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lyrain

我,和我遭遇的。 即興的:https://matters.news/@timelyrain 工整的:https://vocus.cc/user/@timelyrain 荒蕪的:https://medium.com/@timelyrain

食記|崎陽軒.燒賣便當&傳統燒賣20入

發布於

一定是因為今天月亮金牛,一定是的。

否則我怎麼可能吃下一個便當又吃了20個燒賣?

有關崎陽軒

微風台北車站近日新開一個櫃點,那就是崎陽軒的海外分店,崎陽軒是日本橫濱港區的名店,素以燒賣作為當地名物,而台北車站的櫃點也是崎陽軒首次的海外展店。

崎陽軒本店‧嘉宮(官網圖片)
崎陽軒台北車站分店(作者自攝)

其實崎陽軒的位置原本是專門販售日本「駅弁」(鐵路便當)的百年老店「MANEKI(招來日日)」,但不知道是不是營銷不佳(拼不過臺鐵便當?)的緣故,在不長的時間內就結束了營業,而由同一家代理商引進了崎陽軒取而代之,原本販售多樣化的日本駅弁櫃點變成單一品牌的菜色,是好是壞見仁見智,我個人是覺得蠻可惜的。

圖片來源:http://omofood.com/manekibento/

不太清楚臺灣展店是崎陽軒預先就有的戰略計畫,還是因為疫情期間的轉折作法,總之崎陽軒落腳了。而說到疫情,崎陽軒之前在日本還有著一個與疫情相關的「消失的便當」的有趣事件,身為橫濱名物的崎陽軒,在今年2月份時,曾經向停泊在橫濱港的鑽石公主號郵輪上隔離的乘客,大方地提供了4000份燒賣便當作為打氣,但是這些便當卻在抵達鑽石公主號後不知去向,且查無下落,也成為了當時網路上熱議的話題。

圖片來源:FNN

新聞連結


燒賣便當

這個讓郵輪乘客因為吃不到而極度失望、神奈川縣民因為無法用便當展現國力(?)而極度憤慨的燒賣便當,今天被我在台北車站吃到了。

臺灣版《燒賣便當》,定價台幣175元

原本我想吃的是傳統燒賣20入版,但是因為還要等半小時才能拿到,所以心一橫乾脆把燒賣便當也入手了(其實是中午肚子餓了懶得再等),我自己拍照片只有上面未開箱前的,開箱後沒拍是因為我實在太餓所以直接嗑掉了,這邊放一張官網照片來顯示裡面菜色:

圖片來源:崎陽軒台灣官網

燒賣便當顧名思義以燒賣為主菜,木片便當盒內一半是日式梅漬白飯,一半是配菜區,配菜有三個招牌燒賣,並附有精緻的醬油壺裝滿崎陽軒自家調製的醬油以及黃芥末可依口味自行加入,除此之外還有各項傳統日本鐵路便當內會出現的菜色,如日式炸雞、玉子燒及竹筍佃煮等,其實把燒賣當主菜對臺灣人來說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嘛,日本人就是這樣,就像拉麵配炒飯套餐,或是拉麵配煎餃套餐一樣,習慣就好。

原本我對於這個便當期待不大,沒想到一吃之後驚為天人,白飯有在日本當地吃到的水準(就是在日本吃到的白飯那樣不會讓人失望),配菜都有一定的水準,各項都很平均,不會有哪一樣特別雷的狀況發生,其中我最喜歡的是魚粄,對,沒錯就是魚粄,這個便當給的是Q彈有鮮味的魚粄,而不是一般自助餐或快餐店會吃到的那種軟趴趴讓人懷疑有沒有一丁點魚漿成份的那種魚粄,好吃到我甚至覺得燒賣、唐揚都很普通,而其次是竹筍佃煮,單純的醬油味,不死鹹的調味,加上鮮脆竹筍口感,非常下飯,配菜與米飯的美味讓我三兩下就把這個便當給扒完了,完全超越了我原先的不期不待,該向這個便當致歉。

還有一個重點是,它是熱的,熱的,熱的。

有在日本吃過鐵路便當的人就知道日本的鐵路便當基本上都是冷的(除了極少數一些可以自動加熱的種類),有些以海鮮或生鮮類為主打的特色便當甚至可以說是到冰的程度,我相信燒賣便當在日本基本上應該也是冷的,能夠吃到熱的應該也是臺灣才有的特色。

燒賣便當的份量較為「精緻」,以我的小鳥胃來說,吃完之後並沒有飽足感(大約七分飽),所以食量較大的人除了一個便當之外可能還要加一些副食才能吃的飽。

傳統燒賣20入

快速吃完燒賣便當後,拿著號碼牌準備去領傳統燒賣20入。

《傳統燒賣20入》,定價360元

想到接下來要吞20個肉餡作的東西就覺得非去買個茶飲來轉換口味一下,倒是意外的還蠻搭的。不過想想也沒什麼好意外的,本來燒賣不就是港式茶樓裡的點心嗎?配茶才是燒賣的正道,像日本人這樣把燒賣當主食當主菜才比較奇怪吧?

