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治貝克

我是貝克,這裡是由一位物理治療師建構的國度,談物理治療,也談人生大小事

其實......貝克的興趣不是徒手治療?!


​各位對於「興趣」的定義是甚麼呢?

做了會忘記時間、沒事就想做、沒做就會覺得怪怪的、做了心情就會很好.......

以前在填一些類似簡介、履歷的個人基本資料表格

看著「興趣」跟「專長」兩個格子

總是覺得這兩個到底要怎麼填啊!我填起來都一樣啊!

長大了,出了社會,工作了一段時間

我的「專長」越填越多,「興趣」卻漸漸變的空白.......


離婚之後呢?|單親家庭出身的物理治療師這麼說這篇文章中有提到

貝克的家境不算很好

家裡沒有這麼多錢當然我也不想上補習班、安親班

也就別想甚麼鋼琴班、繪畫班、珠算......等等才藝班

所以小時候的娛樂就是自己在家裡隨手拿著筆在紙上亂畫一通

又因為自己喜歡看一些動物星球之類的頻道,我的畫紙上總是有很多不明奇怪生物

等到大一點,嗯.......大概就是中二病那個時候吧

開始接觸很多日本動漫

最早看的應該是「航海王」吧

對於這樣讓人物動起來,並且創造如此熱血劇情的「漫畫家」很是嚮往

於是開始模仿各種漫畫家筆下的熱血腳色

後來乘著在自己畫工不是很厲害的時候也要把心中熱血的故事記下來的心態

我也開始寫「小說」

雖然是那種寫個幾頁就又創造另一個世界觀的那種

但我很喜歡那種自由創造心中想法的感覺

一直到上了大學,那段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時期


那樣的負面情緒下,甚麼事情都不能讓我開心起來

在每次眼淚停下的間隔中,我試著拿起筆

想畫張圖,想寫句話

卻怎麼也沒辦法

然後我開始懷疑了這些事物是不是自己真正喜歡的事

既使之後心情逐漸回復,也再沒有重新創造自己心中的小天地

相反地,心思被物理治療的專業課程填滿......


有看過貝克之前的文章如果你也想當物理治療師的居民們

應該知道貝克選擇物理治療系根本不是喜歡這個職業

是單純就職業未來選擇的「權宜之計」

但就在我發現物理治療的徒手治療是這麼「有邏輯」的後

逐漸喜歡這個如「偵探」的評估過程

又再度覺得自己好像可以做到某些了不起的事

也在心中暗自許願,許願自己能成為很厲害的「徒手大師」


於是在起初的職業生涯

就是在那個剛出社會的物理治療師(上) 那個剛出社會的物理治療師(下)

這兩篇文章所說的那段時間

努力去各大治療所學習徒手技術

每次上課都會燃起我心中對於物理治療的火焰

卻又在日復一日的厭世職場上一點點磨滅

因為家裡的一些狀況,我目前不能去想去治療所上班

所以選擇把自己所學到的東西打成文章

讓更多人知道這項專業的美好

也算是慰藉心靈的一種方式吧.......


某天同事問我:你真的是我看過最喜歡徒手的治療師ㄟ,徒手真的這麼有趣喔!

我愣在原地,遲遲說不出:嗯,徒手治療是我的興趣啊!

或許我真的沒有大家想的對徒手治療這麼有興趣

只是覺得在學校學到這麼厲害的技術卻在出社會之後無用武之地

單純覺得不平衡,想要出一口氣吧!

評估的過程是很有趣卻也很有壓力的

因為你知道每個評估、每項徒手都不是無所不能

既使在思考過中如何保持清晰和邏輯性

都難保有一些誤區會讓評估失準,徒手無效

就好像我怎麼都不會好?還越痛越多地方!|當鋼鐵人身上的一個小齒輪開始歪斜中提到的

一個疼痛包含的意義比你想像的多太多了

於是扛著這份壓力,持續做著拯救世人的物理治療師真的很令人敬佩

那我呢?我只是一個單純覺得物理治療師不只如此,我們能用來得到回饋的,不只是儀器的那個待在健保診所的小小物理治療師

於是,我選擇把徒手治療填在「專長」,而興趣.......就先讓它空著吧!


在打這篇文章的同時,我也還在想我的興趣到底是甚麼

真的有把興趣當專長,然後成為職業的人嗎?

做自己喜歡的事應該要無所壓力、做到忘我

但如果這些事都跟生存掛鉤上,我很難想像做這件事的初心不會變

因為當你把你喜歡的事攤在眾人面前被審視

到底有多少人不會被世俗壓力給擊垮呢?

還是說要做到這樣才事你真正喜歡的事呢?


那你呢?你的興趣是甚麼?它也是你的專長嗎?也在幫你賺錢嗎?

可以告訴貝克,要怎麼樣才能找到這件事嗎?又怎麼才不會在社會的洪流中逐漸沖淡內心的熱情嗎?



那個剛出社會的物理治療師(上)

離婚之後呢?|單親家庭出身的物理治療師這麼說

我怎麼都不會好?還越痛越多地方!|當鋼鐵人身上的一個小齒輪開始歪斜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