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彣

喜歡貓咪漫步般的生活,活在生存下的大野貓

擁抱小小的自己(二)心裡築起的高牆

發布於


一個三合院的大家族,村頭村尾都是親戚,而院內都是親堂,早年爺爺那一輩,年輕比誰養的牛較壯碩務農收穫誰較多,有了孩子比哪個孩子較能幹,孩子有了孩子比哪個孩子教的孩子較有家教,哪個孫子較會讀書,這樣的循環,而我,在這裡長大。

家族風氣的關係,總讓我覺得綁手綁腳的,說話也特別小心,深怕一個差錯,會讓爸媽難以下台,但是,能確定的是,我們家三兄妹,不愛讀書,也不喜做作,對於人情上,不討人歡心,爺爺奶奶的疼愛跟我們都是絕緣體。

去外地讀書的時候,受到原生家庭的關係,在人際關係上,雖然跟同學老師都互敬,但總有一層防備心,對任何事情還是小心翼翼的。一年兩年過去,24小時都跟同學一起互動、洗澡、練習、上課、做壞事...漸漸的,我們成為了一群家人,放假回到自己的家,也會不斷的與他們聯絡,期待假期間有演出,期待假期快結束,一旦放假結束,大家都飛奔的往學校裡聚在一起。

曾經,家中的長輩跟我分享了那麼一段想法,別對朋友們付出太多,到頭來都是傷害自己,那時挺不能理解,對我而言,在學校的24小時,都時他們陪伴著我,在傷心時快樂時餓肚子時,我受到的照顧也很多,在某些想法開始跟長輩們有些牴觸。開始知道他們不喜歡我這麼偏向學校的同學們,不喜歡我開始有了各種活動,跟家裡平均起來一年也見不到20次的我而言,漸漸得不在長輩面前做他們不喜歡的事,雖然經常會介紹自己的朋友,分享朋友們得趣事,但確選擇不跟家裡說自己的真實內心話,報喜不報憂。

八年過去,我們畢業了,戰友們也找到屬於自己的學校、工作、一片天,開始了各奔東西的人生。我呢~~依然繼續走著我的路,對外面一般科大有著陌生害怕的感覺,第一年在大學裡,因為不適應外面學習的腳步,天天哭,這時,家人對我而言,還是挺陌生的,但我依然我行我素,靠著自己的意志力和努力,我又精彩的過了四年,但這四年,家人覺得我更陌生了,直到進入社會進入婚姻,18年後回到了自己的家,開始24小時的與他們相處,天阿~這才是戰爭的開始,在家人的眼裡,我來了晚到的叛逆期,生活習慣的不同,做事處理的想法差異....總總,開始覺得好累,在家裡~我總像個外人,一直融入不了。

傳統的家庭,有時藏著頑固古代人的腦,有時說法顛倒,有時拐著彎說話,心房的高牆,越疊越高,直到某天內心瓦解了,傾訴著所有的矛盾及痛心的不安,這時,大家才開始省思,我們之間怎麼了,要怎麼化解,就如同兩個家庭般的磨合,至今,我們還在學習,抱抱自己,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