《傳統燒賣20入》,定價360元

這次有記得拍開箱照了,可以看到很單純的就是20個燒賣(廢話),亮點是上方的陶瓷「葫蘆娃」,其實也是我買20入燒賣的主要原因(被行銷騙到),葫蘆娃等下再談,先講燒賣。

燒賣的肉餡是飽滿的,雖然一個燒賣大概是我「半口」的大小,但因為肉餡很扎實的關係,在我吃到第15個的時候其實整個飽腹感已經滿漲了(前面吃完燒賣便當留下的三分空餘已經完全消失),所以雖然燒賣看起來不大,但整個便當其實還是有相當的份量。

崎陽軒燒賣標榜加入干貝製作,但我是沒吃到什麼干貝的感覺,推測應該是干貝「風味」但是被臺灣當作主調來行銷所造成的誤會,豬肉餡不腥,口味偏清淡也沒有太多調味的痕跡,但是附的醬油鹹味很夠,一顆大概就是一滴的份量就很足夠,外皮也不會乾不會爛,整體來說中規中矩。

而吃完的感想是,雖然並不難吃,但真的就是很普通、很普通的燒賣(而且很貴又很小)。我想這種中華系的食物還是不要太期待比較好,並不是不好吃,而是就像煎餃、包子,這些東西無論如何還是臺灣勝出的。相對來說,我覺得燒賣便當多樣化的菜色還比較好吃一點,而原本很期待的燒賣只能說還是不要在臺灣當作勝負的主角比較好…

如果真的想嚐嚐建議買四個裝的就好,還多了煎的口味可以嘗試(20入的全部是蒸的)。


葫蘆娃

葫蘆娃‧臺灣限定版(珍奶)

有看過《飛翔吧!埼玉》這部電影的人,對葫蘆娃一定不陌生,有興趣自己去找來看,這邊不贅述。

葫蘆娃其實就是醬油瓶,可以看到明顯跟燒賣便當附的塑膠醬油瓶不一樣:

一般便當所附塑膠醬油瓶

日本人的精緻在這種小物小地方完全展露無疑,光是為了在便當裡附上醬汁而設計這種小容器就已經夠貼心了,在更細微之處更是令人感受到用心,塑膠版的醬油瓶的出口是有經過縝密設計的,打開朝下的時候醬油不會一股腦的漏出,在沒有擠壓的時候是不會滴出來的,然後,輕輕一壓的時候,醬油不多不少就是一滴落在燒賣上,這就是崎陽軒希望你加入燒賣的份量,一壓就是一滴,可以很完整的落在每份燒賣上,這真的是帶有日本人堅持的精細之處啊!

而陶製的葫蘆娃甚至還沒有塑膠瓶來的精準,雖然同樣是經過設計,醬油不會隨意滴出,但是因為硬質的陶瓷無法像塑膠瓶一樣可以擠壓,所以葫蘆娃作為醬油瓶在功能上反而比塑膠瓶來的不便一些。

那麼,為什麼還要為了葫蘆娃再追加一盒20入燒賣呢?

臺灣版限量葫蘆娃(共7種)

是的,就是那個很煩的限量,日本人最會的那種。

據說從古至今(是有多古)崎陽軒發行過的葫蘆娃已經超過900種,目前市面上也仍有48種類在發行著,由於葫蘆娃是作為便當的調味醬汁隨機附上的,並沒有單獨販售,所以要得到一款葫蘆娃意味著就至少得買一次便當,再一次的,見證了日本人的卓越行銷手法。

日本熱衷收集葫蘆娃的人不在少數,而臺灣限定版的消息也在日本玩家之間傳遍開來成為話題:

橫濱Walker截圖

橫濱Walker討論串連結

7種類的臺灣限定版甚至成為日本收藏家的夢幻逸品,尤其在疫情期間日本人也是無法飛來臺灣購買的。

所以,入手一款臺灣限定版葫蘆娃,說不定日後有機會到日本的時候可以拿出來轉賣就是一筆7天6夜的旅費了(幻想中),至少,如果有機會到神奈川認識日本朋友的時候,說不定也是一個很不錯的伴手禮啊。

不過我是不會為了收集滿7種就去買7次便當的~

以上,就是這次崎陽軒的便當試吃心得。

崎陽軒(微風台北車站)

地址:台北市中正區北平西路3號1樓(微風台北火車站 北二門)


本文原載於Mediu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