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一念

+852,90後,失靈的感應者,或說是敏感體質吧。 紀錄一下親身體驗及個人想法。 建議:先看最底6篇以前總結的概念,再看其他單獨小故事。 IG: @ten.dimensions 看心情更新。

駐足

Published at

很多時候看到的靈體都只會待在原地,很少動作,恍惚本來就處在於你的視界當中。

除非是很突兀地閃現,不然你都會很普通的走過,像不會為意印花牆紙的某角落有壁花印刷錯誤,或者是根本沒人在找的where’s wally。


酒店(一)

兩年多前,泰國旅行的某個晚上,行程是自由時間,所以跟朋友分開,他們去按摩,我就去上跳舞堂,再風馳電掣趕回酒店看泰劇。

快速洗了個澡的我,出來看到床上就有個樣子模糊的灰色男生趴在床上看電視,我戴上眼鏡,嗯,他的樣子依然模糊的,不是同房的朋友。

於是我開了電視,煮了杯麵,坐到床的另一邊看電視,等到其他人回來按門鈴後,他就不見影踪。


酒店(二)

一年多前,去曼谷出席堂哥的婚禮,因為他們的儀式都頗早,而且跟我姐我媽一間房,因此早上我要最早梳洗。

大概五點多我就起了床,看到門口小走廊站了個穿著泰式傳統襯衫的男人,好像在等洗手間,看到我起來就點點頭。

我也泰式的合十點點頭,抬頭時他就不見了,我在床上等多幾分鐘,然後就去廁所敲敲門,進去刷洗了。


劇場

大專時期,有晚跟我媽心血來潮去家附近的劇院看折子戲,畢竟重新裝備後沒再去過,打算見識見識。

一邊跟我媽解釋一下劇目,一邊欣賞台上表演。

也不知道為什麼旁邊布幕旁一直有人在翻跟斗,可能跟坐的角度問題,或他站的位置比較出,有點穿崩了,讓我看到後台有人在暖身練習。

最後一折時,台上藍衣表演者打了個翻,落位錯了,受傷躺下,幾個工作人員拖了進去,另一個綠衣表演者馬上出來,替其打了個翻,代唱了幾句草草作結,全場拍手。

散場時,台上的燈都調暗了,布幕邊的人繼續在打翻,而他整場都沒出來過。


辦公室

最近轉的新工作,樓層共用的大印表機在一個偏僻走廊中,說是走廊其實也沒通往什麼地方,只是間了房間後,剩下的一條淺窄空間放文件櫃跟文具紙張。

因為座位問題,上班走去自己位置途中,就會有數秒正對著那小走廊。

星期一上班打卡,就看到有個短髮男生躲在印表機對面的紙堆後,正面看著打卡處,基於我是新人,而且輪流在家工作,也不太認到人。

說是躲也有點不準確,畢竟半個身都在障礙物之外,頭也在紙堆之上,那堆紙疊跟我差不多高耶(一米八),而且他的臉比較居然沒戴口罩。

疫情耶,很不衛生。

當時第一下的念頭是這樣,回到座位後,才想到那堆雜物是沒空位讓人站在那裡,除非他跟紙一樣薄。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