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hua

音乐迷

世纪之赌、兽群里的智者、机长室里的生手

發布於

1、上世纪末,有两名哲学家打赌,看人类会走向“更好”还是“更坏”。10年后,他们检视各自的预言,悲观者承认自己输了,可是乐观者也不算赢,因为悲观者得到了更多人支持,悲观的更多了。

  2、《被侮辱与被损害的》。我们常常看到被侮辱的与被损害的,不去找仇家报仇,反而互相冷漠疏远责怪。被抛弃的,反而体谅薄情人。被歧视的,反而成为狂热的邪教徒,或是原教旨者。文盲,反而迷信,接受社会习俗之规训,对欺骗他们的群体又恨又怕,却不敢反抗,他们认为“神不赞成”他们反抗,所以必须忍受一切才行。底层的穷人,总是无法团结,互相妨碍,不能相爱。正因为不能爱与我们处境相似的人,我们令自己过得更加痛苦。我们总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却怨天尤人。该有勇气的时候没勇气,错过机会却哭泣。唐僧去西天取经,他所取到的经,一点用也没有。如果世上有智慧经,大家真的会去读吗?如果读了就变得明是非,知取舍?在读智慧经以前,我们已经不相信这个世界,也不相信自己了。人们说“遇见方知有”,而我们所遇见的,都不是为了让我们成为天才或是成为美人的东西。当我们遇到美好事物的时候,已经不会想去拥有,而是想要去否定去嘲笑。

  3、有个博主说过“我们还要一起建设社会主义或是资本主义呢”,总有人想去弥合分歧,填补未知。例如金庸。

  4、很多人发誓说不生孩子,但同时,也有不少孩子在不知道这一事实的情况下,安然出世。即使孩子的母亲不希望生出这个孩子,也得接受既成事实。我们活着,就得努力找出更尊严的活法。

  5、有个故事,讲一群送去屠宰场的动物,它们都很惊慌、愤怒、畏惧,秩序很乱,也有动物被挤伤、踩踏。人类在观看。其中会有一两只动物会帮忙维持秩序,让大家冷静下来。于是甲说:这只动物很聪明啊,不如留下来?

  乙说:不用了,每次屠宰前都会有这样一两只聪明理性的。兽群就是这样的。

  我心中很难过。联想到历史上那些早夭的天才。

  可是,如果让我遇到同样的情景,我大概还是会选择当一只劝说大家冷静一下的角色,如果临死那一刀是不可免的,但眼睁睁看别人痛苦而不管不是我的作风。即使我不会得到什么肯定或是报酬。因为我别无选择。

  6、有部洋片,讲一个普通人突然得到了一只失控的飞机,当然,她跟劫机者博斗过了,然后,她跟航管中心联系上,得到如何操作飞机的指示。结局是平安降落。这对普通人来说实在过于神奇。假如稍微焦虑一点的人,结局很可能是机毁人亡。除非那是能自动驾驶的飞机。假如乘客们没死,他们很可能会增加那名勇者的焦虑而帮不上任何忙。

  遇到灾难时,人们总是只想到自己,在所有政治风波中,人们总是强调自己的逻辑,所以,当生手坐在机长室里,他们会多么害怕又焦虑啊。

  有些事本可以好好解决,但如果一味施加压力,坐在机长室里的生手,就会失误,大家一起完。

  7、鲁迅说,要摆脱冷气。问题是,什么是冷气?有些人会解释说,骂政府就是对公共事务的参与。当带路党就是拯救这个陷入“泥潭”的国家。不断向洋媒爆料,就是给人民以真相。可是如果洋媒所报导的与事实有出入甚至离题万里,他们会怎么说?他们会说:“只要推翻天朝政府,建立民主制度,就对全民有利,说一点谎促成事情更快发生,有什么坏处呢?”只有真实才有意义,可是谁才能鉴定真与假?你会用绝对客观的态度去判断真与假,错与对吗?

  8、我们都想让飞机平安降落,可是,有人觉得“机长室里那个生手绝对是个智障,我能做得更好”,于是,他在一时冲动之下,去干涉她的判断——几分钟后,飞机撞向地面。

  嗯,这或许是个合理的结局。

  既自私又愚蠢还很不耐烦的人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