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vFang

❤️ Heart set in Game Theory & Public Finance - determined & disciplined dreamer in making Pareto Improvement. 📬 v.v.fang@gmail.com ❤️ 加拿大公立大學經濟系講師,精通賽局&公共財政,回台後在各不同產業領域闖蕩,職務包含高階特助、BDM、策略行銷等要職。

來共舞嗎?

2020台灣總統大選 — 能投下神聖且誠實的一票嗎?

Taiwan. Photo by leanncaptures on Unsplash

“我懶得理睬的人,
就是那些懶得投票的人”
— 奧頓・納許(Ogden Nash ),「選舉日如假日」

美國偉大的詩人奧頓・納許在1932年,在選舉日如假日 的詩篇裡寫出這段話。台灣馬上就要投票了,在此希望大家都能投上神聖且誠實的一票來表達您的心聲。

實在是很緊張了,再四天不到台灣人民就要選第十五屆台灣總統(還有選立法委員等)。如果不熟悉台灣的人,我想告訴您選舉在台灣是件很盛大的大事。

☝️台灣選舉文化

想當年我還在國外求學及上班時,每次回到台灣我都對這土地上的人對於政治的熱愛,感到無比訝異。打開電視,不論是新聞還是談話節目,泛政治化的議題無處不在。在台灣生活的每一天,媒體一定再三提醒您這件事。

來講個比較極端的例子。我知道有些朋友或者情侶會為了政治立場的不同而翻臉。我曾經有個好友跟我說他跟他女友因為雙方政治立場不同而常吵架,尤其是選舉期間雙方關係很差。彼此參加的選舉造勢活動不同,相互對彼此都嗤之以鼻。選舉結束,兩人也分手了。輸的一方覺得沒面子,也不願意選舉後與自己情人聯繫。別覺得奇怪,政治在台灣就這麼容易變成私人恩怨。不誇張,可以隨便問問台灣人來求證。

剛搬回台灣的前幾年,我對台灣媒體的名嘴文化很不習慣。大概傍晚八點開始,處處可見各大名嘴在電視談話性節目、政論節目裡穿梭。這些名嘴可厲害了,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政治、新聞、科學研究、鬼怪、陰謀論、明星、八卦都能說上兩嘴。我記得我有看過拿幾張照片在講外星人的,還有討論什麼「新發現」的恐龍,哪國家的特工部隊、間諜等也有。坦白說,我不太理解這些節目的價值,也沒興趣花我時間看他們演這些。不是別的原因,先姑且不管資訊的可信度,其實如果我真有興趣,這些資訊都很容易能在網路上取得,不需要看他們說。

剛開始我納悶為何製作單位總是有這麼多耍嘴皮子的節目,是真實還是八卦、謠言有時不是探討的重點,似乎娛樂價值高於其他。後來我發現問題不在製作單位,源頭在觀眾。是觀眾造成這類節目的氾濫。於是乎我幾乎不看台灣的電視。我之前好奇心 I 的文章有說到我們每一人都是一個資訊收發站 — 我們不斷的接受、檢視、過濾、消化、重整後發送訊息。很悲哀的我發現很多人對於資訊的檢視及過濾機能不是太良好。所以抹黑對手的政治文化也很普遍。

不太看台灣電視的我,不表示我比其他人少關心台灣了。我關心。我可以主動的去找我想看的相關資料,我既沒有政治立場,也不偏袒哪個媒體,我比較習慣交叉比對所收到的資訊。

☝️全球眼中的2020台灣選舉

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談到2020台灣大選,同一篇文章,印刷版的標題是「台灣選舉的張力:中國的影響」,網路電子版本是「香港效益:台灣親美總統蔡英文可能會連任,但來自北京的高壓不減」。

針對台灣總統大選,經濟學人把一個重點在文章裡寫的很清楚:這些年來選民其實是選偏獨立與中國關係稍遠的政黨,或者是選政黨與中國關係稍微近一點的。一點也沒錯。現在的執政黨是民進黨,嚴格來說屬親美,或者稍微偏獨立的黨派。國民黨稍微偏與大陸關係保持友好。自台灣實施總統民選後,民進黨贏過三次總統大選,國民黨贏過兩次。

外媒 CNBC 有篇文章「台灣選舉季節來到高峰,指責大陸干擾台灣政局的言論滿天飛」,文章說到中國大陸對台灣政局干涉行之有年,而隨著選舉快要到來,這些指責中國介入台灣選舉的言論正如火如荼地上演。

時代(Time)媒體在它昨天(1月6日)的報導「台灣總統選舉重點」裡第一句說到:「台灣人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最高政治領袖,台灣是唯一說中文的地方人民有此權利的」,文章也提到不少狗血政治抨擊及操作在台灣。

我同意台灣的政治很戲劇化。如果您去參加任何黨派的競選造勢的活動,其實挺熱鬧,有音樂甚至會有些很吸睛的活動,主持人也很會說話。我最好的朋友說過,看台灣政治新聞,就好像在看八點檔連續劇一般刺激、火辣。

不過等一下,重點不在這,您看到時代媒體說的那句話嗎?

