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經
梵天經

神祕學研究者

藏海寺 | 008 ★ 雪豹

須彌山是佛教的聖山,但是須彌山並不在地球上,而是地球所在的太陽系在真正的須彌山南麓的南瞻部洲。當初宇宙規劃局賦予他的任務是要到地球來需找適合建立基地的地方,因為這個任務名稱的發音很像「須彌山」,所以這兩百年以來,即使他猜想真正的須彌山就在銀河系的正中心,但他始終都暱稱在地球尋找的地方就是須彌山。

法藏和尚估計從船岡山到須彌山的路程大約需要七天的時間,他原本打算使用靈儀分靈,先將法藏和尚的肉身藏在山裡,再將這對靈儀都戴在靈體上,這樣他就可以瞬間飛抵須彌山一探究竟。但是細想之後,他擔心萬一耽擱了返程的時間,肉身腐壞了怎麼辦?

如果換一種方式,先留下其中一個靈儀來穩定這具肉身的細胞結構,然後他戴著另一個靈儀啟程,一樣可以縮短行程。但是這時候法藏和尚突然回想起往事,萬一這具肉身被野獸發現,結果被吃的屍骨無存,到時候還要追捕野獸將牠吞進肚裡的靈儀取回,這鐵定是件麻煩事,因為當初在西藏雪山就曾經發生過這樣的災難。

公元 600年,代號T_19的星際特工抵達地球。

星際事務所的先遣部隊已經在西藏的大雪山深處建立了臨時基地,同時為T_19準備好了一具冰封的完整肉身,等待T_19與其合而為一。但是不知什麼原因,在合靈的過程中,T_19與這具肉身產生了嚴重的排斥作用,T_19就像穿上了不合身的太空衣一樣,怎麼都無法行動自如。最嚴重的問題是呼吸系統只剩50%的作用,不僅無法提供足夠的能量給這具肉身使用,更別說還要轉換能量給T_19了。

這麼一來,T_19就必須依靠靈儀來供應額外的能量,意思是T_19必須隨身配戴靈儀才行,這對於未來在地球上的行動將會是相當困擾的一件事,因此T_19向隊長提出更換肉身的需求,但是隊長說:「要找到條件完全符合的肉身並不容易,在這之前,能否請你儘量適應呢?」

T_19知道隊長並不想多花時間在這件事上,因為這會嚴重延誤先遣部隊返航的時間。T_19心想「一定要找機會換具肉身才行。」

先遣部隊為了讓T_19儘快適應這具肉身,決定派T_19單獨去執行某項簡單任務,希望任務期間T_19能夠學習與這具肉身合作無間。雖然任務很簡單,只是到K2峰頂去取回能量源,但是途中T_19遇到一條難以跨越的大冰川,必須要繞路才能跨越過去。

T_19評估繞路的路程至少要多花七天以上的時間,於是決定先分靈卸下這具整體相容度不到64%的肉身,直接以靈體的狀態越過冰川去執行任務,反正T_19本來就對這具肉身不滿意。

T_19啟動靈儀開始分靈恢復成天狼星人的靈體狀態,幾秒之後T_19已經金光燦燦的站在躺臥在雪地的肉身旁,心想「沒有了人類肉身的束縛真是自由多了,趕緊完成任務再回來適應這傢伙吧。」

兩天之後任務順利完成了,T_19沒耽擱時間,馬上就啟程返回。但是當T_19抵達當初分靈的位置時,雪白的大地上到處渲染著殷紅的血跡,T_19失算了!因為這具肉身已經被一群猛獸吞噬的只剩蒼白如雪的骨骸。

T_19冷靜地望著雪地上的骨骸,心想「靈儀一定被其中一頭猛獸吃進肚子裡了。」T_19趕緊啟動還在自己左手上的靈儀,開始偵測追蹤另一個靈儀的位置,結果讓T_19非常驚訝,因為靈儀的位置已經距離三百公里遠了。

T_19必須將靈儀追回才行,因為完成配對的靈儀會儲存使用者自身的能量,如果T_19就此放棄這對靈儀,再重新啟動新的一對,就表示T_19將完全損耗一部分自身的能量,這麼一來對於執行任務是相當不利的事。

