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塔人【vaigoup1906】

我希望是一座艾菲爾鐵塔,眼界像塔尖一樣高、胸襟像塔座一樣寛、毅力像塔身一樣堅。

金正恩是如何掌控他的外派人員?

發布於

一個身高1米8,戴著黑色方框眼鏡的男子,身材瘦長,年齡大約是30歲上下,他經常出現在一群北韓年青小伙子中間,在這群人中顯然他是老大,不管這些年青人走到那裡,他總是亦步亦趨,完全在他的視野範圍之內監視著。

他的名字叫仆正宇,可能是化名,是若干年前我在里斯本大學文學院認識的一個北韓人,北韓每隔一段時間會派人到葡萄牙學葡語,但仆正宇不是學生,而是一個監視者,負責看守所有北韓學生的一舉一動,控制他們不與其他人有任何的接觸,阻止他們與任何人交談,所以我在文學院學習的兩年期間,和北韓學生交談的機會連一次都沒有。

北韓學生的生活完全「與世隔絕」,首先他們都是男生,在同一個班房上課,女生則安排在另一所大學,永遠不會男、女同校,而且全班都是北韓人,沒有其他國家的學生,上課時仆正宇多在教室門外徘徊,偶而抽抽煙,但從來不會離教室多於20米,下課時他們必在仆的帶領下離開學校,來到學校的飯堂吃飯,一行人總是坐在一起,但每個人都很少有交流,吃完飯便集體離開,回到他們的專屬宿舍。

我能和仆正宇有機會交流純屬偶然,有一天,上課前我在他們教室旁邊另一教室門外抽煙,仆正宇在附近坐著,他竟然主動過來跟我打招呼,原來他那天把香煙留在宿舍,一時間煙癮發作便過來問我拿一根,這是第一次的交流,但那天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其他什麽都沒有說,以後我和他見面的次數多了,在漫長的兩年時間裡,他對我的戒心才慢慢減少,終於在最後的兩個月,我們終於有了進一步的溝通,對他們有多一些的了解。

仆正宇是六年前來里斯本學葡語的學生,當年的他就像今天的北韓年青人一樣備受監視,當他完成兩年課程後被留下來成為新任監視者,他告訴我每個北韓學生來到葡國,所有人的護照必定被北韓大使館取走,每天的活動必須由國家安排的監視者陪同,否則不能離開專屬宿舍半步,違者馬上被「送」到北韓大使館接受處分,嚴重的會送回國等待更恐怖的懲罰,連家人亦被拖累,這是北韓政府監控外派人員的套路。

從仆正宇口中,得知北韓政府常用三層過濾的方法來傳達國家任務,第一層是來自統治者情報機關主要官員,第二層是經過特訓的特務人員,最後才由第三層可信任的人再找人執行有關任務,所以外人是無法追查到第一層的人是誰,當年金正男在馬來西亞吉隆坡機場被人殺害的行動,刺殺任務就是用這種方式下達,而仆正宇是屬於第三層次人員找他來辦事的人物,他只知道要負責日以繼夜地監視這群學生,萬一發現學生有不守規定的行為,他會馬上向第三層的人報告,然後消息會逆流而上,透過特務向上級情報機關滙報,所以北韓的訊息封鎖是十分利害,外媒要從北韓人身上刺探北韓發生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尋找金正恩

從“金正恩病危”流言看獨裁制度的脆弱性

绿皮火车抵京15小时后,金正恩说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