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附身》、宫部美雪

發布於

宫部美雪有个旅途故事,讲古代一对夫妇在旅店遇到路人乙女发生的故事。

丙男和丁女是夫妇。丙男是仆人入赘。他们类似青梅竹马一样,他对妻子十分包容。这段心旷神怡的关系,被妻子给毁掉了。

妻子霸道地要求店家把乙女的房间让给自己,当他向乙女道歉,还责怪他过于“软弱”。同行的管家也一副预备向主人告状的神情。在管家眼里,他不过是暂时得宠的“贱仆”罢了。当妻子威胁要把他赶出“户籍”,他才意识到,原来他们之间并不是两情相悦的关系。

乙女给他讲了一个附身的故事。原来,乙女年轻时候也是个恶劣的娇小姐,为夺爱不惜谋杀情敌。(后来她被情敌的鬼魂附身了。)乙女忽然意识到,这十几年的夫妇生活,只是因为丈夫怀念故人,而毫无对她真正的眷恋,由此心灰意冷。

丙男认真考虑与妻子分手的话,将落到何地。他父母是凄惨的农人,兄弟众多,他只会给家里添麻烦。所以他只有忍耐。把妻子当雇主一样忍耐。但如果有机会,他希望遇到一个温柔敦厚的女子,一个愿意分担烦恼的人。如果心里不藏着这样小小的梦想,日子就没法过了。以后的生活不过是重复这几天旅途而已,他不能伸张自己的意志,只能以妻子的爱憎来行动。

世上多少人过着被附身的生活呢?受约束、限制、逃避现实。如果那名入赘的农仆之子生活在当代,他可以找别的工作,不必依靠妻子,但不等于什么问题也没有了。在现实派电影里,充满了“不能控制环境、得过且过”的人,即使拿出勇气反抗,也未必就能得到好结果。打破旧枷锁,还会有新坑等着你。离自由与幸福远着呢。

人们所求的远非所得。有个乱序小说里,刚生产的妻子在努力把自己塞进旧衣服,为减一点腰围而欢喜。而那个中年丈夫忙着勾搭年轻保姆,在醉意中幻想自己强奸了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