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BL与女性自卑、《钢琴课》、《源氏物语》、桑塔格

男人说BL就是女人的奶头乐。理由是男人讲性(异性恋的性),女人说下流,把他们轰走后,她们也一样讲性(BL、养眼美男)。

  但男人写性跟女人写性是不同的,例如男人对女人写漫长篇幅的性觉得厌烦,但他们在现实中“与床伴找的乐子”所付出的时间精力金钱,绝对不敢拿出来给女人过目。

  女人在想象中构筑理想的关系(身心合一)乐此不疲,而男人对于冒险性爱、背德之欢更加热衷。

  艺术并不能升华所有人。如果一切象书本里那么美好,人人都勇敢高尚聪慧,理想王国早已实现,就不用到幻想里找什么桃源。水往低处流。

  BL世界原本代表女性对“对等地位”的追求,因为男与女不可能那样相处,所以想化身为男,与自己感兴趣的对象对等相处。让对方看到的不是“女人”,而是“我”。

  但日本男声优做得太好,可以把垃圾作品做得有声有色,有个沉迷声色的女子说:还要女人做什么?

  红楼梦里,贾宝玉看到学唱戏的小姑娘跟配戏者产生夫妇情,也发问过:还要男人做什么?

  男人讲性,一言概括就是“我征服了那个(许多)女人”。而女人讲BL,就有更多种可能。或者说,男人象猫吃老鼠那样吃掉了很多女人,她们除了青春的身体以外别无功能。而红楼梦里,还原了被所有男人吃掉的女人,她们有个性、感情、意志。

  如何写性?性是感情的完成式。也是确认。是两个人努力联结在一起。也可以是各自的表达与碰撞。

  但对于工匠来说,就只是组装一只柜子那样,毫不动心地,行云流水地完成了。

  电影《钢琴课》里,少年爱上琴师女主,相互确认心意后,她对他说出性虐的幻想,他感到幻灭。

  其实她从小就过着“被挤压、捏塑”的生活,以致于她以为自己有超柔软、可以被挑战的韧性。为了了结这件事,他强奸并性虐了她,并离她而去。她失神且破碎,明白他不会回来了。

  心理案例里,不少优秀的女人会被在旁人看来完全不可信也不爱她的男人吸引,一而再地毁掉自己的人生。

  她们以为人生的意义就在于把热情奉献给某个事物某个人身上。或者说她们默认自己必定会过得很不幸,别人一定会恶待她,那么她只要选择那个拿鞭子打她的人是谁,被他毒打(被欺骗、被辜负、被遗忘)。她甚至会感谢他愿意折磨她并留在她身边。

  当然这不是在意识里发生的,而是在潜意识里发生的。你会否认自己甘居下贱,而假装是别的理由。

  举例,苏珊.桑塔格就有过那样的婚姻。她在看某书时深深共鸣,因为她跟女主一样,把自己的青春献给一个老朽,以为自己是无价值的,全部价值在于激励别人作出伟大成就。

  最愚蠢的莫过于自暴自弃以及破坏与自己有着相同梦想的人。

  轮奸一向是女人的梦魇。可是有个女读者说想看到A(书中小受)被轮奸,朋友说:这太残忍了,他那么可爱。她说:正因为他漂亮,才适合被上。

  显然,这位读者已把自己剥离了女性角色,而成为施虐者角色。

  BL中对小受施虐情节泛滥,也唯有如此才说得过去。

  你对动物施虐,以此感受自己的权力。它没法反抗你。

  书中小受也是一样的,你写他死他就死。

  婆婆对媳妇也是一样的,你让她“无法反抗”。

  人们只要报私仇就可以自鸣得意,不需要寻求公义,不需要改革社会了。

  每个施虐狂都是一个胆小鬼。因为他们要通过折磨别人才能让自己“感觉强大”。他们要将自己感受的恐怖转移到别人身上。

  若只是施虐还没那么可怕,伤口总归会愈合,“塑造一个娃娃”的理念才是最糟糕的。脑残小说里,男人要把正常女人改造为淫荡,使其完全失去社会化,只有娱乐工具的作用。就好象AV公司对女优洗脑:你演的情节全都是正常的,别人不能接受,是他们太古板了。你要有信心,你是最好的。

  但在AV世界里,女人真是走几步就被强奸一次。

  《源氏物语》中,源氏对紫夫人是“养成系”。从幼女时起她就接受他的影响,长大后也处处“合他心意”。

  BL小说中,太多人渴望成为一生伴侣的老师父亲兄长或支配者。

  这种渴望由何而来呢?难道不是他们从小就一直想挣脱的?但结果,他们只是将自己厌恶的绳子套在了伴侣身上。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