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歷

雅歷。寡言,文章字句屬戲言。在柏林讀哲學,喜歡思考與寫作。 文章見於《立場新聞》哲學版、《關鍵評論網》、《明報》專欄〈菩提樹大道〉。 Medium: https://ericlamtf.medium.com Facebook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playwordss Email: t.f.lamus@gmail.com

玫瑰不問因由

發布於
「沒有因由」(Ohne Warum):玫瑰沒有因由/她綻放只因綻放/她不拘泥於自己,不在乎別人的目光。(Die Ros ist ohn warum; sie blühet weil sie blühet, sie acht nicht ihrer selbst, fragt nicht, ob man sie siehet.)

世界為何是這樣,而不是那樣?人的存在是否有理由可言?一開始唸哲學時,都有思考過這些問題。不過,唸下去漸漸不太在意這些問題。

柏林地鐵U-1線,是城市最早通車的線路。其中一個車站叫「西里西亞門」(Schlesisches Tor)。車站名可追溯至柏林關稅壁壘的歷史,步出大門,即是往西里西亞(Schlesien)的方向,大門已不復見。西里西亞即是指今天波蘭、捷克兩國等地。歷史上因文化衝突或宗教戰爭,該地城市曾多次易手,更曾是德國前身普魯士的領士。幾年前,一個人到波蘭克拉科夫(Kraków)旅遊,途中在渥茨華芙(Wrocław)城市逗留了一天。城市在歷史上還有一個德文名字-布茲雷(Breslau)。二戰後,該城市歸屬波蘭。雖然改了名字,城內建築仍然保留普魯士的建築風格。

渥茨華芙為人熟悉大概是每年七月的國際電影節。2017年,講述梵高生命最後階段的電影《Loving Vincent》就在當地創作。事實上,該城是歷史的文化名城。德國不少近代重要人物,都在此地出生。我到渥茨華芙那天,天氣很熱。第二天落起雨來。我坐長途巴士離去時,才想起自己和這城市重要哲學神學家擦身而過-安高里斯‧西里修斯(Angelus Silesius)。偶然讀一篇海德格的文章,才認識這位神學家。不過,到了他的出生地,卻想不起來,總是覺得錯過了甚麼。

西里修斯的原名叫約翰‧舒夫勒(Johann Scheffler)。1624年12月25日在渥茨華芙出生受浸,父親是波蘭的貴族。父親信奉基督新教,因為宗教分歧,他由克拉科夫移居至渥茨華芙。西里修斯也理所當然是新教教徒。可是,因為與新教教義衝突,令他嚴厲批評新教。1653年更加轉信天主教,並且改名安高里斯‧西里修斯。他甚至稱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做「路西法」(Luzifer),批評他把基督信仰由天堂帶到去地獄。

1643年,西里修斯在史特拉斯堡(Straßburg)學習醫學與法律,後來轉去荷蘭的城市萊頓(Leiden)學習,最後在意大利的帕度亞(Padua)取得哲學與醫學博士學位。在荷蘭留學期間,他接觸了神秘學(Mystik),特別是德國神學家雅各.波墨(Jakob Böhme)的著作,對他日後的箴言詩(Epigram)形響甚大。1657年,他用德文撰寫的詩作-《天使的漫遊者》(Cherubinischer Wandersmann)。詩作是他一生最重要的著作,是神秘學的代表作。詩句意味深長,表面讀來相當弔詭,卻吸人入勝,令人再三回味。

較為人熟悉的是那首的玫瑰詩-「沒有因由」(Ohne Warum):玫瑰沒有因由/她綻放只因綻放/她不拘泥於自己,不在乎別人的目光。(Die Ros ist ohn warum; sie blühet weil sie blühet, sie acht nicht ihrer selbst, fragt nicht, ob man sie siehet.) 海德格曾引用過,來解釋他的哲學。人不像是玫瑰一樣,不問因由地存在;相反人是不斷探究自身存在的意義。這首詩的詮釋歷來都有所爭議,西里修斯到底想表達甚麼。存在是否可以言說,歸根究底沒有理由?假如人的存在是沒有因由,那又如何在塵世中自處?眾生存在僅是偶然,世界既是如此,也不一定是如此;既是這樣,又可以不是這樣。既然對自身存在無法提供充足理由,亦不想落入虛無,上帝是否最後的歸宿?

我們大概都聽過《小王子》的愛情故事,玫瑰象徵再次出現。撇開小王子對玫瑰的愛情膚淺與否,也不會令人否認,當中的愛情都是真實的。他堅持面前的玫瑰是世上獨一無二,是命中注定。他的眼中,世界必然是如此。可是,後來他知道真相後,發現玫瑰其實一點也不特別,她不過是在千萬花園中,其中一朵玫瑰而已。世界也不如他想像中那樣地必然。無可否認,他已經不再那麼愛玫瑰。不過,也變得沒有那麼自我,不執實於眼前的幻相,承認世事本身就是充滿偶然,不是如己所願。小王子如果有對世界有所領悟,如此也就足夠。

世界不問因由;也許是種種的偶然構成。為何如此,也很難說得出一個大概。

15.04.2021 

Tempelhof-Mariendorf 

原文載於明報《菩提樹大道》23.04.2021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