T_19先將這個狀況回報先遣部隊,結果被隊長臭罵了一頓,隊長認為這是T_19故意搞的花招,因為星際特工都很難搞。隊長怒氣沖沖地說:「你為什麼就不肯多花七天的時間和這具肉身好好相處呢?現在好了,你不但要浪費時間去追回靈儀,我們還要再幫你找一具新的肉身,你還要花時間重新適應,宇宙規劃局為什麼會指派你這傢伙來呢?」

T_19知道自己理虧,但又不想聽隊長碎念,於是回說:「我馬上出發。」就把通訊關閉了。

原本T_19希望能在七天之內就追回靈儀,但是將靈儀吞進肚裡的是頭大雪豹,大雪山是牠的地盤,有太多隱匿蹤跡的地點了。T_19靠著靈儀的訊號一路追蹤而去,但是雪豹太敏銳了,每當T_19距離牠幾公里左右時,雪豹馬上就進入緊戒狀態離開現場,畢竟在雪地裡移動的金色光團實在太醒目了。

雖然靈儀在配對之後,只要都在相同條件的空間裡,彼此之間的相互感應距離是無限遠,例如都還在同一個星球上就沒問題。但是若要遠距遙控啟動靈儀上的功能,基本感應距離就被設定為一公里範圍之內,這是為了安全上的考量,避免靈儀被搶奪之後可能會發生的控制權問題。

T_19計畫要靠近雪豹三百公尺以內,這是靈儀最靈敏也最不會出問題的安全距離,然後遠端遙控啟動牠體內靈儀的麻醉功能放倒雪豹,再動手術取出靈儀。

其實還有更簡單的辦法,就是直接殺死雪豹取出靈儀,這對T_19來說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辦到的事,但是這整件事只能怪自己,T_19並不想殺死無辜的雪豹。T_19也不想瞬間移動到雪豹身旁,擔心雪豹會受到嚴重的驚嚇被嚇的半死,或是留下什麼不明的後遺症。

T_19心想既然無法直接靠近雪豹,那就只能慢慢地每天靠近一點再靠近一點,逐漸地逼近雪豹身邊了。

過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雪豹似乎習慣了亦步亦趨跟隨著牠的金色光團,已經開始無視T_19的存在了。某天,T_19手上的靈儀發出訊號,此時已經進入設定的感應範圍了。T_19閉上眼睛回想「雪豹真是優雅又兇猛的動物,這半個月以來,看著牠緩步遊走、奔跑狩獵、匿蹤躲藏的各種姿態,真是令人著迷的生物,但是今天就要與牠道別了。」

T_19一睜開眼睛,馬上就啟動麻醉功能,雪豹瞬間瞪大了雙眼,然後再緩緩閉上眼睛躺臥在雪地裡。T_19慢慢走上前去,專注地看著昏迷的雪豹,心想「好美麗的生物,我真想與你合靈,過過當雪豹的癮。」但是想歸想,T_19當然沒這麼做,因為硬是奪取雪豹的肉身就和殺死雪豹沒兩樣,同時會違背了T_19珍惜生命的信念,而這信念正是宇宙規劃局選擇派遣T_19前來地球的重要原因之一。

幾分鐘之後,T_19已經取出雪豹體內的靈儀,並且讓手術切口完美癒合,當雪豹醒過來之後,不會發覺有任何異樣。T_19溫柔地摸摸雪豹,感慨地說:「真羨慕你,美麗的生物誕生在美麗的星球。」

T_19將失而復得的靈儀戴上右手,將目的地座標設定在先遣部隊的基地位置之後,T_19隨即將雙手環抱胸前,當靈儀互相碰觸的那一剎那,一道金黃色的光芒直衝天際,消失在雪白的雲海之中。

法藏和尚回想起這段兩百年前的往事,不禁莞爾一笑,心想時間過得可真快,雪豹應該已經投胎轉世好幾回了吧。「都已經找了兩百年了,也不差這七天!」他自嘲地自言自語之後,就收拾包袱離開了船岡山,開始徒步探訪須彌山的旅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