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ers 21] 夢遊馬特市2

關於貧窮:存款很骨感,生命很豐滿

張蘊之

謝謝 @Matty 與 Matters團隊,將本文選入電子報;也謝謝每一位收藏、打賞本文的朋友,無限感激!

承蒙各位大德不吝賜金,我的matters錢包終於超過提款的最低門檻 500 HKD,目前正在進行Stripe的驗證程序,進行現金版本的「From Matters to Bank」的處女航。

關於港幣的提現經驗,也在此與馬特市民分享:

因為Stripe的帳戶沒有台灣地區可以選擇,所以我選了香港。驗證程序需準備香港身份證正反面圖片檔、銀行的分行碼(我查了很久才知道分行碼是什麼)、香港住址與852開頭的電話號碼,收取驗證簡訊。

提款程序會扣除20%的手續費。

若順利的話,預計14日到帳。

以上歷程,供需要的朋友們參考。^_^

再次感謝以下曾以港幣斗內拙文的各方大德 ❤️(合十)

@Jimmy @鬼撞墙 @蔡凱西 @志工爺爺 @LunaLee @阿良 @fide @黑眼圈 @寧想白 @陶樂思 @今日丹堤大安店 @Cherryyoko櫻桃陽子

張蘊之

華衣美食我是真的沒興趣,有瓦遮頭、暖衣飽食即可。

台灣的公部門在客座講師鐘點費的制度設計上,是將講師設定為「業師」,即「本來就在自己所屬的業界有正職,間中來對學生分享業界經驗」的「過客」,所以鐘點費很低,有些大學甚至開出「〇鐘點費」,因為很多業師需要「在大學任教」的虛名當作credit。

包括稅務設計,都是預設每個人都有正職,非正職的收入都叫做「兼差」。所以像我這樣的非典型勞動者(無正職),都要假裝自己有固定收入,去繳納稅款、勞健保。

然而實際情況則是,有極大量的大學教師,都是依賴這個「客座」或「兼任」在生存。

尤其像我這種跨學門、跨業種、斜槓斜到天外天的,從哪一個領域看都「不專業」,根本不可能也沒資格去搶專任缺,只能永遠「在野」。

在野也很好,前提是,不要動不動就剝削我,叫我義務「奉獻」。我雖然吃得不多,也是得吃飯的。

張蘊之
用八位數的數字 , 去守護不到六位數的存款

(擊掌)我的存款也不到六位數。

八位數的數字是什麼呀?

張蘊之

謝謝小桐女神!

加拿大那本書是委託撰述,所以版權也不是我的喔。不過這是一個很有意義的案子,能成就它是我的榮幸,也很擔心出版社虧錢。

張蘊之

我也是跟父母借錢幫忙付頭期,在房市最糟的年頭在市郊撿到片瓦遮頭。如果在台北租房,以我的收入根本負擔不了房租。

台灣教育部的規範,外聘講師講授單場演講,鐘點費最低是1600元,所以99%的公營單位都是依這個價格計算。也遇過頂尖大學用更低的「專案」費用處理,反正遇到「東南亞」這個題目,大家普遍都有「廉價」的刻板印象,對待相關人才也是一貫態度。

張蘊之
回覆
輝廷曼@milsombath

你何錯之有!

講座上我之所以會問大家這個問題,正是因為介紹John Thomson。

去吳哥之前,他只是一介工業學校畢業的機械修理工,家鄉愛丁堡因為快速都市化、貧困和人口擁擠,正大鬧瘟疫,兄弟倆二十郎噹歲搭著船跑去新加坡創業,替人修航海儀器、拍肖像照維生。

當他拍完吳哥的照片,和旅伴趕回英國發表旅行報告,才29歲,就因此獲選成為英國皇家地理學會成員。不用論文審查,不用大師推薦信,不用名校博士學位畢業證書,用攝影與田野調查的實力,取得了學術資源的入場券。

反觀......

