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凱原Kai

|歷史系出身,從事教育行政數年後,於不惑之年邁向程式設計之路|興趣領域:網站系統開發、資料科學、科普寫作、烏克麗麗、料理、健身|

自主學習能力評估指標建構的前導研究

本文是我與王千文博士(就是我老闆),為建構自主學習能力指標,針對東吳大學校內的自主學習社群的前導性研究,是一篇口頭發表的論文摘要。本文在「2020國家教育研究院 自主學習資源的發展與應用國際學術研討會」發表,此研究非常粗糙,還有待後續整理及研究。

自主學習能力評估指標建構的前導研究:以東吳大學自主學習社群為例

一、 研究背景與目的

台灣自教育部2017年推廣「大學學習生態系統創新計畫」後,教育界興起推動大專生自主學習能力培養之風潮。過去數十年來以自主學習能力為主題的學術研究論文所在多有,然至今對自主學習概念的界定仍莫衷一是。再者,我們也注意到台灣目前高教在推動自主學習的當下,似乎較缺乏對該項能力進行評估的指標建構。學界最新提出的自主學習成效的評估構面與指標的相關研究,聚焦在以語言學習作為評估指標建構之個案,這對於要推至其他領域的自主學習的評估來說,在一些指標的操作上將較顯得有窒礙難行之處。因此,本文在理論與實務方面亟欲探討的是:作為一般性自主學習成效的評估應包括哪些構面與指標?藉由本研究的執行,預計未來主要達成目標有三:1.自主學習概念的深入瞭解;2.型塑自主學習運作成效的評估架構與指標;3.植基自主學習成效的評估架構與指標,反饋至高教領域推動自主學習時制度建構的參考。

二、 研究設計

為達前述目的,本研究將以東吳大學自主學習制度為個案,並採行以下資料蒐集方法:1.文獻回顧:瞭解相關自主學習的界定暨建構本文評估架構與指標;2.焦點座談:瞭解現階段本校在推動自主學習的問題與未來,並藉以修正本文透過文獻所建構的評估架構;3.網路問卷調查:藉操作化所建構之評估指標實際施策於本校實際參與過自主學習的全體學生,以探究學生對於評估構面與指標的同意程度。

三、 研究結果

1.     文獻回顧—評估自主學習成效架構的提出

最早設計出自主學習量表的,是由美國喬治亞大學教授Lucy Guglielmino在1978年的博士論文中,請14位專家以德菲法(Delphi Method)方式歸納出「自主性學習準備度量表」(Self-Directed Learning Readiness Scale),用來評估自主學習的態度、價值、能力。鄧運林在其著作中引用了這份量表,[1]此量表分為6個因素:效率學習、喜愛學習、學習動機、主動學習、獨立學習、創造學習。其後,學界在討論自主學習時亦不斷地研發新量表,較為知名者包括The Metacognitive Awareness Inventory(Gregory Schraw & Rayne Sperling Dennison, 1994)、The Motivated Strategies for Learning Questionnaire(Paul R. Pintrich & Elisabeth V. De Groot, 1990)、The General Monitoring Strategies Checklist(Gregory Schraw, 1997)、Questionnaire on Responsible Attitudes(Ágota Scharle & Anita Szabó, 2000)及Perceived Responsibility for Learning Scale(Michael J. Zimmerman & Anastasia Kitsantas, 2005)。

外語學習領域也對於自主學習著墨甚深。黃聖慧、王智弘在〈外語自主學習量表建置〉裡,表示由於語言學習者受限於環境,學習資源不易取得,因此需要自主學習能力加強學習。過去學界已整理了四項自主學習能力指標:動機、學習策略、後設認知(metacognition)、感知責任(perceived responsibility)。黃聖慧及王智弘以此四項指標為基礎,整合了從1994年至2005年,探討自主學習與外語學習的量表,針對台灣北中南的高中至大一,共2,312名學生施測,研究顯示動機、學習策略、後設認知皆有可靠的信度,感知責任的信度則有待進一步研究。[2]目前可用於測量自主學習能力的量表,以黃聖慧、王智弘的「外語自主學習量表」最為可行。首先他們整理了過去常用的自主學習量表,也測量了問卷信度,為我們整理了動機、學習策略、後設認知三項指標,共21題的外語自主學習量表。不過,從量表的問題顯示,量表是專為上英語課程的學生設計,是否能套用在一般性的自主學習活動上,尚待進一步檢視。

2.     焦點座談—接地氣(grounded)的自主學習成效學習反思

東吳大學教學資源中心學生學習資源組於106學年度辦理自主學習社群,社群辦法雖歷經數次變動,原則上都是鼓勵學生根據語言學習、跨領域、在地關懷、教學精進的類別,組成3~8人不等的社群,共同撰寫自主學習計畫並實際執行,每期程為一學期。學生在活動開始前必須填寫前測問卷,並且在活動結束後填寫後測問卷;活動執行期間,必須繳交至少6份學習活動記錄表,以及期末成果(簡報、書面報告或影音檔)。

本研究的焦點團體對象,以過往參加過自主學習社群的學生為主,共發出468封邀請函(106學年度第二學期至107學年度第二學期,共3期),分別在2019年10月17日、24日、11月6日、8日,舉辦自主學習社群焦點座談。共計23人參與。焦點座談採半結構式訪談,總結現場討論結果,可分為下列4項:

