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威創作日記

我是個在台北長大待了43年的中年男子,從事影像幕後製作18年,經歷過解嚴後的解放90年代,電音狂潮席捲全台的迷幻年代。 從2022年我開始將過去的工作經驗與生活經驗用日記的方式記錄並且在網路上分享,我希望能透過這樣的方式替自己創造出下半場的生活方式。 如果我的終點是80歲,那麼我已經開始在倒數,人生的下半場我希望能像「秀」一樣的精彩。

2018 0101 我們摸黑去殯儀館拍片

2017年尾我遇到了人生第一部驚悚片-「緝魔」,由 莊凱勛、邵雨薇領銜主演。劇情的元素包含:吸毒、破窗、打鬥、斷頭浮屍、殯儀館驗屍、旅館房、嫌犯開槍爆血漿⋯⋯

2017年尾我遇到了人生第一部驚悚片-「緝魔」(Netflix 有上映),由 莊凱勛、邵雨薇領銜主演。劇情的元素包含:

  • 吸毒
  • 破窗
  • 打鬥
  • 斷頭浮屍
  • 殯儀館驗屍
  • 旅館房間嫌犯開槍爆血漿

通常這類情節會讓場景變得非常難找,有意願的場地在剛開始接觸的時候不論哪個地方哪個單位很常會用這段話回覆:只要劇情屬於正面,沒有負面情節、政治立場,那就沒有問題。也就是說大部份的地方出借的條件是要在這裡拍得讓人覺得世界非常美好,劇中主角前途無可限量,所有困難萬事不怕,機智幽默迎刃而解,然後沒有任何藍綠黨派暗示性情節。

其實我可以理解大家都希望在自己的地方拍出最美好的那一幕,希望成為經典畫面永遠留存觀眾心中,沒有人會想跟別人說:那部電影那段殺人、強姦、焚屍的那場戲是在我這裡拍的耶。

但這對於片子來說會變成所有人都要正面立場的情節否則不借你場地拍攝,那這部戲就沒有高潮迭起也就不會有人想看了。我曾經在「我的少女時代」跟學校說明拍攝內容時將近十位老師圍著我追著這題問:我們學校禁止學生翹課、禁止學生如何如何,你們怎麼可以在這裡拍放牛班?如果看過的人應該還有印象「徐太宇」的教室有點亂七八糟像是三十年前印象中的放牛班,當時針對這一題我的回答是:一部電影裡如果只有好人、好事,天天開心、無憂無慮,凡事只有好的,這部戲絕對不會有人願意出錢投資,因為不會有票房。

老師們以為要拍「論語」嗎。

我成功啦~~

這次的情節是姦淫擄掠、殺人、放火、吸毒、無頭屍體、開槍等等,死要死在比較陰暗的地方(屍體在河邊被發現,死得不夠陰暗),有屍體出現就容易有殯儀館的劇情,如果是旅館就要找那種看起來單身男子入住後會接到客房來電話問:寂寞嗎?的旅店,有時候也會有些平常不會去的娛樂場所,像是-酒店。

這部戲是我第一次找酒店,我只有二十多歲時跟朋友去過幾次,在酒店界完全沒有認識的人,只好透過有關係的朋友介紹認識的公關讓我去拜訪,第一次去拜訪的時間約在晚上九點,這是這一行上工前的準備期,我想應該比較適合談事情,再晚一點可能喝醉講什麼都說不清楚了,我在約定的時間前十五分鐘抵達,店位於南京東路上一棟商業大廈的地下一樓,晚上七點開始營業會有兩個人推出一個木色櫃檯放在大廈一樓門外,然後拿板凳坐那裡抽著煙等客人,每當有客人要進場的時候他們就會用對講機通報場內,等客人一進到店內時就會有人站在門口迎接並且大喊:大哥您好,歡迎光臨,不過我是來找“莉莉姐”的廠商,所以沒有人對我大喊。

