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er

看看,寫寫,畫畫。

色彩筆記#2:被金色奪去光芒的黃色

最近參加了巴黎大皇宮推出的MOOC課程《Couleurs : bleu, jaune, rouge dans l'art 顏色:藝術中的藍黃紅》,第一節是西方藝術最愛的藍色。課程第二節則是相反的,是這三種顔色裡最令人生厭的顏色——黃色。

黃色在西方這麼不受待見,讓我有點吃驚。西方白人稱亞洲人為「黃種人」,據説本意也是出於歧視。但中國人對此稱謂欣然接受,因為在中華文化中,黃色是尊貴的,古有「黃帝」的傳說,歷代皇帝也往往身著黃袍

身穿黃袍的唐太宗。唐太宗立像(一)軸 © 國立故宮博物院

提到黃色,明亮的黃,我想到的是耀眼的陽光,是整片的向日葵或油菜花,是小孩子喜愛的顏色,是天真的,燦爛的。如果是暗淡一些的黃,我想到的是大地,黃土,黃沙,是沉穩厚實的。中文裡關於黃色的負面詞語,不是沒有,能想到「黃泉」「面黃肌瘦」和「黃色笑話」,真的不多。

在西方人眼裡,黃色卻遠遠不如藍色受歡迎。然而,它的歷史卻比藍色更久遠。自然界就存在天然的黃色顏料——黃赭石,史前洞穴壁畫上就已經用上了。在古希臘-羅馬時代,黃色也具有正面意義,通常意味著太陽、生命、物質的富足

古羅馬壁畫上畫著身著黃衫的花神「Flora」或稱「春天(Primavera)」。© Archives Alinari, Florence, Dist. RMN-Grand Palais
古羅馬壁畫,對黃色毫無避諱。© AFP

但是到了中世紀,黃色便開始被賦予負面意義。在繪畫中,黃色被用來畫生病的人,叛徒,以及被認爲是危險分子的人,比如猶太人和異教徒

課程裏介紹説,一些歷史學家猜測這種轉變,可能是因爲黃色是膽汁的顔色,或者因爲硫磺是黃色的。那時人們發現火山地區往往硫磺汎濫,火山炙熱的岩漿洶湧噴發的樣子,讓人們恐懼,便幻想火山内部肯定是煉獄,煉獄裡都是硫磺的味道,硫磺會召喚魔鬼!

喬托的猶大之吻,叛徒猶大身著黃色袍子。© Archives Alinari, Florence, Dist. RMN-Grand Palais

但是,擡頭一看太陽,那麽燦爛的黃色,那樣的光芒,怎麽可能讓人聯想到病患和危險呢?!即使是在中世紀,人們也不可能眼瞎看不到黃色「正能量」的一面。你看上圖中聖人頭部那一圈金黃。在那時,藝術家用貼金箔的辦法,巧妙地區分了聖人的黃叛徒的黃

歷史學家Michel Pastoureau是研究顔色的專家,他在一篇采訪中説道:

金色把顔色中的正面形象都占爲己有,嚴格意義上的黃色就只剩下了負面形象。從12世紀起,金色一點點成爲了唯一的「好」黃色,是富裕、美、興隆的象徵。金色與上帝崇拜關聯在一起,它表明著神聖不可侵犯。普通的黃色就只剩消極的一面:欺騙,虛僞,背叛。可以説,「坏」黃色的罪魁禍首,是金色。

他還提到,黃色在自然界中非常耀眼,然而卻很難有一種黃色的顔料或染料,可以複製自然界的光芒。黃色顔料總是變得暗沉,褪色變灰,或變成臨近的褐色。就像自然界裡所有老化、退化、霉化的事物一樣,變黃,變褐。黃色是秋天的顔色,是經不起歲月的顔色。

黃色負面形象從中世紀一直延續到現在。中文中,因通奸被背叛的一方稱爲被帶「綠帽子」,而法語中卻稱之爲「jaune cocu」。Pastoureau還提到一個事也挺有意思:法國的政黨各有各的代表色,藍色的保守派,紅色的共產黨或革命派,粉紅的社會黨,綠色的環保派,黑色的無政府派,等等。但就是沒有黃色的,因爲黃色代表叛徒。(看到這裡,突然覺得很好笑)

看那個頭上有角,身穿黃衣的男人,誰被帶綠帽子了一清二楚。Le Cocu authentique. © BNF

黃色顔料的發明史,也是一場尋找「複製光亮」最優解決方案的歷史。最早使用的赭石黃是土色的,是暗淡的。古希臘-羅馬時期,藝術家用到了雌黃顔料。雌黃有劇毒,但卻非常明亮,所以即使毒性很強,而且很昂貴,一直到到文藝復興時期,雌黃都是畫家的最愛。

丁托列托大量使用雌黃作畫。Le Tintoret, Le Paradis, 16 siècle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u Louvre)

13世紀,鉛錫黃被發明出來,有毒但沒雌黃毒性強,而且同樣明亮,也一直熱門到18世紀中期。那不勒斯黃後來居上,依然有毒,但可提供深淺各異的黃色品種,在17到18世紀廣爲使用。鉻黃,一種檸檬色彩的亮黃色,在1797年被化學家發明出來,價格低廉,被梵高等畫家大量使用。然而,那時的畫家卻全然不知,這種黃色會隨時間推移,變得黯淡無光。自1850年起,更穩定的镉黄漸漸取代了鉻黃。

也是這個時候,日本風吹到了歐洲,讓黃色有了翻身機會。在那之前,誰敢亂畫身著黃衣的人呀,那可是對別人的極大侮辱。但隨著日本美術進入歐洲,帶來一股新鮮的和風,也讓歐洲藝術家們另眼看待長久被鄙視的黃色。黃色開始被應用到裝飾畫和海報中,在印象派畫家多彩的調色盤中占據一席之地,為繪畫帶來一股生機。

梵高的向日葵,所用的鉻黃隨時間而暗淡了。Van Gogh Vincent, Tournesols, 1888 © 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res, Dist. RMN-Grand Palais
受日本美術影響,那比派畫家波纳尔的筆下黃色華麗肆意。Bonnard Pierre, Le Peignoir, 1892 © RMN-Grand Palais (musée d'Orsay)
舞蹈家Loïe Fuller的演出海報。她在表演中用到了「現代」電燈技術,海報中的黃色將她絢爛的表演生動地畫了出來。Chéret Jules, 1897 © BnF, Dist. RMN-Grand Palais
現代藝術繼續發展,色彩的意義也在更新。在库普卡這副充滿黃色的畫中, 黃色不是寫實,也不止于美的追求,而是作爲表達的工具,它像是夢中的顔色,是這個睡着了的人内心世界裡的顔色。Kupka Frantisek, La Gamme jaune, 1907 © Centre Pompidou, MNAM-CCI, Dist. RMN-Grand Palais

最後總結:黃色在古希臘-羅馬時代具有積極的意義,自中世紀起,除了金色,普通的黃色被貶低,所代表的「欺騙、背叛、疾病」等意義延續至今。現代藝術中,黃色因其活力和光亮,重新被一些畫家重用。

參考閲讀:

[1]Michel Pastoureau : «Le jaune est la couleur des trompeurs mais aussi des trompés», Libération

[2]Le jaune, histoire d'une couleur déchue, France Culture

色彩筆記#1:聖潔的藍,憂鬱的藍

從前,粉紅是男孩的顏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