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盒

我是你的敌人。

20200328.00(可能过分广义的)政治决策

在一个充分理性的理想环境中,做决定之前,各种因素可以分清楚来讨论。但即便是那样,最终的政治决策依然要有取舍。人类文明的进步,在一定的程度上,或可理解为,积攒经验和理论,让更多的事务有技术性结论,减小政治决策的需要。但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复杂化,更多的政治问题涌现,在一定的历史时期,科学技术的进步可能跟不上社会情况的复杂化速度。科学技术本身也经常加速社会复杂化。简而言之,科学技术追不上社会决策需要。无论怎么追求脚踏实地,政治决策总还是有“下赌注”的因素在,有leap of faith的因素在。

个人层面上也需要做政治决策。或因信息不完全,或因智力和理论水平有限,而无法通过理性分析得出确凿结论的事务,都需要(广义的)政治决策。

生不生孩子是一个个人政治决策。生孩子要考虑的因素很多,个人经济实力是否允许,孩子出生后能否得到理想的营养、卫生和教育关怀,对个人、家庭、事业的影响,对世界或社会是否持乐观态度,家庭/家族传统的要求,对孕育下一代的渴望等等。其中太多无法理性化和量化的因素,每一个选择生孩子的勇士,可以说都是taking a leap of faith.

是否拥护中共统治也是一个个人层面的政治决策。国家发展是否会使自己作为个体受益,中共的既定路线是否能有效改革改善国家治理体系,新疆充分尊重(西方定义的)人权而不搞再教育集中营是否会让社会蓬勃发展,大饥荒、十年动乱、八九六四等历史事件是否意味着推翻中共现行体制对全国是更好的选择,不同程度的言论管制是否可以忍受等等,都是值得展开讨论,且难有科学技术指导的问题。选择(美式的)民主自由高于一切的教条主义,认为中共本质邪恶,走文革时期思想教条的老路,也不失为一种leap of faith。是否跟随之,是一个政治决策。

政治决策是大方向,选择了相似大方向的人,想法也可能各异,细节上出入很大。选择生娃的人如此,选择反共的人也如此,甚至他们的想法中依然保有大量与其选择的大方向相悖的内容。政治决策做出,推行过程中,注定要泥沙俱下,诸多不符合预想的情况会发生。个人如此,社会也如此。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