少爺大喊:大哥您好,歡迎光臨的門口

進來後一個穿黑西裝看起來像莉莉姐手下的男子站在門口等我跟我說:你先坐在沙發那等一下,莉莉姐在忙。我順著男子手指的方向走去坐下,沙發很大周圍有一些晶瑩剔透像水晶的裝飾品,因為沒見過「龍亨」、「金錢豹」但我聽說那裡很高級,所以我感覺⋯⋯,嗯~沒有金碧輝煌、豪門氣派所以我感覺這裏普通高級,沙發的坐墊像是要爆炸的海綿一直把我往上抬,坐的姿勢已經很不穩定了又有一堆穿薄紗服裝踩著細高跟鞋在我前面走來走去的小姐讓我不太自在,這時門口幾個少爺傳來渾厚低沈的合聲:大哥您好,歡迎光臨,鄭董好,裡面請。臆下夾著夾鏈包穿「Polo衫」的兩名男子戴著帽子立上領子勾著妹子像個凱子被帶往包廂。幹!都已經過了二十多年了還在立領,立領白痴。

小姐們穿著薄紗在我面前走來走去的沙發區

坐了十分鐘後莉莉姐總算出來了,明明就是個小妹妹,但我隻身一人踏入江湖人家的地盤要吃得開談得了事就必須把她當大姐,也許是第一次見面的關係,莉莉姐看起來防衛心很強,我花了十分鐘說明情況跟拍攝日期後,她提醒那是十二月接近聖誕節、跨年的日子,店裡活動會很多,必須要避開這些時間,我記得最後我們選了十二月二十三日進行拍攝。

在正式拍攝前莉莉姐約我到店裡跟老闆「鄭董」碰面親自向他說明究竟我們要做什麼,這次約了同樣的時間,同樣的沒有人對我大喊,要爆炸的沙發坐的很不安穩,一堆穿薄紗的小姐在我面前走來走去,十分鐘後莉莉姐帶著鄭董出現了。

鄭董看上去大約接近六十歲,如果不是莉莉姐上次因為我們的拍攝日期有提到要跟男朋友結婚比較忙,我肯定會把她當成鄭董的情婦(我這什麼有色眼鏡)。

我站起來主動大喊:鄭董好。隻身踏入人家的地盤就要主動搶得先機表示尊重,向鄭董說明完情況後他說:我女兒也是唸電影的,大家交個朋友,以後可能還有什麼要麻煩你們幫忙的地方。(我其實最怕聽到這種回覆,到底以後我能幫什麼忙?)。接著他又說:這些裝飾都是訂做的,你們的器材要是碰壞了就要直接買下而且要買一對,一對四十萬,你沒問題的話就借你們。

在這種緊要關頭上只要不是太誇張的條件通常會接受,這不算是太誇張的條件,只是加上鄭董的背景來歷這層關係,我的心理壓力自然會很大,我們的很多器材又重又硬,很容易刮傷敲壞東西,尤其在室內得要不段耳提面命的提醒大家:小心、注意、小心啊。在現場得當個糾察隊,真的出問題的話要當協調者去幫工作人員把場地方按耐好。

拍攝當天我時不時稍微透露:這店⋯⋯什麼幫派、哪個堂口、道上兄弟、不好處理,請大家小心注意,若真的發生意外,合理範圍我盡可能協調,白目行為責任自行負責。結果大家很盡力的維護場地,我們運氣也很好沒有發生意外損壞,晚上七點我們就把場地整理好跟鄭董點交結束了第一次的酒店拍攝。

那時候除了酒店還同時在尋找合適的殯儀館,這裡的劇情是:邵(法醫)在解剖室裡分析屍體,希望能在屍體上找出線索,另外是莊與邵兩人在冰櫃區拉開冰櫃討論在河邊發現的無頭女屍,最後是一名警察的告別式典禮。

(未完待續)⋯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