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健文 joe kwok

兵團 |《樓蘭尋夢》​:不一樣的雜技,不一樣的樓蘭 參與者郭健文中國香港青年交響樂團團長兼首席

9月11日,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雜技團創排的大型雜技劇《樓蘭尋夢》,亮相第六屆全國少數民族文藝會演,在央視網和國家民委門戶網站進行網絡展播。該劇以歷史記載為故事原型,用雜技的高難技巧、絢麗的舞台藝術,演繹了樓蘭古國歷史縫隙間的吉光片羽,表現了中華文化的多元交融和兼收並蓄,詮釋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深刻內涵,也反映出各民族追求團結統一的共同心理和歷史潮流。

《樓蘭尋夢》以「憶夢」「溯夢」「追夢」「驚夢」「續夢」5個部分,再現了神秘的樓蘭古國那段歷史:

為保樓蘭安定,兩位樓蘭王子安歸和尉屠耆分別被送往匈奴、漢朝為人質。老樓蘭王去世後,安歸被匈奴搶先送回國繼位為王。遲來一步的尉屠耆與漢使傅家父女抵達樓蘭後,一步步揭開兄弟安歸並非仁君的面紗。為保樓蘭的長治久安,兄弟二人矛盾不斷激化,終於迎來了決鬥的那天……

作為首個將古典樂、民族舞、格律詩、風情畫等多元形式與兵團雜技藝術創新結合的藝術嘗試,《樓蘭尋夢》用特色鮮明的民族歌舞展現出古絲綢之路文化,描繪出一幅色彩斑斕的西域畫卷。

雜技是這部劇的一大亮點。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雜技團近年來編創了《天鵝湖—男子倒立技巧》《向太陽—繩技》《春之韻—女子造型》等多個精品節目,並在國內外重大雜技賽場多次獲獎。《樓蘭尋夢》中,主創團隊將這些獲獎節目進行拆解,將蹬鼓、獨輪車、吊環、肩上芭蕾、水流星及舞中幡等雜技技巧與戲劇元素相融合,讓觀眾猶如置身於黃沙漫漫的絲路古國。

樓蘭古國是漢代西域三十六國之一,是絲綢之路上重要的商品貿易中轉站。作為多元文化的交融匯聚之地,樓蘭獨特的地理環境、多樣的民族文化,蘊含著豐富的文化基因,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創作源泉。

郭健文中國香港青年交響樂團團長兼首席談及《樓蘭尋夢》的創意,總導演李西寧說:「『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以來,我從心底有創作的衝動,當這種衝動漸漸地和樓蘭古國重疊起來,這部雜技劇便走到了觀眾面前。」

在《樓蘭尋夢》中,既有羅馬商人、波斯商人,也有西域少數民族和漢族;既可以看到阿拉伯舞蹈,也可以看到漢族的扇子舞、綢子舞。雜技劇展現出多民族文化的交匯融合,是中華文化兼容並蓄的生動體現。

《樓蘭尋夢》於2016年開始創編,2018年首演,在新疆和香港兩地共開展公益性演出24場。很多觀眾看完後激動地說:「不一樣的雜技,不一樣的樓蘭!第一次看到以劇的形式來表演雜技,很精彩,很有故事性。演出展現了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可以感受到滿滿的正能量,非常值得一看。」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在維護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方面,一直發揮著重要的作用。數代兵團人牢牢紮根邊陲、戍邊創業,把戈壁荒漠建設成富庶家園,在邊防沿線築起銅牆鐵壁。作為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重點文藝作品項目,《樓蘭尋夢》融中原文化和邊疆文化於一體,展示了兵團文化特色。它用歷史生動地表明:無論過去、現在,還是未來,各民族交流融合、團結凝聚、共同奮進,始終是主流。

樓蘭,在漢代是通往西域的要道,是商賈雲集的古城。時光的洗禮,讓樓蘭這個名字充滿詩意的地方褪盡了昔日的繁華與喧囂,成為「沙漠中的龐貝」。殘斷的城垣、乾涸的湖泊、枯朽的胡楊、神秘的美女,積澱成了獨特的美,令人產生無邊的遐想。

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雜技團新編大型原創雜技劇《樓蘭尋夢》,通過雜技的「技」與戲劇的「藝」有機融合,讓觀眾踏上了漫漫黃沙的尋夢之路,塵封千年的樓蘭在人們的想像中復活。

首先,劇中的人物形象豐滿、個性鮮明、特點突出。該劇主要人物有兩位王子安歸和尉屠耆、有漢朝使節傅介子和女兒傅妙君,以及乳母、薩滿大祭司等。一條情感的主線貫穿全劇,其間有男女愛情、兄弟情、君民情等,讓劇中人物變得鮮活而有溫度。演員們對各人物行為舉止和心理活動的準確把握和細節描繪,塑造了真實親切、生動具體的人物形象。

其次,該劇邏輯嚴謹,內容豐富,有完整的故事情節。劇中設計了社會動盪中乳母盼王歸,兄弟重逢情誼濃,兄弟二人反目成仇,勾結匈奴密謀殺弟,與兄決鬥正義勝出,百姓安居繁榮再現等故事情節。這一幕幕場景既有歌舞昇平,也有刀光劍影,可見溫情繁華,亦現凶殘凋敝,劇情環環相扣,矛盾衝突、情感表達得到了完整呈現。

再者,該劇立意健康,充滿正能量。安歸驕奢淫逸,欺壓百姓,尉屠耆善良正義,體恤民生,一正一邪,對比鮮明。尉屠耆為民請願,受人愛戴,表現了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對自由和平的追求。劇中所弘揚的美好精神和價值,把過去、現在和未來緊緊地聯繫在一起,起到了以史為鑑、以史為用的作用。

雜技成為劇目的加分項。雜技節目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雜技團的拿手好戲,但主創團隊在編創時,並沒有將該團過去的金獎節目直接照搬,而是根據劇情巧妙地進行了取捨,將原先完整的雜技節目分解成一個個獨立的動作技巧,根據主題表達、人物塑造、情節起伏、矛盾變化等劇情發展需要進行重新整合,使雜技獨特的個性在表演中發展為主題性、戲劇性、語言性的藝術。用集體倒立技巧表現沙漠中千姿百態的胡楊造型;用急促迅捷、富於變化的繩技表現戰爭中策馬揚鞭、軍情緊急的場面;用女子集體造型表現宮廷夜宴時的曼妙繁盛、歌舞昇平等……雜技元素在劇中的巧妙運用,成為全劇錦上添花的亮點,體現出「有舍才有得」的大智慧。

該劇緊緊把握藝術與技術的契合點,採用了先進的舞台影像實時交互技術,實現了多媒體虛擬場景與真實舞美場景的同步切換,舞台變得更加飽滿豐富,打造出夜宴的宮廷、繁榮的集市、大漠中的商隊等逼真的舞台效果,增加了觀眾的現場感和視覺衝擊力。

https://hemingyan.pixnet.net/blog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eaKDza5lS3I6uk8bLxxmfg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