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
日光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認真生活自在逍遙的女畫家──鍾桂英

「這事兒可怎麼辦才好啊?」

「別想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如果船到橋頭不直呢?」

「那就讓它沉下去唄!」

「沉下去以後怎麼辦?」

「沉下去之後,還是一樣逍遙自在啊!哈哈~」

這是當年常出現在鍾桂英和其夫馮國光之間的對話,鍾桂英豁達的天性從對話中可窺知一二。已逾七十歲的鍾桂英仍有明眸皓齒,天生的上揚嘴角,不管開不開心,臉上總有一抹自來笑,性情溫和,氣質優雅,乍見之下竟以為是五十多歲的貴婦。

鍾桂英1931年生於桃園新埔鄉下,戶籍上寫的卻是楊梅。由於家有祖傳的山產,父親於是開了山農場,後來又在鎮上經營米店,家境尚稱富裕。出生於日據時代的鍾桂英,從小講的都是日語,直到初中才學中文,因此雖然身為客家人,一口字正腔圓的日語,竟說得比客家話還溜。

她自幼聰慧過人,在校表現就受到美術老師賞識,多次代表參加美術比賽,新竹女中畢業後一年,又北上考取了台北師範大學美術系,在五○年代成為楊梅地區第一位女大學生,直到七年後,才有第二人出現。

鍾桂英表示,當年會成為名校學生全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結果,當年她從新竹女中畢業後,差點讓媒婆踏穿了家裡的門檻,因為地方上有頭有臉的人家,都爭相娶個高中畢業的媳婦。

還不想進入婚姻的鍾桂英不堪其擾,毅然報考師範大學,從此畫壇多了一位才氣縱橫的女畫家。為逃避家裡的逼婚而遠至台北,沒想到情緣卻結在台北,大學就讀中就與老師馮國光先生共結連理,成為一起談畫論藝的甜蜜夫妻。

那個年代的女性一旦結了婚,家務的操持遠勝於個人的開展,堅持當個稱職的好太太,加上丈夫的倚重,讓鍾桂英沒有太多時間從事繪畫創作,總是斷斷續續,無法快意揮灑。

畢業後,鍾桂英應聘到文山中學,擔任高中美術老師,六年後轉往藝專擔任講師,33歲昇任為副教授,37歲就當上了教授,並兼任文化大學建築系教授。幸而在校教書,必須參加校內的教授畫展,同時又應邀參加一些校外展覽,使得她的繪畫創作得以延續。

後來丈夫過世,女兒也已成家,桂英卻始終住在碧潭旁的老房子裡,教書成了她的生活,繪畫則是生活中最終的寄托。

退休後,她婉拒與女兒一家同住的建議,堅持一個人生活不要人陪,除了添購生活必需品,或應邀到當評議委員之外,平日裡也足不出戶,在別人眼中看似形單影隻,卻她而言卻是自在逍遙,因為她總算有時間姿意作畫了。

「繪畫、音樂、文學都是藝術,只是呈現的工具和方法不同,」在藝術的領域裡,鍾桂英獨鍾繪畫,她對色彩敏銳的感受力超乎常人,她慣用對比色系,仔細琢磨,以追求極致的和諧。

鍾桂英恬淡的天性讓她的畫更添寫意,「我活了一大把年紀,剩餘的時間都是向上帝討來的,人世無常,世事難料,當下認真生活、用心經營生命,就能找到許多生活的樂趣。」在碧潭河畔住超過三十年,她的畫作題材常繞著碧潭的一景一物斗,河畔的山、水、廟、樹、鄰家人們、雲、花草,都成了她的靈感來源。

鍾桂英在創作中找到生存的理念,如同她在畫冊的序裡所說的:「活到老、學到老 、畫到老,由有法至無法而至大法,能自在無羈地馳騁於畫藝天地間,余願足矣!」(本文原載於客家雲網站)


圖片出處:https://tuk1219.pixnet.net/blog/post/79470361?m=off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給我第一,其餘免談──人生勝利組的謝孝德

手中剪,掌中情,布裡有乾坤——以布創作的周美純

刀下有情,畫裡藏愛──傳承客家文化的黃紫環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