(1)  獎勵金可作為促發自主學習的必要條件

在數場的自主學習焦點座談中,動機是最常被提及的相關話題。由於東吳大學辦理之自主學習社群,提供學生新台幣1,000~3,000元不等之獎勵金,研究者好奇獎金這種外部動機是否會影響學生的內部動機。有為數不少的學生承認獎勵金的確是一開始動心及招募成員的要素,然而學生也表示獎勵金擔任了催化劑的角色,促使他們完成一直在心裡思考,卻遲遲沒有動力完成的事。

(2)  同儕的外在控制力量有助個體自主學習成效

團隊學習的重要性在焦點座談中屢屢被提及,學生認為同儕的參與是他們參與自主學習社群的主要動機,甚至有部分學生認為獎勵金只是其次,跟有相同興趣的同學一起學習才是重點。例如某位學生說:

我也是覺得自主學習就是一樣要有同伴,因為你有時候自己查資料不一定查得到,你可以去想主題那個概念,因為像我們這個研討會,會討論這個主題而引發出每個人會提出不同的觀點,然後去探討,然後我們可能自己想不到的,聽了別人講就會開始反思,就是可以更推動自己去思考…(受訪者Q)

(3)  教師在自主學習中的提點角色

自主學習故名思義似乎不需要教師,不過學生學習資源組在設計自主學習制度時,並未抽離教師的角色,反而提供了申請教師的補助。學生認為老師的角色相當重要,有人認為:

自主學習的確是自己要有一個很強的動機,但當有一個老師在的時候,我覺得也不算不好,就是有一個老師PUSH你去做事情是一件好事,那當這個老師如果只給你20%的東西,剩下80%的東西你自己去找的時候,我覺得這也算是一種自主學習…(受訪者B)

因此參與自主學習社群的學生,視教師為提點的角色,能夠提升學習效率,例如有學生表示:

一開始如果真的完全是零基礎的話,沒有老師或沒有非常有經驗的人,很難去提升大家的效率…(受訪者H)

(4)  自主學習的困難既是學習的「威脅」也是「機會」

學生多半視教師是學習中必要的角色,換言之,執行自主學習的困難,同樣也是缺乏了教師的協助,或者一個指引。有學生認為自主學習社群雖然無壓力,但是缺點也是無壓力,導致成效可能會沒那麼好。另外有學生認為他們花了很多時間在摸索採取什麼樣的學習模式,而且大家都沒有頭緒要如何進行。因此學生認為最好能夠提供過去優良社群的計畫書及成果,讓後來的學生可以仿效,換言之,應該提供一個自主學習框架。然本研究認為,雖然自主學習有其困境所在,但在摸索的過程中也是一種學習,可培育學生某些軟實力,如問題解決能力、規劃能力、領導與協調能力等。

3.     網路問卷調查

除了從質化管道蒐集學生第一手反思性資料,以作為修正本研究所提評估構面與指標外,本研究也針對參與自主學習社群的學生以量化問卷方式,測試評估構面與指標的同意度。量化問卷參考了Huang與Wang(2015)的指標及問卷題目,包括動機、策略、後設認知三構面,每構面各有7道測量指標,共計21題。另外納入Paul R. Pintrich及Elisabeth V. De Groot的學習動機策略量表裡頭,關於自我效能(self-efficacy)中的9題,一共30題。本研究希冀藉由曾參與自主學習社群的學生作為受測對象,以探究是否認同這些評估構面與指標可作為測量自主學習能力所用。109年3月6日,針對過往參與社群的學生(106學年度第二學期至108學年度第一學期,共4期),寄發了627封電子郵件,以線上表單的方式請求學生填寫。共回收138份有效問卷,回收率為22 %。

從問卷的量化與質化結果得知,除了對於特定題目,標準差高於1以外,學生對於動機、後設認知兩項指標能否測量自主學習能力較無疑義,不過在學習策略部分,開始有學生表達了不同的意見,例如有學生在質化回饋上表示,「每個人都會有不同的學習策略,也會適應自己的適用學習策略進行學習」,很難判斷哪一種學習策略才是正當的,不應該算入自主學習能力。至於在自我效能部分中有9題,僅有2題的標準差低於1,顯見學生對於此指標的歧見甚鉅。有參與者直接表示學生對於學習的自信程度,和自主學習能力沒有絕對關係。

依照自主學習社群焦點座談的回饋,以及自主學習能力量表建構評估問卷,我們認為學習動機、團體合作、後設認知三個面向的能力,最適合參與自主學習社群的學生。至於學習策略可以與後設認知的評比方式結合在一起,學生對於自我效能的歧見較大,因此不放入量表設計裡。我們規劃了一般性自主學習能力Rubrics量表,未來將以此量表為重點,更新自主學習社群制度,也可作為他校之參考,藉由多數學校參酌使用並作適當調整,以令該量表更臻完備:


[1] 鄧運林,《成人教學與自我導向學習》,台北:五南,1995。

[2] Sheng-Hui Cindy Huang(黃聖慧), Chih-Hung Wang(王智弘), “Developing and Validating a Foreign Language Learner Autonomy Scale(外語自主學習量表建置)”, Spectrum: Studies in Language, Literature, Translation, and Interpretation(英語文暨口筆譯學集刊), 13:1, (彰化:彰化師範大學,2015年1月), pp. 4-6.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