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

我是一個匿名者。 這個賬號供實驗使用,詳見第一篇文章QmRTeZNW5AUc3hA6yQ1wCKKFWi7kZB1QCayfVciqUsNdU1。 不允許更改名稱,不可以灌水。

数字游民哥伦比亚麦德林封城日记

上一回说到在哥伦比亚总统宣布封国之后,我决定按兵不动,留在麦德林。后面在目睹了各种留学生华侨群体在回国路上的幺蛾子之后,我越发庆幸自己没有选择冒险回国,给自己和祖国人民们添乱。

接下来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国内一天之内连发两条禁令,先是说每个国家只能每周只能有一艘航班,后面又说外国人除非特殊情况,即便有签证也不允许入境了,这两条禁令直接断了我们近期回国的任何念想,就算将来出现特殊情况需要撤离,我们也只能先回波兰娘家了,真的是每天都在见证历史。

上篇封城日记发出之后,很多国内的朋友都跟我说准备10天的食物恐怕有点不够稳妥,于是我采纳了大家的建议,赶在哥伦比亚3月24日全国戒严的前一天又去了一趟当地最大的超市Jumbo,因为只有在这里才能买到我做饭必备的李锦记酱油和泰国咖喱酱。 


我们住在一个合租的大House里面,房东David是美国人,已经在哥伦比亚10年,算是当地的expat老油条。House总共有7间房,目前都已经住满,两个小伙James和Chase分别来自英国和美国,在线上教中国孩子英语,为了适应国内时差,每天都要早晨4点钟起床上班。Natalia是位哥伦比亚美女,来自波哥大,是一家美国IT公司的远程产品经理。美国大叔Ted已经年过7旬,我至今都没没有搞清楚他每天到底在忙活什么,他只说自己是“working online”。Kenneth是一名来自纽约的退休警官,为了保持自己一身的腱子肉,每天要吃至少30个煮鸡蛋。还有一个名叫Miori的日本姑娘,在环游南美的路上被不幸困在了麦德林,入住一个礼拜了我还没有见到人,因为她是3月15号入境的,所以必须按照政府规定在自己房间内隔离两周,大概明后天就能被“刑满释放”了。


疫情期间跟这么多人合住好坏都很明显,坏处在于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传播节点,这样如果有人不慎中招的话,我们剩下的人也会自动变成密切接触高危人群。好处在于,不会那么无聊,在我和房东David的组织下,我们已经成功组织了两次House Potluck, 一次是包饺子,另外一次是烤pizza,这个周末我们还准备集体做BBQ和Cheesecake。


另外这里还要给大伙安利一个非常棒的社交游戏系列 – Jackbox, 这里面我最喜欢的一款叫做Fibbage,这个游戏表面上是一个冷知识问答竞赛,但实际上的玩儿法是需要你编造一个以假乱真的答案来哄骗其它玩家,让他们认为这是问题的真正答案,而真正的答案其实只有一个,跟一堆大家编造出来的假答案混在一起,这时候你骗到的人越多,得分就越高。如果能从一堆假答案中选出那个真答案,就更是锦上添花了。因为系统提问的问题大都天马行空,因此编造问题时候也需要开动想象力,要编出既脑洞大开,又极为合理的选项才行,因为每个人都有可能被骗,所以每次到答案揭晓的时候,我们都会捧腹不已。毫不夸张地说,隔离期间,我们一屋子的人全指这个游戏活着了。商业嗅觉灵敏的国内游戏厂商应该开发一个中文版,绝对会有市场。 


哥伦比亚第一阶段的全国戒严还有两周才能结束,从目前疫情发展状况来看,还很难说有没有起到“flatten the curve”的效果。因此,后面如果要继续延长戒严时间我也丝毫不会惊奇。就在昨天,麦德林市长又宣布了一条新的规定,所有出门买生活必需品的人都必须严格遵守所谓的“pico y cedula”,其实就是限号政策。按照身份证(或护照)的尾号来限制人们的出门次数,跟我们国内车辆限号出行是一个道理,如果被街上警察查到没有执行限号规定,罚款93万比索(折合人民币1800元)。


我们去年6月份离开国内后本来是打算把冬天挺过去,等到4月份内蒙古停暖后就回国了,现在国内已经春暖花开,我们却被困在了这样一个美丽,遥远又陌生的国度,还好数字游民生活方式赋予了我完全的地理位置自由,在哪里呆也是呆,更何况四季如春的麦德林几乎每天都是宜人的好天气,真的没有什么太多可以抱怨的。现在能做的就是prepare for the worst,hope for the best,静待疫情的结束。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我的疫症生存报告

我的疫症生存報告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