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李

一个爱写字的人。主要写散文随笔,读书心得,影视杂谈,偶尔写小说。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五)[全文完]

發布於
这样事后诸葛地分析下来,不由得感概人生的局限性,以及人的生而不平等。当我还在踌躇迷惘、看不清未来时,命运早已经布好了局,等着我像牵线木偶一样走上确定的道路。

我曾经想过,如果人生能够重来,会变成什么样呢?思前想后,恐怕十有八九还是老样子,免不了要经历中考、高考、出国留学,即使有变化也无非是上海换成北京,法国变为美国。人的迁徙,就像大雁南飞、鲑鱼洄游一样,是为了适应环境。人是环境的产物,人生的主要脉络早早就定好了,大多数人都逃不出时代、社会和家庭共同预设的框架。

就说高考这件事,我能成为家里第一位大学生,自然少不了个人的刻苦努力。但是,更加起到决定作用的是国内高校扩招。从1999年起,高校招生规模大幅增长,参加高考的人数也随之增多。2008年考生数量达到历史顶峰,共1050万人,录取人数为599万人,录取率57%。作为对比,扩招前的1998年高考人数为320万人,录取人数108万人,录取率34%。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因为经济状况、就业问题,高校扩招幅度减缓,考生数量也开始下降。可以说我们八零后这一辈人恰好赶上了高考蓬勃发展、社会对高考最有信心的年代。在我所处的时代环境里,高考是所有人认定的最高效的成功途径,我免不了要走上这条路。

我上大学时遇上了国内房价暴涨,房奴、蜗居成了最热门的话题。到我毕业时,大城市房价已经到了恐怖的程度,一栋房子可以榨干一家三代人的积蓄。高考把我送到了上海,巨大的生存压力又把我赶出上海。上海高校有着高比例的留学率,中国的崛起、与国际的频繁交流使得留学成本降低。这样一来,对于追求自由、不甘心回归小城市的我来讲,出国留学就成了实际合理的选择。

这样事后诸葛地分析下来,不由得感概人生的局限性,以及人的生而不平等。当我还在踌躇迷惘、看不清未来时,命运早已经布好了局,等着我像牵线木偶一样走上确定的道路。

我的人生态度可以概括为「乐观的悲观主义」。一方面我是悲观的,总能看到人生灰暗的一面,为未来做最坏的打算;另一方面我又是乐观的,敢于面对惨淡的现实,相信否极泰来。对于能够改变的,我努力去改变;对于无力改变的,我坦然去接受。回首过往,最令我欣慰的是,我并没有什么后悔莫及的遗憾。我已经尽力而为,打好命运发给我的每一张牌。

如果要从过去的经历中总结一些经验教训,第一就是做人要开心。曾经的那些忧愁烦恼,今日看来无足挂齿;今日的纠结苦闷,未来又未尝不会一笑置之呢。第二就是活出自我。我已经熬过了人生最初的阶段,走向独立,可以开始为自己而活了。我要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而不是别人期待的样子。这些都是最浅显的大道理,却往往被人忽视。知行合一,做到了才是真懂了。

迁徙的人(五)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散文连载 | 迁徙的人(四)

乐观的悲观主义者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