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朱古力

現居倫敦的香港人。

Billy Bat:人類歷史的宏大敘事

日本漫畫中,浦澤直樹的《20世紀少年》和《MONSTER》都是香港讀者十分喜愛的作品,男主角一邊追查壞人的真正身分,一邊阻止壞事發生,劇情逐漸揭露壞人是誰以及他的犯罪心理,讀得令人心寒。剛出版了最終回的《Billy Bat》除刊登了浦澤直樹的名字,也刊登了長期跟浦澤合作的長崎尚志的名字,也許是想給予他承繼者的地位。《Billy Bat》比《20世紀少年》和《MONSTER》更宏大的敘事橫跨了一百年甚至整個人類歷史,可見其野心;而且把拯救世界的任務交託給漫畫家,像是作者透過作品為作者自身定位的一次嘗試。


世界愈來愈差

《Billy Bat》作者預言世界將會愈來愈差,全球暖化、土地污染、國際關係緊張……身處廿一世紀的我們,其實只要多留意新聞,也一樣會感到危機重重。特朗普勝出美國總統選舉後,甚至有學者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將更有機會發生,新自由主義窮途末路,全球又將經歷一輪大風吹──特朗普在2017年正式上任時,政策的風向會吹向哪一邊,全球資金會怎樣吹,美國、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又將如何,不少人感到憂心忡忡,想尋求出路,但亦有不少人正預備攬炒,只求「我贏唔到,你都要輸」。


蝙蝠的三位一體

《Billy Bat》裡的蝙蝠影射基督教的三一神,指引著人類方向,但人經常背逆,又或拒絶聆聽祂的指引。兩代男主角凱文‧山縣和凱文‧葛文都是漫畫家,他們創作的漫畫都富有正義感,有人格的顯露。他們可以跟蝙蝠溝通,但有時候又會斷線,不再聽到蝙蝠的指引。當他們聽到蝙蝠的指引,便會源源不絶地畫出將要發生的事,但卻不一定能阻止壞事發生,例如刺殺甘迺迪事件、希特拉的崛起、911等歷史事件,便像是同一個劇本,漫畫家只能像預言者般畫出預告,卻不能改寫;其中最為基督徒熟悉的,就是猶大出賣耶穌的情節。兩代凱文都不明白蝙蝠是怎樣的一個存在,天賦異稟的他們經歷過許多人間慘劇之後,既逃避再跟蝙蝠接觸,但又忍不住要問蝙蝠:接下來,我應該怎樣做才可以拯救世界?

以平面視覺藝術盛載信息

蝙蝠指引漫畫家透過畫出祂,來盛載祂的信息,這個意像甚具基督教氣息。基督徒承認聖經為神的啟示,雖然聖經是以文字而非畫像來盛載信息,但天主教和東正教都製作和流傳了許多聖像畫,給信徒默想和祈禱;而初期教會在受羅馬政權逼害時,亦在秘密的聚會點刻畫上許多象徵物,來傳遞耶穌的教導,最有名的是《耶穌魚》(Jesus Fish),名字叫ΙΧΘΥΣ是Jesus Christ, Son of God, Saviour的意思。看來人也可以透過平面視覺藝術繼續詮釋和傳遞神的啟示。


有人格,也要有救恩的歷史觀

《Billy Bat》所影射的是一個創作者對三一神的想像,雖然故事中描寫祂參與了整個人類歷史,但其實這個人類歷史也是由作者所選取的,它的歷史觀與聖經相較起來始終有著許多缺漏,聖經描寫神揀選以色列人、帶領他們出埃及進入豐盛之地,審判而又挽回,自有他們具體而又獨特的一段歷史,信徒的歷史觀也需要在三一神的啟示下才能接上救恩的歷史呢。

(原稿刊登於《時代論壇》第1526期)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