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lyrain

無論去哪都想自由行的人。 即興的:https://matters.news/@timelyrain 工整的:https://vocus.cc/user/@timelyrain 荒蕪的:https://medium.com/@timelyrain

為什麼都沒有人提到《沒有薔薇的花店》(薔薇のない花屋)

發布於

雖然很不想蹭這個事件。

但為什麼一堆人突然要懷念起結子然後開始數著僅知道的幾部日劇,再怎麼提也是冰上悍將要不就是午餐女王。

好吧那我就再度的不合時宜吧。

從網路上的反應,看來多數人印象深刻的結子就是那個白白淨淨、有點不食人間煙火、逆來順受、楚楚可憐大和撫子的好女人。對午餐女王裡的她動心、想要冰上悍將裡的她、迷戀化妝品廣告裡的她,一整個,男性婚嫁取向視角,尤其那些用「好女人」為理由說愛上她的。

只有野島伸司的劇本能帶出她的靈魂。

有沒有人發現結子不笑的時候,其實很冷。當她不笑的時候,能夠分辨她的情緒的,只剩眼神,但人們只想看她水汪汪、迷離的眼睛,當然她也最擅長似笑欲哭的顏藝,可是又有幾個人看的不是造物主給她的眼睛,而是想好好端詳她發自靈魂而放射的眼神?

結子在《薔薇のない花屋》演出了不同的自己,或著說,也許她在戲中開始探討了自己,在野島伸司一貫破碎人生的人物設定裡,白戶美櫻給了結子一個機會去嘗試當一個真實的人,不是小鳥依人的弱女子、不是冰清玉潔的天仙美人,而是一個有著陰暗面的、甚至不值一提的平凡人。我覺得結子作到了,那些算計人時冷酷無情的理性,對比著面對父親死亡時的歇斯底里,讓我看到,其實結子,也可以好好當個人。

可能大家看日劇就喜歡美好、就喜歡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喜歡那種完璧歸趙冰清玉潔,所以我想幾乎沒有人會對這部日劇的結子動心,因為那會令人想到自己的真實吧,但我就對真實有感,對我來說逃避並不可恥但也不會一直有用,能面對自己的殘缺,然後接受、然後也許修補、也許失敗。

可以的話,我想跟這樣的人一直在一起。

山下達郎 - ずっと一緒さ

就這樣,不設封面,不放標籤,不作關聯,不加解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