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俄作家、干预与保护、越南、此福与彼祸、学术与统治者

1、有个获诺贝尔文学奖的俄国作家,在他文章下面有华人留言说,就是你写的书让俄国辉煌不再。

  而我不这么想。

  作家只要反映出他见,所想就行了,不必承担其它的责任。救国、改革、找出国家出路,是政治家的事。作家只负责人的感情与记忆。

  但是俄国作家要获得世界文学上的最高荣誉又未必是要写政治性的东西。例如有位俄国诗人,在他的作品里,他探索的一直是美丽的灵魂(美亦包含道德)、人如何生活,而不是要愤挞谁。

  2、有个故事,一个华人女权者在网上被一男激惹,几乎失言的时候,一位韩国女网友提醒她谨慎,以免被沙文男借其失言而向国安机构举报“言语不当”。她很感动,说女权无国界,因为同为女人,异国的姐妹会担心她的安全。

  其实韩国的文化界何尝不对中国有刻板印象与误解。

  例如,有人在韩剧的“中国监狱场景”里,有牢头用强力水龙头喷犯人的场面,有中国网友指出那不是真的,这是韩国监狱才有的场面。

  所以说,并不是女人关心女人,世界女性可以联合起来。而是韩国人认为中国是个可怕的地方,没人权的地方,你傻乎乎地在网上讲女权,实在是傻到必须要提醒你的地步。

  还有日本小说里,一名日本男童对于小时候的共产党叔叔(怀抱共产主义理想然后幻灭并求死的好人)的追忆里,也是一种刻板印象。

  佐尔格被西方当作迷人的反派间谍研究了好几年,但其实他们找不出谜底。因为他们无法相信(承认)他所作所为是符合正义(正确)的。不必贬他什么局部正义,或是不符合最终正义,只要他所做的,是出于好的动机,就能让他发挥出全部潜力。

  举个例子,有人做广告,“古典音乐如何影响了我的生活”,只要表现出一张感到满足的年轻的脸就行了,而不需要仙境桃源的暗示、象征物。

  3、只要有奴隶,就会有奴隶主。不要以为只有“不文明国家”的人才有奴性。

  举个例子,不久前一个缅甸学生申请延迟考试,他说他身在战区,希望美国大学的教授给他特殊许可,让他得以完成学业。教授认为他所说的是借口。而他坚持认为自己有合理的理由。

  既然有先例,美国兵可以从天而降救出在战区被困的两名异国学生(应其美国导师的请求),为何不肯让他也成为被救者?

  华人默认美国是绝对善良的化身啊。所以被性侵的韩国母子(被一家之主当成性奴招待友商),有人说要去白宫替他们请愿,让美国政府干预这件事。

  社交网站上转发的缅甸的战况,到底华人有那么关心缅甸人的安全吗?他们其实是希望,那个被困缅甸的学生,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先例。假如美国就是救世主,也能把华人学生当成未来的好国民,从一切“灾祸”中救出来。

  他们以为美国是超人,可以不要酬劳地拯救无数性命。

  其实这也呼应了美国曾说过的“重返亚太”。

  你想被保护,但对于你身后的世界来说,这等于它会被美国干预。

  但是人们振振有辞,他们甚至会说八国联军劫去的中国财宝,最终在外国博物馆得到了更好的保护,但对于炎黄后人来说,就必须远涉海外才能拜见了。如果说艺术品与文物蕴藏了美丽的灵魂,原本创造它的人的后代,却无缘得见。

  4、《越南,世界史的失语者》中说,越南作为殖民地,它被殖民的经历对于西方殖民者来说都是尴尬史,他们没有带去自由与民主,反而增加了当地人的苦难。法国兵带去了法国人去那里享受高人一等的生活,法国人抢走了最好的地盘。后来越南人革命,法国侨民就担心自己未来的生活,不过法国兵船坚炮利,很快收复了,于是法国侨民大声欢呼,并痛骂当地的越南造反派,法国侨民威胁说:你们都要去死。

  嗯,当然,香港的情况比越南好多了。

  但香港成为殖民地最佳样板,不是因为英国人心地好,是因为当时英帝国已面临着全球反殖民的呼声,殖民地独立的越来越多,总不能火上浇油吧。

  香港的亦舒小说里,英国人也是一向享受特权的。

  缅甸的罗兴亚,也是侨民。罗兴亚人主要是19世纪英国控制缅甸之后,作为英国殖民当局“以夷制夷”的帮凶移居到缅甸的南亚人与当地部分土著融合后形成的混血民族。

  不看历史就跟着洋媒的调子起舞,还是省省吧。

  不如说一下,法国殖民非洲的历史,一个法国雇佣兵是怎么当上非洲某国国王的。

  举中国古代的历史,帝皇都喜欢多生小孩,然后封上王,各占一方,意思是这些资源都要归我的后代来享用。那么西方殖民到“落后国家”的用意也是一样的,你以为是传播自由民主吗?不,他们会指着电影里的主角说“这里都属于我,你也不例外”。

  5、黄仁宇说,汉帝刘秀曾逼问一学者关于科学与神学经典上的注释问题,意思是想借由学术力量证明自己“君权神授”,学者回答“我愚昧无知,无法回答,请降罪。”同理可知,西方历史学家所提出的对中国史研究的角度,也未必不是出于政治上的意图。

  汉学者抗拒皇命,可能会死。何况洋学者未必要冒死,他们可能跟西方统治层志同道合。

  黄仁宇曾慨叹自己学而无功,不如福山名扬天下。但福山名扬天下,即使不是想迎合政治,却正好符合西方社会主流的想法。

  6、对于缅甸近况我也没什么可说的。但是即使洋媒也说,缅军人所持的理由是,他们的行动是为了“防止外国入侵”。也许这就是普世价值与“我思故我在”的冲突吧。并不是纯粹思想的冲突,也有现实利益与伦理逻辑的冲突。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