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ossingrouter

acrossv2.club 注册网址

跟着电影学管理---《利益风暴》

發布於


这一讲,我们一起看一部叫做Margin Call的电影,中文译名有的叫“利益风暴”,还有一个译名叫“商海通牒”。介绍这部电影给你,原因是多方面的。

1.组织的层级

首先,是希望你通过这部电影,可以知道大公司内部的权力场景,你会对大人物的思考角度,大人物工作的性质有所了解。虽然这个故事发生在特定的金融行业、发生在大危机的特殊时期,发生在一个负面角色身上,但是,它依然呈现出大型组织的基本逻辑。我从课后的留言中,经常能够看到有些同学之所以会在工作中产生困惑,一部分原因就是对不同级别的人,他们拥有信息的差异,他们怎么想事情、怎么做事情的基本逻辑不清楚。看了这部电影,我想你总该可以把组织中的层级这件事,看得更清楚一点了吧。

在电影进展到一半的时候,公司召开了一次会议,就是坐着直升飞机,最后来到公司的大老板所直接主持的会议。这个会议,是全片中我最喜欢的一场戏。这场戏,我看过有几十遍。从管理学角度,我觉得它拍得可真是经典,会给你无限的想象。所有的人物关系,重要的决策逻辑,都被深藏在每一句对话,每一个眼神之中了。从某种意义上对我来说,看这部电影就是看这次会议。

大老板明明是最后一个知情的,是深夜里被叫来拿大主意的,可是,会议开始时,他首先说的是,我很抱歉这么晚了还请大家来开会,有一件很紧急的事情需要我们连夜讨论,尽管我们早该开会讨论了。这就是大老板的姿态。在这部戏中,我最喜欢的,就是大老板的这个气场。了解和认知大老板的气场,我觉得应该是你从这部电影中学到的第一个东西。

大老板不愧是大老板,他深知级别的含义,他直接越过中层,越过那些传声筒,和级别最低的分析师对话,要求小分析师把他自己当成小孩子,讲清楚问题的本质。小分析师受到鼓励,言简意赅地告诉大老板,问题就是我们的业务模式是有很大问题的,这种业务模式让我们手里的资产变成了有着极大风险的资产,如果这种打包资产的价格下降25%,公司的亏损就会超过公司的市场价值。也就是说,公司就完蛋了。

我看这场戏的时候,除了佩服这个大老板,也挺佩服这个小分析师的,因为他可以那么清晰地把故事讲清楚,同时能够让大老板听得懂,听明白。我在学校教书,经常会参加学生的答辩,听学生做课程报告。坦率地说,学生讲的东西,很多时候我都听不明白。这一方面是因为我的原因,我虽然是教授,但很多时候我要参加的研究生论文答辩,他们的研究工作是在另外一个研究领域。他们的研究选题越新、越深入、越细致,离我的知识体系就会越远,我就越不会一下听得懂,所以,就需要他们先把问题给我讲清楚。就像电影中的大老板,要求那个熟悉技术细节的小分析师给自己讲明白一样。

你知道吗?我所遇到的很多学生是很难用三言两语把一个他要研究,甚至他已经做了半年研究的事情讲清楚的。你不要小看大老板的要求,“就把我当成小孩子一样,给我讲清楚”。真能给一个外行,一个小孩子,把事情讲清楚,是需要对于问题有准确和深入认识的。你以后也许会遇到和小分析师相同的事情,当大老板要求你把事情讲得通俗简单的时候,你要知道:这是真正大的挑战。而你如果能够超越这个挑战,你就会像电影中小分析师那样,有着一个更好的明天。

2.华尔街的本质

我推荐你看这部电影的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在这部电影里面,我看到了自己所理解的金融业、华尔街,以及2008年的金融危机。电影的故事发生在一家投资银行,这家银行发行了将不同信用评级打包的抵押债券,但是风险的计算是滞后的,等到它发现了破产风险的时候,公司事实上已经处在危急的边缘。前面的会议,就是公司在已经事实破产的情况下紧急召开的。

还是回到这个会议。大老板在听取小分析师关于模型的解释之后,提出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你知道,我是怎么做到这个位置,为什么是我可以挣到大钱吗?原因非常简单,就是我可以提前猜到什么时候音乐会变慢,一个星期,一个月,或者一年。但是,现在我完全听不到音乐了。这句话,意味深长,按照这个逻辑向后推演,就是一定要在别人知道音乐已经停止之前,把手里所有的已经不值钱的债券卖出去。

