。

「米米,妳怎麼這麼壞。」林圓媛發現這個身高差後,在一旁努力憋笑。

「誰叫他要纏著我。」姚米吐舌,俏皮的說。

到了集合當天,為了要前往外縣市的遊樂園,天還沒亮就要出發了。

搭上了遊覽車,彼此交好的朋友聊了聊天,就算再怎麼興奮,也敵擋不住路程的枯燥,紛紛打起了瞌睡。

就在姚米即將睡著之際,她被一旁的林圓媛搖了起來。

「怎麼了?」姚米問。

林圓媛皺成了包子臉,「難受。」

「想吐?」姚米瞬間來了精神,趕緊幫林圓媛翻找包裡的剩下的嘔吐袋,還順便塞了顆薄荷糖給她。

「謝謝。」林圓媛已經暈到動都不能動,擔心腦袋一晃,嘔吐物就要飛噴而出。

「閉上眼睛,看能不能睡著。」姚米安慰道。

「好。」林圓媛緊緊皺起眉閉眼。

窗外是山路,左拐右彎的,也難怪林圓媛會頭暈,她本來就是易暈的體質。

姚米好奇是,原本林圓媛手上有拿嘔吐袋的,怎麼不見了?

左看右看,發現塑膠袋原來在不遠處的角落,看來是林圓媛不小心弄掉了,但又頭暈,實在不宜行動,無奈下才把自己叫醒的吧?

姚米笑了笑,彎腰想把袋子撿回來,誰知道遊覽車剛好一個轉彎,手臂就被自己包包上的掛飾刮到破皮了。

「痛……」她摸上手臂,竟然微微滲血。

「妳受傷了?」

幾乎同一時間,蔣安就從前座探過頭來看她。

他的神情沒有不對,但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像是在看獵物似的,讓她瞬間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憶。

「手別捏那麼緊,都壓到傷口了,給妳。」蔣安眨了眨眼,很快恢復了平常嘻皮笑臉的模樣,伸手遞給她一個大片的創可貼。

「謝謝……」姚米接了過來,猶豫的看了他一眼。

「不客氣。」他挑了挑眉,「我知道我帥,別看了。」

她依言低下了頭。

手裡的創可貼是卡通圖案的,是一隻戴墨鏡的貓,跟蔣安如出一轍的跩樣。

她不自覺的笑了起來,而前面的蔣安心情很好的哼起了歌。

第六章 暴露


遊樂園對於一群孩子根本就是玩樂的天堂。

各種好玩的體驗應有盡有,隨著科技的進步,還有5D的超真實體驗館出現,幾人玩的樂不可支。

不過某些經典的遊樂設施,人氣仍舊歷久不衰,姚米就被蔣安抓去了鬼屋,嚇個半死,出來後林圓媛跟陸仁看不過去,架著蔣安讓他去坐斷軌的雲霄飛車。

斷軌只是噱頭,遊樂園設計的90度接軌,體驗起來很恐怖,但實則安全。

幾人打打鬧鬧的體驗了許多設施,最後安安靜靜的待在摩天輪裡面看著夕陽。

蔚藍的天空逐漸染上紅橙的色澤,遠近不一的雲朵增添了天空的遼闊及深邃感,園區的所有設施在高空下盡收眼底,他們一天的喧囂打鬧,最後化作平平淡淡的滿足,隨著摩天輪轉動,靜靜的沉澱著。

「這景色真美。」林圓媛感嘆。

光影照在林圓媛的臉側,圓潤的五官更顯得溫和柔軟,她有雙美麗的眼眸,爽朗的笑聲,此刻她淺淺的笑著,說著能認識大家真好。

姚米也是這麼想的,能認識林圓媛真好。

當年的陳妮妮也是好友,但因為自己的關係逐漸疏遠,蔣安這個人讓曾經的姚米有太多的緊張跟疑問,但林圓媛大而化之的性格,淺移默化的感染了她。

若是幾年前的姚米,恐怕沒想過自己能安然無恙的跟蔣安坐在一起……

忍不住側頭看向了蔣安,沒想到他也正在看著自己。

微風輕輕吹過他們的包廂,吹起蔣安純白的衣領,還有他褐色柔軟的短髮,他有著一半西方血統,髮色跟眼瞳都不是純然的黑,他的皮膚也很白,暖橘色的光芒給了他偏白的肌膚溫度,如劍般的濃眉,高挺的鼻樑,單薄淺笑的唇,他的一切變的生動鮮明了起來,不得不說,他俊朗的如同一幅畫作。

姚米並不知道自己看著他多久,直到他笑臉盈盈的說:「不只風景美,妳們也很美。」她才如夢初醒。

這是個不知道吸過多少女生的渾蛋!

