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港人的形象设定、现实、精神支柱、自助与自救

我们想到的港人,就跟韩剧里传达的韩国明星一样,是港剧中最美好的形象。英明神武,幽默风趣,美艳机智,襟怀广阔。

  实际上是怎么样呢?

  亦舒小说里展示过,港人在香港本地被洋人冒犯,留学时也被洋人歧视,香港九龙里人生活在灰色地带,黑社会头目的后代想上岸却被拖入沼泽,并不是只要你保持正面思考积极努力就能当个正人君子,过上好日子。她写到八九年,洋人发放的港人移民名额特别多,抢人才,而移民外国的人也有不适应或感觉失落的。想移民的人因达不到标准移不成,备受煎熬。

  她的小说里,八九年是洋人看香港隔岸观火的一年,不料港人竟然能撑住,香港并没有什么后盾,英国不拿它当重要资产,祖国也没有重视它的感受,它只能做到庄敬自强。就好象“力微休负重,但没人可靠时,必须负重”。

  今天的港人大概想不到要负重,明明有国际社会可求助。但当时,欧美可没有象今天一样对香港感兴趣。人家对你感兴趣,是因为政治利益。不是因为人道主义。

  台湾小说里提到,某台湾学者参加国际上哲学讨论时,为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争地位,证明“我们也有”。翻译一下,就是移民美国的二代与孩子间的争吵,母子之间听不懂对方的话,需要女儿间中来解释彼此的意思。母子间水火不容,是因为儿子完全接受了美国的思想,母亲吵架的对象是一个洋人,而不是华人。彼此逻辑不同,而且期望对方妥协。而女儿能拉架,是因为中西文化均通。

  港人在反送中的时候,用什么来统一内涵?嗯,用基督教精神,难道港人均是基督徒?还有那个“时代革命”,反叛精神与求施舍绑在一起。就算观众智商不高,也明白一百部港剧中,也找不到基督教当精神支柱的一部。如果是革命,怎么是一味向欧美求助。如果求助成功了又怎样?不过是增加了一个确认欧美才是地球轴心的案例。也就是慕强大于自助与自救。

  毕竟要革命就要牺牲,还没有到“必须用生命捍卫某个价值”的地步,也就是革命言之过早,仍有其它选项。

  即使有其它选项,他们也不想跟香港政府来沟通,或者不会跟港府背后的天朝政府沟通,直接关闭了渠道。即使反送中的代表人物精通表达又如何(例如宋美龄),他们所做的一切,是把矛盾激化而不是解决问题。但他们或许认为将矛盾激化才可以解决自己所需。即使最终结果对自己和所要守护的人群“没有现实上的帮助”,至少可以令敌人困扰。

  嗯,由此就能载入反专制极权的史册了。但历史不是以谁反了极权来记载的,可能是以《审判美国》(李敖)这种方式来记载的。也就是港人反送中行为,是属于合同后面的小附件,要用放大镜才能看到。

  你的壮烈牺牲,过二十年后再看,你的豪言壮语,过二十年再看。

  以大前研一的预测,美国的好日子,可能还有三十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