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木原、军法、良心、创伤后遗症、《青蛙军曹》、《二手时间》

1、动漫《青蛙军曹》的外星小队里有一只红色的,他动不动把“小心军法处置”挂在嘴边。而且他不断提醒长官“应该要侵略地球,这是我们的职责”。

  作者对他的塑造基本是正面的。他是老实耿直的人,而且深爱夏美,唯一缺点就是,他是个侵略者。

  这是最致命的。

  虽然这支外星小队碌碌无为,万一认真起来,地球人不就糟糕了吗?

  2、木原有一篇小说,讲一支与越南开战的美军队伍。队中一名中尉是虐待狂,喜欢屠杀越南平民。他们经过一支越南农庄时,中尉大开杀戒,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士兵乙提出异议,并警告要向上级报告(让中尉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丙男虽不满中尉所为,但不打算介入。乙与中尉的对立越发严重。有一天,中尉找到丙低语,希望到了“某一刻”,丙能当看客,旁观变故。丙开始预料到任何一天,乙会死在中尉手上。每一次看到太阳平静下山,丙会松一口气。那天终于到来,当中尉决定要杀了乙的时候,丙没料到自己会出手。中尉死在丙的手上。从此丙就永远失去了睡眠。他是普通人,他不想杀人,即使是为救人而杀人,他也承受不起。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向乙抱怨半句。乙则默默地陪在丙的身边,成为他最好的朋友,或许,是恋人。

  这故事没有什么幸福结局,谁也没有得着想要的,快乐的时刻总在梦里。

  社交网络的西化精英们,不知怎的,失去了道德判断力。他们不会耐心看完一个故事,只看角色的标签。你批评美国入侵越南,哈哈,不知道有部电影叫《投奔怒海》?你不知道越共如何残忍对待华人?美国乃是救世英雄,对付的全是独裁者。如果你批评美军,那是因为你“不懂大义”。为大义而付出的小小牺牲,都是必要牺牲,是“必要之恶”。

  3、有人说美军的创伤后遗症不值得同情,因为是去侵略别人得的。但是哪些美国人参军?不是土生的,其中有很多是移民、穷人。他们为了能取得合法居留资格或是不受歧视,为社会福利、军人津贴而参军。他们用自己的命来换取在别人看来稀松平常的公民权益。

  还有人说过要把机械士兵投入战场,因为向士兵母亲报告说“你的孩子死了”比较困难。

  不管是移民兵还是机械兵,都令人仰天长叹。

  美国很有钱,可以以本伤人。可以制定许多霸道的条款。

  4、《二手时间》里,讲有一位将军因不能接受苏联解体,率军队开进城市,遭遇平民的抗议。他四顾之下,再三考虑,决定弃权。他放弃了建立一个军政府。作者称他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将军,一生不以名利为虑,他这样做,是因为他对国家的未来充满疑惑。

  而在不久的将来,他的疑惑被部分证实了。戈尔巴乔夫在与西方的和平协议中,竟然将俄方的军事机密(航空图纸、数据)也双手奉上。俄方工程师说,“即使我们不与西方开战,这些高科技机密也不应该平白无故地奉送给外人,我们努力保持科技上的优势,这是属于国民的财富。”

  几年前的美国间谍案中,也有间谍向记者坦言曾窃取俄方的航空机密卖给美国。当然,洋纪录片里不会提及这些。洋纪录片里只说,当俄方参观了美方的登月等设施后,自愧不如,说俄方即使投入更多钱,也无法赢得这一太空竞赛。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谁在意败者说的话。

  败者的远吠。

  直到败者能够打败此时的胜者为止。

  5、大家都说,向平民开枪,是没有良心的军人。但如果是头脑里只有服从和“军法”的军人,很可能就会向平民开枪了,不管有天大的疑问,先开了枪再说。即使开枪以后后悔愧疚怨恨,他也知道自己是安全的。至少,他保住了自己。

  良心到底由谁来定义?由杀人魔头来定义?

  知识分子能做的只有觉民行道。也就是当人民教师。如果知识分子本身就具有偏见,大概也会教出充满偏见的学生。

  张居正,戚继光,黄仁宇,都是愿意将理论结合实际的知识分子,而不是空谈理想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