重點是:台灣是唯一說中文的地方人民有權選出自己的總統。我很驕傲地將在本週六投下我神聖的一票。

不論您政治立場是哪一種,右派、左派、親中、親美,不論您欣賞、不欣賞哪位候選人,也不管這政治秀怎演下去,吹什麼風,台灣人民以民主方式選出台灣總統,這是一件沒人能抹滅的事實。


☝️ 選舉局

“如果我們的選票有用,
他們才不會讓我們投票呢!“
— 馬克・湍 (Mark Twain)

美國偉大的作者馬克・湍針對選舉說了以上的抱怨。馬克・湍是位優秀的演講家及作者,有人稱他為美國文學之父。他這個抱怨是說,有時投了票也不覺得有用,好像有投跟沒投都一樣,對我們老百姓來說投票似乎不起作用。

為何一般人會這樣覺得呢?

因為民主制度是少數服從多數 — 候選人得票最高即當選。如果從賽局角度來看,投票中會出現策略的問題,與任何多人賽局一樣。讓投票的人真實呈現自己的偏好是件困難的事,因為大家都會策略性的思考。假設您知道您真心愛戴的那位候選人當選無望,您也許會策略性的投給自己其次甚至第三喜歡卻有望候選的那位候選人以期許選情偏向您的喜好。

真正影響選舉大局的一票,是左右贏或輸的那一票。如果您投出的剛好是那關鍵的一票,您就是關鍵選民(Pivotal Voter)。在阿維納什·迪克西特(Avinash K. Dixit) 以及貝利·奈勒波夫(Barry J. Nalebuff)的 思辨賽局 (The Art of Strategy) 書裡說到:「選民通常有隱藏自己真實偏好的動機」。自相矛盾的點在於:只有當真相無關緊要時,您會隨性投票並按真實真相投票。

您對以上結果吃驚嗎?


☝️ 賽局投票例子

我們來用2020 台灣總統來當做例子解釋以上。

現任總統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女士。她似乎這次連任總統的贏面偏高。別著急著反對,我不是自己掰這論調的,此也不代表我個人政治立場,您不妨花點時間上網看其他各國媒體政論怎說。蔡總統的最大競爭對手是代表國民黨的韓國瑜先生,韓先生是現任高雄市長。相對於民進黨,國民黨一直以來與對岸的中國關係較為友善。親民黨由宋楚瑜先生於11月宣布參選角逐本次台灣總統競選。親民黨與國民黨向來都保持與北京當局較為友善的互動。以邏輯來推,當親民黨11月宣布參選,不可否認一些國民黨的選票會自韓市長那轉投入宋前省長的懷抱,而國民黨贏此次總統大選的機會就更為渺小。

怎用此套上阿維納什·迪克西特(Avinash K. Dixit) 以及貝利·奈勒波夫(Barry J. Nalebuff)說的選舉選民自我矛盾呢?那個當您的選票對結局不造成影響,您會照本意而投票,而當您覺得您的票可能是關鍵選票,您有可能會策略性思考的隱瞞您本意。

假設您是宋前省長的愛護者,也喜歡親民黨。再假設您悲觀的認為宋前省長贏得總統大選的機會微乎其微。您認為在這兩個假設下,什麼是您最佳反應(BR)呢?投宋?投韓?還是投蔡?

這答案呼之欲出吧!我想您明白我想表達的論點,但如果您還是沒懂,歡迎您來信或在下面留言給我。

題目說到,來共舞了嗎?說真的,我希望大家誠心、誠實投出自己心目中愛戴的候選人,而非策略性,技巧性的投票。別跳花招來些閃爍的手法了,大家來真誠的共舞吧!

希望您今天也閱讀愉快,我們很快再會。


🃏 If you like to see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please visit here.

註:「投票」在賽局或個體經濟理論都是一個挺深的題目,建議讀者有興趣可以多延伸閱讀,因篇幅限制,很抱歉我在此僅很粗淺顯的帶過

[本篇同步刊載在 Medium 與 方格子]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