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言语的告别

被輕描淡寫的香港歷史

wawaer

每一段历史都值得书写,书写不仅仅是为了记录,也为了反思。从地方的视角来看,历史书写更多是记录,是保存回忆。而对于地方历史的其它视角的书写,往往会给这段历史赋予许多的”意义“,这其中有地方人自知的,有不自知的;有认可的,也有不认可的。通过历史书写,让每个人都能在历史上发声并寻找自己的意义,这才是现代历史学的价值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