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蘊之

行者/寫作者/報導者/東南亞文化遺產講師 個人網站:https://wanzhi.wordpress.com/

實在是累了,接下來就交給各位吧

發布於
修訂於

這一夜,緬甸迎來第二次的凌晨斷網。

東八區的昨天中午,緬甸恢復對外通訊,我的緬甸朋友們陸陸續續和家人取得聯繫,得知家人大多平安,稍稍安心。

大抓捕仍在繼續,究竟抓了多少人,是幾百?還是幾千?沒有人知道。

新頒布的法令說,參與遊行示威的人,要被關二十年。

在裝甲車遍佈全緬之後,在密支那狂暴的武力鎮壓之後,國際媒體彷彿大夢初醒,終於開始大篇幅報導緬甸的情況。看完一輪,沒有什麼新消息,幾乎都是早就知道的事情。也不禁感到憤怒,怎麼這麼慢,是不是非要等到裝甲車隊出來、有震撼性的照片、能帶動點閱率,才要報導?是不是等到大規模死傷,才要關注?才要討論?

彷彿在收割什麼。

可能只是因為累了,想法容易負面。從二月一日至今,日夜都在想方設法將收到的信息傳遞出去,提心吊膽,希望好消息能比壞消息多一些。

聽到人在撣邦的Foina在podcast說,大家都很累了,我忍不住哭了出來。確實,大家都很累了。

早上,我在緬甸恢復網路的時刻醒來,那時我剛睡下兩個小時左右,CH上的「緬甸全面斷網,海外緬人朋友可近來一起靜默祈福」,除了我,還有4個人。隨著緬甸網路恢復,人們陸續離去,我也關上了房間。

謝謝 @fide@IrisChen ,在這段艱難的時刻總是暖心問候。我還好,起碼這段時間,確實用陪伴撐住了幾個無助徬徨的靈魂。

看到香港各界終於也動起來,CH上、MEWE上,每個人或組織,用自己的力量聲援,一句話,幾個字,都是很大的支持力量。

現代史不是我的專長,我沒有見過由人民自發、成功瓦解威權,同時能和平有序建立民主政體的實際案例,很希望崇尚慈悲與善行的緬甸,可以是我有生之年見到的第一個。別處也許做不到,但民情如此特殊的緬甸,我由衷希望它可以。

緬甸的古昔,曾經有一個叫做「驃」的文明體,是一連串沿著伊洛瓦底江而生的城邦文明,唐代稱呼它為「驃國」。驃人「明天文,喜佛法。有百寺,琉璃為甓,錯以金銀丹彩,紫礦塗地,覆以錦罽,王居亦如之。 民七歲祝髮,止寺,至二十有不達。其法復為民衣用白㲲朝霞,以蠶帛傷生,不敢衣。」(《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02卷)。

驃人不傷生、不掠取、好歌舞、愛和平,這些特點,依然是現代緬甸很容易可以覺察到的價值觀。

「在緬甸,不會有人餓死。」這句話不是傳聞。即使大家都很窮,只要有一點點,無論是什麼,都會拿出來給需要的人。「佈施」是極重要的善行,不是「我有多的,可以給出去」,而是「我有,可以給出去」。

包括性命。佛以肉身佈施,這些故事,人們朗朗上口。我曾見過幾位義務自發修築廟宇的緬甸華人,跟我聊天時,每一句話都是佛典,他們用佛典表達語意。不是借用佛典,而是渾然天成、習慣如此說話。翻看緬甸童話故事,故事中的人物也是這樣對話的。我不是佛教徒,剛開始接觸緬甸文化,這種特色讓我吃足苦頭,得補很多很多功課。

當然也有無德無良的人,這種人會受到大家嚴厲的譴責,罵他「不是人」。人是什麼?輪迴多世修成,在這一世要受很多很多苦,做很多很多功德,在受苦與佈施中自我省察、增長智慧,方能離苦得樂。所以,為什麼人民如此普遍的痛恨軍政府,因為無德無良,眼中只有自身利益,背離了作為人應修的一切善行。

在緬甸社會,無德無良、自私自利,是大忌,而非「理所當然的人性」。

這樣的德律只是概括性的描述,能做到多少,還是要看個人修為。貪嗔痴,要修無數世,方能稍稍化減。

看起來很唱高調嗎?在緬甸,這些價值觀是生活日常。沒有在這裡生活過的華人,大概很難理解,我的理解可能也很片面。

不太能用自己原來的經驗與價值觀去推測緬甸「是什麼」。它太不一樣了。

也因此,我由衷期待緬甸可以和平捱過這一場劫難,守得雲開,見月明。

這一夜,我的緬甸群組很安靜。大家都累了,應該都睡了。希望是一場好眠,睡醒後,睜開眼,家人都無事。大家可以用充足的精神,為和平與自由,繼續奮鬥。

我也很累了,得開始上班了。但緬甸人民比我更累,他們極需要國際關注與支援,持續將消息散發出去。接下來,交給各位吧。

(在各大社群媒體搜尋 #WhatsHappeningInMyanmar 即可找到緬甸消息)

1 人支持了作者

【歷史教科書沒教你的事】緬甸民主之路:從英殖统治到軍事獨裁|昂山將軍|仰光大學示威|8888民主運動|昂山素姬|番紅花革命|2021年軍事政變

【緬甸】藍藍字語:EP8 熱烈歡迎緬甸加入奶茶聯盟(聽打)1

【緬甸不眠夜】人為縱火,緬甸夜晚不再安全

4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