你也许不同意我的看法,但我还是想向你分享我的看法。金融产品,是一类非常特殊的产品,与我们通常所见到的商品极其不同。我们知道,在商品市场上,所有产品,大家即使不知道它是怎么做的,但起码知道它的功能。你不知道制造特斯拉的具体技术,但你起码知道那是一种新能源汽车。你不知道VR是怎样拍摄的,但这不妨碍你决定愿意花多少钱去买这样的“头盔”,你也知道戴上之后会有怎样的眩晕感。

但是,金融市场上的产品却不是这样的。除了设计者,恐怕没有人准确知道某个衍生产品的风险水平。甚至对于某些产品,连设计者本人都不知道他一旦把这个东西推出之后将会带来怎样的“蝴蝶效应”。在很多时候,大家关于一项交易,存在着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大家并不知道交易结构背后的收益结构、风险结构与期限安排到底是不是合理。

可是,在金融市场上,当坏产品以创新的名义进入到交易之后,一旦出了问题,波及面会非常大,会给实体经济很大的打击,而且会花上很久才可能让经济有所恢复。我每次读金融史,都会读出惊心动魄,都会读出一身冷汗。

所有的金融危机,都包括这样一些必要的要素:第一,是有一群有钱同时智力又不够的人要不劳而获;第二,有几个绝顶的聪明人,可以设计出只有他们自己能够理解和控制的金融工具和交易方式;第三,是有一些胆子大的人,甚至是疯子在利用这些聪明人操控市场;第四,高高在上的监管者不了解市场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要素从最开始的南海泡沫,到1929年的大危机,再到2007年的金融危机,其实,本质上都是一样,没有变化。

如果你没有听懂我前面的话,你只要看明白电影中那个会议的后半段,就可以了。大老板之所以是大老板,并不仅仅是他会提前知道“音乐停了”,更在于他会早早地部署如何跑掉。

他的原话是这样说的:好,既然我们知道音乐已经停了,我们能做什么呢?当你们每个人第一天进入公司的时候,我就对你们说过:做我们这行要想赚钱,有三个要点:当第一个行动的,做一个聪明人,或者会骗人。我不想骗人,而这个楼里又有那么多的聪明人,我们就只有当第一个了。大老板的言外之意是,当大家都还没有意识到音乐停了的时候,我们最先行动。今天把所有的不良资产全部卖掉。

接下来,大老板和交易部经理山姆的对话耐人寻味。大老板问:山姆,能卖掉吗?山姆回答:可以,但是,要有代价。大老板说:我愿意付这个代价。之后的一分钟对话,我认为是整个电影最精彩的一分钟。

山姆说出他的计划:早上6点半,我把所有的交易人员叫到一起开会,跟他们实话实说,告诉他们真相,然后让他们尽快把资产出手。用数额巨大的奖金,来激励交易员尽快完成这些交易。但是,山姆还是心有余悸,把不良资产卖给谁?这时,你可以看到资本主义的基本逻辑:大老板果断地说,卖给过去两年买过我们东西的人,以及愿意买我们东西的人。

山姆心存疑虑,他说:你的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价值了,你把它们卖到市场里去,这个市场就被毁了,至少要经过好几年才能恢复。但是,大老板的回复更加硬气:我们是用目前看上去合理的市场价格,去把它们卖给那些想买这些资产的人,这样,我们就可以活下来了。山姆继续争辩,这些人今后再也不会和你做生意了。大老板立刻说,我知道。

从这个对话中,你也许可以看到华尔街更本质的东西:不仅仅是要做第一个,不仅仅是要做最聪明的那一个,也不仅仅是要做最会骗人的那一个。这个行业的真正赢家法则,也许是去做心最黑的那一个。

我个人觉得,这部电影中最值得看的,就是这个会议。前面的部分,是精心准备的铺垫。这个会议,将整个故事推向了一个高潮,而后面的部分,就像是这个会议的一个大注解,一个冗长的注解。直到最后的时刻到来,一个最精彩的结束:股市开盘了,前面加一个“通过”,一天的谎言,交易部完成了计划,交易员获得了大笔的奖金,但是,资本市场的大动荡也正式开启。

我相信,如果你看懂了这部电影,你对华尔街、金融、市场经济这些概念,都会有一个初步的认识。你关于现实世界的真实理解,说不定就从这里起步。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