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朱古力

現居倫敦的香港人。

《翠星上的加爾岡緹亞》人類尊嚴所在:對未知抱存開放性

日本劇作家虛淵玄自封「愛的戰士」,在製作爆紅動畫《魔法少女小圓》時卻考慮封筆。《翠星上的加爾岡緹亞》是他走出困惑後的作品,若《魔法少女小圓》是他慨嘆戰鬥的破壞性之作,《翠星上的加爾岡緹亞》則處理戰士在失去了戰鬥理由後該如何自處。

動畫講述連同男主角萊德在內的各方如何採取不同的生存方式來活在浩瀚宇宙中。當自小被訓練為戰士的萊德滯留在和平的、以與萬物共生共榮為原則的加爾岡緹亞上,被逼過著平凡人的生活,逐漸消失的使命感使他產生了身分危機,並不斷質問「我是誰?」


萊德隸屬的人類銀河同盟軍代表人類文明一方,他為了守衛人類的尊嚴(擁有高度智慧)而與怪物「黑迪亞斯」戰鬥,但當萊德得悉了「黑迪亞斯」是人類超強進化體,他因不能認同這場戰事而感到猶豫。筆者藉此反思,人類的尊嚴所謂何事?這牽涉到如何定義人類和人類的界限等問題。在最後一集,人類銀河同盟軍中兩部機體因為邏輯運作相異而產生矛盾和衝突,以同歸於盡了結,也象徵人類文明在某程度上的崩壞。若把人類的尊嚴建基於人類的智慧,或建基於為了安定繁榮而放棄人類可以對事情作出判斷,都只會帶來毀滅的結局。


面對荒謬的境況,戰士萊德只能選擇戰死來保護他認為重要的人和物。不過他駕駛的機體「錢伯」判斷他因受著情感因素影響而不再適合當一個戰士,並把他拋出機體,這更說明了即使文明幫助人作出正確的判斷,人類依然毫無選擇。人類被文明拋棄得以存活,人類的尊嚴所謂何事?

動畫帶給筆者的啟發是在萊德選擇是否願意戰死的一刻,他想念起了女主角艾米:艾米可以比喻愛情,但動畫沒有再描述艾米與萊德的愛情故事,因此萊德的救贖並不此。艾米也可以象徵萊德與地球之間相依的生存關係,卻亦不只於此。萊德的救贖在於當他再不能確立自己的戰士身分,他作為戰士的生存尊嚴受到損害之時,艾米願意與他一起尋找活下去的方法,而萊德也願意接受艾米的邀請。他們彼此向對方開放並交流呈現了人類的尊嚴。交流的意象亦出現在萊德知道如何避免激怒黑迪亞斯,與萊德與錢伯的結合和分離的情節裡。人與人、人與物之間的交流代表著人類對未知仍抱存開放性,不自我封閉。

若集中反省基督信仰中人與人之間特別是語言上的交流,我會想到聖經中有關巴別塔的記載。創世記第十一章記載起初人類擁有同一種語言,能無阻隔地溝通;為了展示人類的力量,人類計劃建造塔頂通天的巴別塔,上帝知道後變亂了人類的語言,促成了人與人之間的溝通障礙。若從寓言故事或神話故事的角度來解讀,巴別塔是猶太祖先留給後裔的訓誨:人類若自以為能站立在神的高度,則只會製造混亂。電影《巴別塔》(Babel, 2007)上映時,有人解讀為:「此片借巴別塔來暗示人類的尊嚴、自私及愚蠢所造成溝通的障礙及無可挽回的惡果。」這說明了一些人對巴別塔故事的誤讀,以為它否定了人類的尊嚴。若我從《翠星上的加爾岡緹亞》帶給我的啟發來解讀巴別塔故事,則它不只沒有否定人類的尊嚴,更是為人類劃下界限,並展開了人類透過語言交流來實踐人類尊嚴的歷史故事。



〈原文刊登於《時代論壇》1357期〉

Darling in the Franxx:機械人愛情大戰

《屍者的帝國》:天才的遺作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