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Fang
VivFang

❤️ Heart set in Game Theory & Public Finance - determined & disciplined dreamer in making Pareto Improvement. 📬 [email protected] ❤️ 加拿大公立大學經濟系講師,精通賽局&公共財政,回台後在各不同產業領域闖蕩,職務包含高階特助、BDM、策略行銷等要職。

你身邊有只想要不勞而獲的Free-Riders嗎?

建議你「施加成本」讓這些Free-Riders付費吧!


學校裡的Free-Rider

「哈囉,Shirley。今天有什麼可以幫你的?」我問到。

「老師好,妳知道那個每週的小組功課?我們遇到個狀況了⋯」好多年前,一個學生來我辦公室找我申訴。

長話短說,Shirley小組有個同學,他什麼也不做,是個典型只想不勞而獲的free-rider。他只等待小組其他人幫他把功課做完,一副應該的態度。小組的成員終於忍不住,決定去跟老師投訴他。

在聽Shirley投訴時,讓我回想到,其實求學時期,我也遇過類似這樣的同學。那是個高大的女孩,她永遠什麼都不做、完全佔同學人便宜、想要不勞而獲,也是個厲害的free-rider。

大家不妨回頭想想,身邊一定也有不少這種人,這種只想坐享其成的free-rider。而且一般來說,他們都有他們的一套,總是能得到他們要的,挺荒唐、諷刺的。


搬回台北後,在職場上我也遇過不少這種人。這種想盡辦法不勞而獲的free-rider,他們通常有些共同特性 — 假惺惺的跟人套關係、道德感低、很會騙人。仔細看,他們的套路就是那幾招而已。

職場上的 Free-Rider

多年前,公司的幾個同仁一起出差,我們出國參加一個國際展覽會,出差前好幾個同事特別交代我要注意一個女生 — Judy。大家都知道她掌控慾高,而且情緒化,沒事最好順她意思,不然,即便你是就事論事跟她討論事情,她都有可能跟你大發一頓脾氣。還有就是,她在公司也是出了名的坐享其成的free-rider,常使喚其他人做事,而她總是把功勞搶走。

因為有前置作業要先準備,所以展覽前幾天,我們就抵達會場了。到達當地的晚上,大家約定好第二天幾點集合,一起進展館佈展。

在約定的時間跟地點,Judy卻沒出現。等了一陣子後,她發了個簡訊給我,她說她已經去過展覽現場,還傳了照片給我看。她說她剛回房間滿身灰塵和大汗,需要先梳洗一下,請我們先找點東西吃,她之後再加入我們。

我們在展覽附近的攤位隨便吃點東西後,還是沒等到Judy,我們決定不論Judy去不去,我們都要進展覽館工作了。

跟大會領取識別證,以及購買其他施工期間必須穿戴的裝置時,我們大家都深知Judy說她去過展覽現場應該是謊言。首先,她沒識別證等物件進入展場。第二,那些照片只是海運公司寄來,說明我們公司的商品已抵達我們的攤位。再來就是那個現場,很明顯沒有同事在那做過事情。

兩個小時後,Judy抵達展覽館,請我們去門口帶她進來。那時我們已經把能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正在等待有工具的工人,來幫我們將些產品上鎖至牆。

Judy到了後,她就開始說服其他人離開攤位。她很堅持的表示,不需要整組同仁在這裡等待工人,她自己在這邊就足以應付。

我們都知道她是個不好搞的人,所以再三與她確認,還問她:「Judy要不要我們都一起回飯店,反正走路才五分鐘就到了,然後工班可以前往我們攤位時,大家再一起過來?」

「不必了啦,我是行銷,佈展本就是我份內工作,我來等待就好。而且如果沒有人在攤位上,工人可能不會過來。

你們放心,今天我只是出張嘴,請工人把該鎖上牆壁的安裝好。明天我們再一起開箱把所有產品拿出來,你們先去休息吧,剛才你們也辛苦了,換我來。」Judy很堅定的說。

「你確定你一個人ok? 不如工人到了時你發訊息給我們,大家一起幫忙吧!」我接著說。

由於Judy喜歡掌控,我們就決定聽她的;另一方面,我們的確已經在這邊弄了好久她才出現,所以我們幾個就先離開了。

沒想到我們才離開沒多久,Judy 就把整個故事扭曲了,她甚至拍照放上社群媒體,故意跟公司的同事宣傳,說我們幾個把她一個人拋在展場,讓她一個人面對工班。

可想而知,她也搶了團隊的功勞;她說這展覽的佈展是她是一個人獨力完成的。當然,這個謊話離事實太遠了。


Free-Rider Problem是什麼?

