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小樹

近期深深地愛上了刺繡,而在嚇人的未來裡,我只求能像一棵小樹一樣,默默地平安地長大。

看見台灣|解憂列車–藍皮普快,南迴鐵路上最美的身影

發布於
修訂於
往返枋寮與台東的山海之間,被譽為"解憂列車"的南迴藍皮普快,是全台僅存一列能開窗的柴油火車,也是許多鐵道迷害怕有朝一日終將逝去的風景。

余光中有首詩叫《車過枋寮》,講的是台灣最南邊的屏東田野風光,「甜甜的雨」、「肥肥的田」,還有「最鹹最鹹」的海。但要有點歲數的人才知道,想體會這首詩描述的南島的美,關鍵卻是詩名的頭一個字:「車」。

你必須得乘著南迴線上的藍皮普快列車過枋寮。

南迴線繞行臺灣的最南端,西起枋寮,東至卑南,連接了西部幹線和花東鐵路。南迴線沿途多處由山洞和橋樑貫穿中央山脈,倚著崇山峻嶺,俯瞰一汪大海,這樣依山傍海的絕景在臺灣不算罕見,稀有的是上頭的這一列藍皮普快,在世界各處的子彈列車、磁浮快鐵爭相競速時,每日僅此一班的藍皮普快列車,仍用柴油推進著飽經風霜的鐵輪,一齒一齒靜靜地復刻著昔年的風光。

這班枋寮—臺東(舊稱卑南)的藍皮火車,在鐵道迷心目中有著崇高的地位,身為碩果僅存的柴油列車,她走得慢、沒有冷氣、椅背不合人體工學、座位間沒有把手,但她有著其他火車望塵莫及的美,她美在車身上的漆、透著海風的窗、忽明忽暗的老燈管、喀搭作響的老牌電扇,她美在車廂內一股寂寂的柴油味,固執地對抗著光陰的更迭。

也許你能說,她美在那一身拒絕向時代低頭的風骨。

藍皮普快的車次是3671和3672(往返),每日只發一班車,途經山洞時車內會亮起昏暗的日光燈,一閃一閃地說不準哪一次就從此熄滅了,燒柴油的刺鼻味在過山洞時似乎會特別明顯,老舊的齒輪和鐵軌相軋時的聲響,有著老電影裡火車奔馳的氣勢,和高鐵呼嘯著進站時那種刺耳的高頻摩擦聲相比,大概就是西施捧心,東施效顰。

如今搭乘這列火車的大多是慕名而來的觀光客,你會看見許多人帶著攝影裝備把車內每一個角落拍個遍,當時坐在我身旁的是一位日本人,說他沒有目的地,就是特地來坐一坐這班火車。

「在日本沒見到這種火車了,我來這裡,找一找老日本的氣息。」

藍皮走得慢,從隧道出來時,乘客總會排隊去車尾,捕捉從軌道上望進隧道口的視角,行經的路線上也盡是赫赫有名的觀光勝地,其中堪稱全台最美火車站的多良,雖然沒有停靠,也能從車上遠眺一灣灣碧海藍天,無一處不是襯著她「解憂」的美名。

我搭乘的那日是陰天,可惜沒能照出碧海藍天。

隨著南迴鐵道電氣化工程的推進,這一列全台僅存的柴油普快車經歷無數次「停駛」的討論風波,每一次傳出她將走入歷史的消息,都會引爆鐵道迷不捨的朝聖,這一列火車獨有的魅力,似乎也是現代人對過往時光的哀悼與憐惜,以前交通不方便、通訊不發達,時間的腳步雖慢,人做事卻也講究,坐在鏽蝕的座椅上,你彷彿能回到人們以魚雁往返的歲月,看見歸鄉的人倚在斑駁的窗櫺邊,若有所思地望著那片蔚藍海洋,海風透進半開的窗,捲進一股悶悶膩膩的柴油味,車廂頂上的老舊扇葉喀搭喀搭、有一陣沒一陣得響,像在勸著眉頭深鎖、倉促匆忙的乘客說:不急啊,路還長。


在2020年底,藍皮普快暫停營運的消息隱沒在新冠疫情的口水戰中,交通部的新聞是未來這班藍皮普快仍會重新行駛,持續為來往的過客遊子駛一段忘憂的旅程。目前台鐵官網仍有枋寮—臺東的藍皮普快乘車券介紹,但我輸入車次(3671, 3672)訂票是顯示為沒有班次的。我平常很少搭火車也有點科技障礙,如果發現它其實已恢復行駛,或未來重出江湖,再於底下留言更新。

若想欣賞整列藍皮火車和一山一海相映的遠景照,可以搜尋「藍皮列車」、「南迴」等關鍵字,我當時(2018年)鐵了心要從枋寮一路搭到臺東,也就沒有在沿途的站點下車觀光拍照了。

🌳小樹的其他蹤跡【探路客MastodonMediumNotion
🌳喜歡文章的話,可以在下面拍拍手1-5下,或是點這裡成為灌溉小樹的讚賞公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看見台灣

台灣人逝去的珍貴記憶:藍皮普通車

藍皮火車已停駛 – 2020年12月22日最後一天行駛

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