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3 篇作品累積創作 65981 

如果我是《唐英傑案》的法官,我會怎樣裁決?

端木皚

整篇《唐英傑案》的判辭充滿臆測和邏輯跳躍,輕易地就將法官個人對被告的不利推測包裝為「惟一合理推論」....在《唐英傑案》中,我完全見不到普通法維護被告權利和限制檢控權力的制約。連平日法庭對不同法律概念精微細緻之處的分辨和討論,對控方證據和案情細節的嚴謹的推敲和質疑,在《唐英傑案》中都無處可見。部分重要細節的背景,通通都沒有交代。這樣粗疏草率的審訊和判辭,根本不是香港過往百年普通法的水平和標準。

1

廿四年前,香港並沒有回歸

端木皚

廿四年前,一九九七年,香港並沒有「回歸」中國。香港是被強行收回的。由八十年代的所謂前途談判以來,中國就一直拒絕香港人參與在所謂的前途談判中(鄧小平:「沒有三腳凳,只有兩腳」),最終的《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中、英兩國的談判結果,其中並沒有香港人的參與和意願。

1

當你八十分鐘落後 1:3 的時候

端木皚

近月甚至近日政權的瘋狂封殺和搜捕,也許同樣令人氣餒。但下次氣餒時,請想想瑞士在看著八十分鐘和盛極一時的法國隊的心情:他們何嘗不氣餒,外在環境何嘗不是在告訴他們:「反擊無望,放棄有理」?

李家超和鄧炳強破格升官,到底有何玄機?

端木皚

更可能的是為了日後全面取替(而非只是制衡)文官體系鋪路,由市長(李家超)開始,基本上全部的司局級官都不會再由政務官出任。屆時,所謂的文官職能,如政策研究、制訂和法案草擬,均會由西環「一國一制」的「第二管治梯隊」全面負責。換言之,將來在添馬艦的所謂南深圳政府,將會全面武官化,變成大幅度擴充的「保安局」,主要的職能不再是管治,而是用各種「法律手段」和實際的武力「維穩」。

在《蘋果日報》停刊之日,再思政府對傳媒的干預

端木皚

但在這個似乎不可避免的張力之外,或許我們更應問自己的問題,是我們是否願做政權幫凶。這個問題,在今天這個惟一敢對南深圳政府仗義執言的紙媒停刊之日,在今後只剩網媒的南深圳,顯得尤為逼切。從今以後,我們是否仍然相信發掘真相的的網媒,和是否願意以真金白銀支援他們,將會決定了我們站在歷史分水嶺的那一方。

1

緬甸是有選舉舞弊,並非軍事政變

端木皚

圖:Getty Images在十一月初的大選中,民主政黨勝選,將於明年年初籌組政府執政。但落敗者卻聲稱,選舉有大規模舞弊,因此拒絕承認結果。負責選舉的官員在調查後指沒有證據顯示選舉有大規模舞弊,但落敗者仍然不服。然後,武裝份子在國會即將確認選舉結果前衝入政府大樓,令勝選者無法正式當選,籌組政府。

「民主派」接受招安,然後呢?

端木皚

圖:The Economist (Creative Commons licence)在所謂的民調的掩護下,大部分所謂的「民主」派決定大條道理接受共匪的「臨立會」委任(註一):但朱凱廸、慢必和陳淑莊三位(前)議員則拒絕共匪「招安」,如期於昨天(九月三十日)完成其任期。

郭榮鏗應該贊成張舉能繼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嗎?

端木皚

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在任命張舉能(「張官」)為下一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議案上投下贊成票,惹來非議。後來他在面書解釋,由李柱銘年代開始,法律界議員一向堅持不在法官任命的議案中加入政治考慮,他不想破壞傳統及讓保皇黨日後以同樣口實否決其他法官的任命。

FAQ on Hong Kong: A Guide for the Perplexed

端木皚

The phrase “Hong Kong” seems to appear on news headlines quite frequently recently. For those who have not been following the situation in H...

《港版國安法》:請國際手足出手相助!

端木皚

中國人大政協揭幕,最震撼港人的消息,應該不是北京下午「遍地黑暗」的奇異天象,而是人大即將審議在香港落實《港版國安法》的宣佈。儘管過去北京對香港的滔天惡行已達罄竹難書級別,但《國安法》恐怕仍然在眾多罪行中穩佔頭三位:基本上,這是對《基本法》十八條中對什麼全國性法律才能列於《附件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