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太陽的星與心

定居日本,寫寫散文和生活所聞,只是個喜歡文字的人。

謝謝你願意告訴我,讓我替你擔心

發布於
謝謝你願意說出來,讓我為你擔心。我也要學會說出來,讓你為我擔心。

前幾天,洋平在外面玩,不知怎麼地弄得滿臉血的回來了。


我趕忙擦乾淨他臉上的血漬,發現眼睛下有個好像被鈍器砸到的傷口。


洋平說,「是康太在玩樹枝,樹枝彈跳起來砸到我的臉…。」還替康太補了一句,「康太他不是故意的…。」


「唉呀!這麼危險!下次不要玩樹枝了!」我這個做媽的三言兩語輕輕帶過。


我家老頭可不同意,暴跳如雷,「八格野狼!插瞎眼怎麼辦?!不准跟那些玩樹枝的玩,知道嗎!」

傷口過了三天的樣子


過兩天,洋平ㄧ個人失魂落魄的回來了。


「不是去公園玩嗎?怎麼了嗎?」我很擔心。


洋平說,「康太跟一大群人又在公園玩樹枝丟來丟去的遊戲,我說會弄到眼睛,他們都不聽,我就一個人離開公園…,結果都沒人挽留我.…沒人跟來…我一個人在外面閒晃了一個小時…。」洋平說的斷斷續續,欲言又止,最後,很努力的說完,淚水在眼眶裡打轉。


我把洋平的頭按在胸口,輕輕撫摸他的頭,「好孩子,我的好孩子,沒關係啦,不是你的錯。你做得很對!樹枝插到眼睛還是插進頭,就完蛋了,可以跟別的朋友玩,不要緊的,不哭不哭。」


洋平在我的懷裡破涕為笑,突然大喊著要玩心理測驗。我一口答應。洋平開心的朗頌著測驗問題。


「第一題!遇到困難時,A.自己想辦法解決。B.找朋友商量。」


我不加思索,馬上回答「A!」。過一會兒,測驗做完,我起身準備去煮飯時,洋平突然大叫,「媽!妳第一題選A是不對的!」


「什麼?」我滿臉問號的看著他。做心理測驗還有標準答案?


洋平說,「媽!妳不是都說學校的事情都要講出來嗎!我剛剛樹枝的事情都有講,為什麼妳自己的事情就不講呢?真狡猾!」


被一個小孩子說成這樣,我突然像被雷劈中一樣。


小孩果然是小孩真歪樓,居然用狡猾來形容。


從小到大我就是安安靜靜、乖乖巧巧,不製造麻煩也從不麻煩別人,非常好養的乖乖牌。


我就是喜歡很優雅的坐在那裡,我喜歡大家看見我最好的樣子,不止是外表,連情緒跟空氣都要是正面、討人喜歡的,沒有煩惱的,我一直希望自己是這樣的形象和模樣。


所以我隱藏陰霾,躲避黑暗,不好的情緒選擇忽略,欺騙自己負面的東西不存在。我要大家只看到我太陽的一面,我追著光,也一路希望帶給周遭的人光。


不能告訴別人我不會玩撲克牌心臟病、絕對不能說我不會跳繩、更不用說,有煩惱這種事,怎麼可以告訴別人?在我的潛意識裡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我的自尊堅強的撐起了整個世界,只為了掩護那裡面滿是缺點的我。老實說,是我不敢讓人知道我內心脆弱的一面和不會的事情。


這兩年我改變了很多,好像變了一個人,我的親朋好友看了我的文章,百分之兩百不會發現我是誰。老實說,我現在也搞不清楚眼前的這個人是誰。


但我一直走在找尋自己的路上,我相信,我只會越來越好。因為,洋平也在幫我脫離那個,他口中的狡猾的我。


謝謝你願意說出來,讓我為你擔心。


我也要學會說出來,讓你為我擔心。

好好笑的ok蹦


(其實,這對我有困難、我就是愛對方,所以不想讓對方為我擔心啊!這種心意,也是一種善良的美意吧!我應該會自己想辦法解決,然後又快快樂樂的充滿光的出現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