林圓媛被稱讚後,則是笑得開懷,「你怎麼嘴巴這麼甜!哈哈!陸仁,趕緊學學,把握機會挑逗女生,你肯定也能變情場高手!」

「我並不想變情場高手,謝謝。」陸仁淡定答道。

一天即將結束,這次的晚餐,是烤肉大會,蔣安自告奮勇的負責班上的燒烤負責人,一路烤個不停,不過東西都進了別人的嘴裡。

「方佳燕呢?這麼喜歡蔣安,怎麼沒看到人,這時候不應該把握機會烤給他吃嗎?」林圓媛說這話,其實是故意刺激姚米的。

方佳燕除了性格活潑,後來才知道她是有錢人的孩子,開學沒多久就喜歡上了蔣安,而蔣安那人可以說是追在米米身後跑。

「好像從烤肉晚會開始沒多久後,就見不到她人了。」

雖然對方後來因為蔣安的事情不怎麼待見自己,但方佳燕畢竟是剛上初中,第一個說要跟自己當朋友的女孩,姚米並沒有真的討厭對方。

「別找了,唉,我是為了刺激妳才提起她的,妳怎麼一點危機意識都沒有啊?」

「什麼危機意識?」姚米毫不在意的反問,同時將肉片攤平放在鐵網上,柴火的暖度,讓醃製過後的肉片香氣四溢。

「圓媛這肉我烤給妳吃好不好?這片很大塊。」

見到姚米這樣純淨暖心的話,林圓媛嘆了口氣,有些哭笑不得的說:「我說,妳對我都這麼好,怎麼對蔣安就這麼不上心啊?」

「妳是我的好朋友,怎麼能一樣?我當然要對妳好點啊,而且妳還蠻喜歡吃烤肉的吧?」姚米又把烤肉翻了面,嘴裡就是不提蔣安。

「那蔣安不是妳朋友?雖然不喜歡他,但總是朋友吧?」林圓媛幫她把鐵網上的肉片夾了起來,遞給姚米,同時還頗有深意的眨眨眼,「所以,這肉,別給我了,給他吧。」

肉片放到碗裡,都還沒涼,姚米就自己夾起筷子三兩口吃了下去。

「喂!妳怎麼就自己吃了呢?」

姚米當然不會告訴好友,蔣安其實很少吃人類食物,沒看到他自認擔任烤肉者,就是為了少吃點東西嗎?

「我不管!妳、給我拿去!不要說是我烤的!」林圓媛趁著姚米低頭吃東西時候,火速又考了一盤牛肉片,肉片因為烤的匆忙,還帶了點血色,不過牛肉本來就不該烤太久,久了就硬,這樣半生不熟反倒別有一番風味。

看著那盤肉,姚米抿了抿唇,還是同意了。

「好吧,我去。」

果真,蔣安開心的收下了,還又烤了很多東西給她,同時幫她把飲料給倒滿放到她的坐位上。

「別顧著追女友了,我們快餓死了~~」

同學三三兩兩聚了過來,又把蔣安抓回了烤爐。

姚米觀察著他,正想著他會不動聲色的將肉片分給其他人,蔣安竟然拿起筷子,將東西吃了下去。

蔣安這一動筷子,瞬間又一個女生靠了過去,也遞上去一盤肉,蔣安搖頭拒絕了,不知道說了什麼,那女生把肉直接甩到地上跑著離開。

這邊的動靜驚擾了大家,蔣安似乎也不堪其擾,趁著無人注意的時候,悄悄走近了無人靠近的樹林,姚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蔣安的步伐看起來不快,但姚米卻覺得兩人的距離越來越遠,她從一開始躲躲藏藏,後來直接小跑了起來,就怕一個拐彎會把蔣安給跟丟。

一個猝然不及,蔣安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目光精準的與她對視,這瞬間姚米並沒有嚇到,反倒邊喘氣邊靠近他,絲毫沒有發現自己已經敢單獨跟他在一起。

「呼⋯⋯你怎麼走路這麼快?⋯⋯我都小跑步了,還差點跟不上你!」她抱怨的語氣,讓蔣安心情愉悅的勾起唇角。

三年的相處很容易讓人喪失防範心,就如同溫水煮青蛙,逐漸加熱的水,青蛙並不察覺,等到發現不對勁,卻早已來不及。

「我吃太多了,想散步消消食。」蔣安完美的詮釋睜眼說瞎話。

「怎麼可能。你也才吃我那一盤。」姚米毫不猶豫的吐嘈,下一秒卻發現這樣是變相承認自己一直觀察他,所以連忙住口。

蔣安笑了笑,還是那張溫和的笑臉,不過眼底透露了他一目瞭然的好心情。

看來就是今天了,姚米終於對他放鬆了警惕,願意跟他單獨待在一起,他不想嚇到對方,但有些事情恐怕得確認一下。

想到這,蔣安就逐步走向姚米,這時姚米才發現,這已經是森林深處,剛才她為了追上蔣安,根本就沒有記下來時的路。

「我喜歡妳,想跟妳畢業後,仍舊保持聯繫。」

她還在思考兩人現在的處境有多尷尬,自己要找些什麼話題,就聽到這句,牛頭不對馬尾的話。

「什麼?」姚米大腦有些空白,蔣安是在告白嗎?還是怎麼?而且這話聽著耳熟⋯⋯

「那年⋯⋯學校的頂樓,有個女生,也是這麼跟我說的。」

隨著蔣安緩緩說出的話,姚米想到了當年陳妮妮跟蔣安告白的畫面,頓時全身緊繃,冷汗直流。

「那時候,在頂樓偷看的,就是妳吧?」蔣安微笑的看著她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血飼(第ㄧ章、第二章)

奇幻愛情小說:血飼(第三章、第四章)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