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是中国互联网纯洁的基石

恶毒的狂欢者

变色眼镜

生活的不如意,可以理解,现阶段有有谁过得如意呢?但由此厌世,实在不值得。

变色眼镜
回覆
卡卡罗特@kakaluote

我不得不承认,你是诡辩术的高手,然而必最终受害于此。从诡辩到阴谋论,你完整地演绎了外交部的处世逻辑。至贱则无敌,恭喜你做到了。

变色眼镜

所有的问题归结于一个:疫情初期的隐瞒,先是对国人的隐瞒,后是对世界的隐瞒。墨菲定律了解一下......

变色眼镜
回覆
卡卡罗特@kakaluote

你写了那么长的文字,却通篇充满了诡辩思维,再与你论下去,肯定会被带到沟里。从你身上,更明了了诡辩术的危害,所谓恶毒的狂欢者,正是你们这些人的必然归宿。

变色眼镜
回覆
卡卡罗特@kakaluote

你不正是我文中所说的那种,不顾一切从从同胞苦难中寻找优越感的人吗?还世界最大的吹哨人,要点脸吧!没有疫情初期的隐瞒,没有对世卫组织的收买,以致预警延迟,会有今天的世界性灾难吗?你不配提李文亮医生,你根本不懂得什么是吹哨人!

变色眼镜

你说的有道理,我也相信我这个前同事是个心智正常的人,我只是借此为引子,抨击那些脑残。只是,隐隐觉得他们内心埋下了自我撕裂的种子,时间长了,就看不到这个世界的光明了。

变色眼镜

李文亮的事与防疫中的所谓成绩,是两回事,不存在肯定一个就否定另一个。如不心虚,为何总怕提李文亮呢?

变色眼镜

报歉,并不是消费李医生,他去世的那晚,莫名地悲痛,久久不能平息。一个无意做吹哨人的吹哨人,以生命作为代价了,我们本不该再说什么。但人之伟大,在于从平凡中闪现,而不在于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我们现在还在念着他,并不是替他说话,而是希望他的离去,能唤醒更多麻木的心灵。显然,这很艰难,也倍受打压,不然,他的微博不会成为互联网的哭墙。

談談Matters的歷史使命

武汉到底死了多少人?

收起你“爱国”的蠢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