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愤怒、攻击、享乐、游戏

1、在社交网站有个博客,是SM游戏沉迷者。他越来越喜欢M对他表达的认可、忠诚而且觉得对方“迷人”。终于进阶到电影里的“一刹那”,他差点作出令对方窒息的行为。对方一离开,他就去查阅窒息后果。与其说是良心,不如说是自私与理性阻止了他。

  想起有个哲学家问:如果有人愿意把血提供给吸血鬼,吸血鬼有权通过吸干他的血而杀死他吗?

  2、有个作家的女儿,与父亲无话不谈,甚至会谈到跟男友春宵大战的事。但她会提起“我差点杀了他”吗?不会。普通正常的SEX已经能令她满足。一个个性坦率,生活自足的人,很难保有什么阴暗面,海底之谜。

  3、还有个博主,提到晚上梦见了同性的大胸,吸得醒不过来,而同时现实中自己是有异性恋人的。你会觉得这个人是变态吗?不加掩饰自己异常想法的人,持开放态度的人与任何人交流的人,不容易是变态。

  4、每个人都会有愤怒与攻击,压抑是不对的,要表达出来,但要合理地表达。心理问题通常是,你在某件事上感受到痛苦,却在另一件事上,对不恰当的对象宣泄你的怨恨。

  杀人犯的例子里,很多人所杀的对象都不是制造自己病因的对象,或者把“他们”排到最后才杀。每一种权力关系,都有点私密性,不可违抗、无法诉苦,而且旁人浑然不觉。就算你呼救,也不会有人相信,或者觉得没那么严重。每个恶人都会挑选最不容易反抗的对象。即使可以反抗,复仇也不那么容易。因为要考虑到后果,如果真要那样,伤害可能会扩大,而不会仅止于此。

  5、洋小说里,被霸凌长大的少年或小孩,他们成长为优秀的成年人,与旧仇人狭路相逢时,最好的礼物是蔑视而不是报复。想让你活在恶梦里的人,终将认识到自己的作恶是毫无意义与价值的。

  但大多数人一边是懦夫,一边是即时满足的施虐狂。

  6、纳粹是什么,是把自己施虐的对象当作非人的人。

  即使明知对方也是人类,却把对方当作“低一级”动物。

  你可以为了床上的春光而整天梦游,但不可以觉得自己拥有了“生杀予夺”的力量与权威。

  当他对别人产生为了制造快感可以将对方置于死地的想法时,他跟纳粹就没什么不同了。

  纳粹也可以说自己手一滑,囚犯不小心就死了。这样集中营就少了个劳动力,真是可惜。

  7、进入SM 游戏,很容易忘掉现实。例如,当双方都觉得很愉快,不断地约会,几乎就忘了会有什么危险。那个博主在他产生伤害欲时,真的会听到安全词吗?就算别人叫他停止,他也不会停的吧?因为,他觉得他马上就要达到一种忘我的高潮了。

  一种从未有过,由他所创造的,快乐。就好象一名画家,把妻子当作一个素材,而不是人。或者象一个导演,把芭蕾舞演员当作展现他艺术感的机械,而不是人。

  他的世界只有自己以及对他百依百顺的宠物。

  宠物身上的伤痕乃是服从他,属于他的证明。

  8、有个漫画里,乙男是个M,朋友问他与恋人相处得好吗?他说,那个人有点过分了。

  你不是喜欢痛吗?

  他说:如果真的会死,那就算了。

  类比情况,一个人节食是为了美,最后得了厌食症,成天想死。死的话,美给谁看呢。

  9、真正有病的人得去看心理医生,而不应该去找SM 游戏的搭档。

  如果你是为了缓解对人的杀意,想找一个愿意被你欺负,被你命令,被你监禁上手铐滴蜡的人,难保哪天手一滑,真的就让一条命在你手中结束了。

  同样,一个人如果是为了想惩罚自己或逃避现实去当M,总还有其它的办法。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