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生前与身后、不能智能化的东西、关上一扇门

發布於

新闻里提到过,有富人要以世界名画殉葬,也有富人将遗产留给自己的宠物。

  有篇洋小说,某人出了车祸,在临死前他努力要把自己养的鸟放生,可那只笨鸟也许早就忘了怎么在野外生存。它飞出了烈焰范围,然后又回来了。

  还有篇日本小说,富人弃绝俗人尘事,把心爱的女子养成一个废物,虽然他把遗产留给她,也吩咐管家照顾她,但她因为管家没有按照“爱的仪式”安排她进餐,竟然拒食而死。因为在她的概念里,每一口食物应该伴随着爱意吃下去。她所受的教育是这样的。

  美国女郎A曾是个性解放示范者(叛逆传统道德,追求自然本能),受邀登台演出,有一幕是她在台上自慰,并鼓励台下的男性与她配合演出,一男响应了她,两人在台上亲热了一会儿。她有两个孩子,很多一夜情,但没有遇到真爱。就算解放了身体,不等于就能获得幸福。

  社交网站上,有人说,很期待邻居家将要领养的小狗。因为他们注意到那只狗有多么可爱。他们希望把狗当作新朋友。

  想起电影《荣誉之剑》,片尾里,男主的父母说盼望男主把越南混血的亲生孩子带回来,即使不是白人纯血。

  很久以前,港星说喜欢狗多于人时,大家都觉得这是个性发言。最近,有名男子为了领养到小猫而对女友感恩不已,若非她细心准备,可能他会被拒。

  美国小说里,一只猫侵入家庭,很快就可以接管一切,当初极力排斥的男当家,会成为最宠它的人。

  过去,四个男人争一个美女的日剧,可以改成一只猫让四个人争风吃醋。

  在许多动物被人类赶尽杀绝以后,宠物似乎迎来了黄金时代。

  也许正因如此,科幻小说里,才把领养一只真正的动物作为社会地位的标志,甚至与其主人喜爱与否无关,它就是个硬通货。

  动物成为那么重要的标志,标志的仍然是爱,或者说人性、温情。

  过去,人对人的同情心,是人性的标志。今天,对宠物的爱心,才是人性的标志。

  在智能化的时代,唯一不可智能化的,是人的感情。或者说,人不愿意将感情也智能化。感情是人活着的乐趣。

  李玟有首歌,“每次约会我的心情都好踏实,”现在,会有人笑她落伍。让女人踏实的,是宠物。

  女人需要宠物,也需要同性的朋友,或是同性的恋人。她们不会再因为和某个男人约会,就进入一生一诺阶段。

  而宠物在较安宁富裕的地方地位陡升,也标志着人们放弃了对身边人的期待,如关系转坏也不想再努力了。

  同时,男人或女人的同志倾向,也代表着,若与异性合不来,人们也不想再继续努力。我不是说同志倾向不好,而是说,当你手中握着遥控器时,并不会意识到关上一扇门有多严重。

  想起一个笑话,黄碧云小说里,有一只猫,死于主人过于细心的照料。

  人们所做的改变,当然是为了击败人生的空虚与无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