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提醒、问责、进谏技巧、酷玩乐队

發布於

丙男所在公司是个大企业。原本要成立一个新机构,但拖了一个月都没批下来。因为总裁忘记了“必须建立这家新机构的理由”,所以当申请文件呈上时,他没有批准。问题是没有人敢去提醒他“建立这家新机构的必要性”,最终找到一位董事愿意跟总裁提这件事,但董事说要等待一个好时机再说,一个月过去了,这个时机仍然未到。

  乙男说一件事。他家有二老,有一次,天未亮,他去如厕,发现洗手池龙头没有关。水几乎要溢出池子。于是早餐时,他郑重提醒父亲(因为是不关水龙头的惯犯),一定要关水龙头,不然水流出来会损坏地板也会影响其它房间或是楼下。

  其父先否认后大怒,问:就算是我又怎么样,你敢把我怎么样?

  儒家传统里,一家之主就是男人,也是父亲,而且法律上也维护他们的“正确、不可冒犯”,就算有错,家人(小辈)也只能婉转讽劝,不纳,则号哭从之。小辈即使被长辈打死,也不会被追究的。但如果反过来,则严惩。如此护长辈之短,导致长辈有了充分的心理优势,即使理偏也不肯认错。

  再打个比方。大家都说西方社会里中庸情况下小孩不会被欺负。有个从小得到溺爱的小孩叫乔,他去商场玩的时候,死霸住最漂亮一台电动马不肯下来,其它小孩等着要骑马,急哭了。母亲、家人和商场职员都劝他下来他不肯,如此纠缠了半小时。一商场员工通知了经理,经理来到他耳边说了一句,他就脸发白下了马。原来经理威胁他:你不下来的话,我就拧断你的脖子。

  基于自恋,人都是不肯服输认栽的,除非遇到“我拧断你的脖子”这种威胁,或者“法律上对你这种行为会严惩”,乙男的父亲只记得“父亲可以告小孩忤逆”,而没听说过谁家小孩可以投诉父亲“有错不认”且得到“道理上、伦理上”的支持。

  半年后,乙男再次发现洗手间洗手的水龙头未关,水流满一地。如果错必须有一个人来认的话,往往也不是那个真正有错的人来认,而是一个想要息事宁人的家人。“谁不关水有啥好争,是我忘记了。”认领罪责的人,只是想逃避争吵而已。

  古人是很擅长逃避矛盾的。有位文人写了篇文章讲如何对皇帝进谏。努力要察颜观色,揣测君心,还要正心诚意,婉转讽劝,旁敲侧击,适可而止。他认为只要这样做了,就不会因为忠言逆耳而惨遭杀头。

  这倒也罢了,问题是他还嘲笑那些不懂进谏技巧的人是鸡蛋碰石头,假装忠臣而已。

  在皇帝拥有诛你九族权力的时代,当皇帝固执己见时进谏如同老鼠要给猫戴上铃铛,请问哪个老鼠要舍命一试?嘲笑别人不懂进谏技巧完全就是轻薄话。

  再联系一下现实,一位女企业家说起在她公司内部发生的一起风波,她一天内听到三种说法,令她分辨不了真相。大概那三个人在拥有最高权威的她面前,各自演出“我才是清白的”剧本。但她没有一点线索可循,也说明她脱离群众已久,失去了直觉和参照物。

  一个家里最大的老头子,一家企业里最大的总裁,其实就是微观的一国之君了。

  如果皇帝做错了事或是忘记了“自身的职责”,却没有人敢去提醒他,这个国家就岌岌可危了。连提醒都不敢,更不用说批评最高权威者“象盲老太婆一样没有判断力”,在国家的发展或前进路上有了关键性的失误。

  如果大家都怕你,那么,你就是最后一个才得知真相的人。而且到那个时候,你想做什么来挽救已经来不及了。

  酷玩乐队有首歌就是这个意思,你建立的功业,不过是散盐沙粒,当昔日最可信的伙伴离开,你听到的将只有谎言。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