張蘊之

@輝廷曼 不要換不要換,我覺得現在這樣依文章情況互相鼓勵很好~~

其實發這篇文的同時,恰巧有個工作機會相邀,如果我負擔得來,日子就不會過得那麼困窘了。

剛剛讀完大作,心有戚戚。一切都是供需,老實說,我一直在做與台灣社會不相干的事情,這陣子確實認真考慮去附近的加油站當加油員。

週日的講座中,我問台下的聽眾:「請各位回想在台灣生活的經驗,有些同學年長,經驗較多;有些同學年輕,經驗可能比較少,但都沒關係,我們回想一下,然後思考一個問題:『台灣社會,究竟需不需要知識份子?』」

有位聽眾笑了,我也笑了。

比起知識份子,台灣更需要加油服務員。

張蘊之

若能夠千篇一律的重複,卻能帶動每一場聽眾的心,也是一種功力。是我自己會失去熱忱......

張蘊之

真的,能看到他們活蹦亂跳,還會突然跟我說「ㄟ今天晚上我過去妳的講座幫忙撐場面喔」,就覺得自己很有福氣,也很珍惜。

不受支持的情況當然也是有的,與家人經歷了很多場革命,才慢慢相互理解。

再次感謝凱西老師願意一起舉辦講座,也謝謝您的斗內。 Sàdhu! Sàdhu! Sàdhu! (鞠躬合十)

張蘊之

(抱)感覺我們可以創一個標籤或是徵文,挑戰最低限月支出之類的?

張蘊之

不敢不敢,真的做到心靈富足,大概就不會寫出這樣一篇感嘆文了 QQ

要修的境界還很遠,如何在被剝削和壓榨的感受中甘之如飴,我還沒學會。

張蘊之

謝謝 @覺非 ,初見就讓您看到我的落拓文,真是羞愧。

我寫過十幾本書,但版權全都賣斷,書賣再多都不是我的,唯一一本保有版權的作品又已絕版,所以就不發連結在這裡了。

不曉得還能撐到幾時,也只能且戰且走。很感謝您的澆灌。(合十)

【背包十年.澳大利亞】初抵Perth:背包旅館的震撼教育

張蘊之

謝謝 @塔拉拉 的讚美,那張大頭照大概也是四年前拍的了 XD

拍下文中那張照片時,心中有萬千草泥馬飛奔啊,臉超臭。不過,就是要記錄一下與動物們告別的瞬間。

這十天的文化衝擊是很好的訓練,也讓我認識到什麼是「begpacker」。

張蘊之

離開後,睡袋和行囊有作殺蟲處理嗎?

碰到床蟲,在澳洲就是很嚴重的事情了,整個房間要清空消毒,幾天都不能住人。曾住在房中的旅客,行李必須用大型黑色塑膠袋密封,放在烈日下曝曬一整天,以免床蟲跟著旅客的行李流布到其他旅館。但說實在,防不勝防。

我也遇過住在非法旅舍的朋友,被咬得極慘,甚至有人搞到蜂窩性組織炎,去醫院診治,不只是有截肢的風險,旅費也被醫藥費耗盡,得跟其他背包友借錢撐下去。

不過,那時很多背包友為了省錢,即使被床蟲咬得全身紅腫,還是忍耐著繼續住。年輕人的忍耐力與適應力,真的很頑強。

之前在部落格寫過一篇〈遇到床蟲怎麼辦〉,當時這篇文章的流量,是所有文章中最高的,驚人地高,遠超過其他文章,可見這個問題是很多人的困擾哪。

張蘊之

老天保佑,一直以來都沒出過什麼大事,就算遇到惡徒也化險為夷。出門在外,有時真的只能靠運氣,尤其幹獨立記者這一行......

張蘊之

失眠嗎?

當時的體重比現在少了快20公斤,長相變很多是正常的 XD

而家點止係發水麵包,去麵包舖買個包都比人叫「阿姐」啦~

快閉眼睛。

追逐矛盾是個痛苦卻讓人癡迷的過程

張蘊之

去年我也想了很久:「為什麼當喜歡做的事變成收入來源,就會覺得痛苦?」

後來我想通一件事:當「喜歡做的事」變成「僱傭關係」,痛苦就開始了。關鍵不在於工作內容,而是僱傭關係,那種「你是主子我是奴才」的僱傭關係。

薪水的數字高低,很多時候只是其次。關鍵在於,議薪調薪的過程、工作任用的委託,是否讓受僱者有被尊重的感受。沒有尊重,薪水再高,也只是讓受僱者覺得自己很命賤,遲早走人。

擺脫Facebook演算法,從LINE社群重新經營個人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