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理直气壮坏女人、虐待狂、主宰者视角、《怪化猫》武士之妻

“如你爱我,最心爱是哪些?如果心里的我是狂又野,还爱我吗?继续爱多一些?我的心只等你再去探测”

  这是男人对女人的情歌。现在已经变成,现代社会中女人对男人也适用的情歌了。

  在社交平台上,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有女人说自己喜欢(或期待)在性关系上充当虐待狂或主人角色了。

  日本姑娘就发表过S体验文,华人姑娘也紧随其后。嗯,因为先富后富,先开放后开放的关系,并不是说要进行一场智力、勇气的竞赛。(欧美的独立女性是她们的榜样,正如欧美影视中的男主是全球男人的“榜样”一样。)

  这到底是奴隶翻身当主人,苦媳妇终成恶婆婆,还是——不过心理学上说过,普通人并不想当虐待狂,是曾经的受虐者想当。

  当然还有其它虐待狂的来源,因为自己处于绝对优势的地位,所以不愿意克制自己的暴虐,例如历史上的暴君。以及白人对黑奴的残暴是基于体力对比上的恐惧,身边众多的黑奴一旦反抗起来,一家老小白人不是对手,所以要凶恶地对待他们,让他们不敢反抗。比起身边的黑奴,他们更相信白人警察的友好忠诚。

  如果女人能担当两性关系中的主人角色,可以做到什么程度呢?这是女人最感兴趣的事。因为这是“没有惯例”的事。这种想法跟一夜暴富差不多。明知不可能(实践起来累死人,而且男人一定会拼命镇压这个革命倾向),但幻想一下又何妨。

  正因为这一革命的难以实现,所以她们才更加推崇疯子般的狂暴行为。

  BL小说、漫画里往往出现控制狂、占有欲很强的专注于恋爱的小攻,他们对小受做了很过分的行为,但却有一群女读者拥护,因为她们代入的是主人角色,不是奴隶角色。

  反过来想,如果你已经知道疯子的做法,如果真遇到疯子,你可能不会那么“不知所措”。

  男人一直以来垄断暴力以及暴力念头,当看到女人也能使用暴力与暴力念头,肯定会不舒服。

  如果女人的反抗仅限于奶头乐,男人就不必紧张,动漫《怪化猫》里,有位女主因听从母命而嫁入武士家受到虐待,后来她幻想自己杀了武士一家,一直把自己困在梦境中,直到卖药郎点破她的幻想,她才得以解脱。

  女人想要在精神上获得解脱不容易,在现实层面获得解脱就更难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