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血脈

2012,只記得是快考完公開試的時間。

某日的午後兩時多,在家自習時,忽然有些心悸,微雜的聲響都逐漸褪色,櫃子上幾張從寺廟拿的佛卡通通倒下或跌到地上。

在床上看書的我疑惑地走近書櫃,蹲下來撿卡片時,看見房間轉角位有抹金光。

立馬站了起來,牆上是一個金色的身影,大約到我心口高度吧。

那位置是走廊的射燈太遠照不到,房間的燈會被衣櫃遮住,窗外的光也被書檯擋到,平常都是一片陰霾。

如此突如其來,只想到可能來者不善,才會把這些卡都翻掉吧?

當下就用意念拒絕,以及用一個書中學來的手印對牆喝了一聲,金影也消散了。

尚未到四點,家裡接到來電,是在廣西的婆婆過身了。

才驚覺剛才是臥病在床多年的外婆來看最後一眼,所以印上佛與菩薩的紙卡才會讓路。

不遠千里來看我,我卻嚇倒認不了,還二話不說打散了身影,很是悔疚,希望沒真的傷到她。

小學假期經常回南寧,後來卻很少買機票回去了,童年在外婆家養小雞小鴨小兔子,又教我包餃子都是些美好回憶。

願來世安好。



相關

公公在我出生前已不在,爺爺嫲嫲在我分科和公開試時長辭,都是在家時,眼睛突然不由自主地流了淚,過一會就收到電話。

就算隔了兩地,不是每年都會回鄉拜訪,相處的記憶總是很朦朧,但可能身體裡的細胞,對根源來處總帶點感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