講了半天,到底什麼是Free-Rider Problem? 這不勞而獲free riding問題,在學術上直譯為「免費搭車」問題。這概念是由一位美國經濟學家於1965年首先提出的,是在探討公共財的問題。但後來這個概念廣為其他領域使用,而且也是我們日常生活中常見的問題。

看一下網路上的定義:「在財政學上,免費搭車是指不承擔任何成本而消費或使用公共物品的行為,有這種行為的人或具有讓別人付錢而自己享受公共物品收益動機的人成為免費搭車者。」

簡單來說,在一些不容易排他使用、非競爭的資源上,使用者「付出的成本」與「享受到」的不成比例,就可以歸類為Free-Rider Problem(免費搭車問題)。其主要特性,就是人們常會不付出「合理」應付出的成本,而使用此類共享資源。久而久之,就不會有人願意付出,或者投入資源來獲得這些資源,導致最後問題越來越嚴重,因為每個人都只想要免費使用,只好讓公單位來提供這些服務跟設施。

除了一些明顯的公共財上的問題,在其他情況下,只要清楚定義好使用權、或「財產權」(Property Rights),「免費搭車」是可以解決的問題。(註:當然有些資源的財產權是無法定義的,但那不在此討論範圍內。)

在Shirley的例子裡,她有個同學不願「付出成本」,只想「享受」做好的功課,免費使用大家努力的小組作業,這個例子很容易理解free-rider問題。

在Judy的例子裡,狀況比較複雜,因為看似Judy 也是有所付出,但其實這仍是free-rider問題。

為何?因為團隊的佈展結果仍是大家共享的,而是否每一位同仁都付出了合理的成本?怎樣為合理的付出並沒有定義清楚。

怎樣處理Free-Rider Problem?

當面對想要不勞而獲的free-riders,我們首先要檢視一下是否能夠明確定義好「財產權」(Property Rights);意思是誰擁有此資源,而誰該付費使用。只要能定義清楚,就能找到一個合理的價格(或者代價),讓本身想免費搭便車的人付費。一但把成本加進來後,問題自然迎刃而解。

我的上一篇文章〈你是個軟弱、好欺負的PUSHOVER嗎〉,文章最後我建議可以試試看「取消」一些免費的服務,讓想佔你便宜的人無法再佔你便宜。換個角度看,其實我是在建議「施加成本」讓free-riders付費。

回到第一個例子的Shirley,這小組的其他組員,來跟老師舉發不勞而獲的free-rider。這個投訴的動作,讓這位同學以後不能再免費享有功課,Shirley成功地加上了個成本,結束此坐享其成的不良行為。

在Judy的例子裡,如果我們能夠事先定義清楚每個人的權責範圍,我想Judy根本不可能在該集合時不出現、說這些謊話、最後還把所有功勞搶走。

舉個例,如果當初我們針對集合不出現,定有明確罰則,我想Judy一定會準時出現。也就是因為Judy的主管不在場,放任她胡作非為,Judy在工作上各種不專業行為,全部都不需負責,所以她永遠是個坐享其成、搶功的free-rider,也是公司的頭痛人物。


最後一個例子

你有沒發現個現象:當你免費幫人時,有時候反而讓人不懂得尊重你、理所當然的利用你?而當對方發現,其實他是需要付出代價時,他的態度360度大改?

我想常在家裡做家事的人,應該對上述很有感覺。

在最後一個例子裡,我想再次分享應付free-riders最好的招數。

打從我最近開始寫文章,時不時我都會收到讀者問我各式各樣的問題。每次收到信件,我都很高興跟讀者討論,也一一回覆信件。

但的確有收過幾封信,讀者其實不是要跟我討論。仔細閱讀信件,對方只是想把他該做的事情,丟給我,要求我免費幫他做,他只想坐享其成,就是個不折不扣的free-rider。

怎麼辦呢?

我有禮貌但堅決的拒絕了這些要求,並且讓對方知道我每小時的顧問費用價格。如果對方是要付費的客人,那讓我來處理,一切照件計價,也是合理的。

對的,我設定了明顯的財產權(Property Rights),我的時間是我的財產,並且加上了我的時間成本讓free-riders去付費。

我想讀到這裡,你應該不意外,這些想要不勞而獲的free-rider,再也沒有提出這種不合理的要求了吧!也許你也能試試看如法泡製,讓這些只想坐享其成的人,正視這個問題,付上他應該付出的代價。


🃏 If you like to see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please visit here. 🙏

補充閱讀,對文章中提到的詞彙有興趣延伸閱讀的,請參考以下連結:

  1. Free-Rider Problem (搭便車問題)
  2. Public Goods (公共財)
  3. Property Rights(財產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你是軟弱、好欺負的PUSHOVER嗎?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