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朱古力

現居倫敦的香港人。

保羅「送頭」?

使徒保羅是初代教會向外邦人宣教的領袖,他三次宣教旅程充满著冒險精神、開荒激情和排除萬難的熱忱,是個很有魄力的人。我懷疑在九型人格中,他屬於八號型人格,喜歡做大事。保羅從來不是我學效的對象,比較起來,彼得的衝動和退縮似乎更加合乎人性軟弱。但我看教會裡,很多魅力型領袖都有與保羅相似的一些氣概。


由於我近年開始了祈禱操練,加上修讀靈修指導課程,使我關注起discerning the Spirit,分辨神類的操練。在靈修指導的過程裡,指導者和受導者在一起分辨善神和假神的帶領,敏銳於聖靈的導引,從而使受導者愈來愈與主聯合。


今天讀到保羅一段經歷,使我很懷疑在保羅的宣教旅程中,是否時常跟從聖靈的引導,而完全沒有出於血氣的部分。先強調,保羅的宣教旅程是由聖靈的呼召而開始,也有聖靈的引領在其中:


他們事奉主、禁食的時候,聖靈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做我召他們所做的工。」於是禁食禱告,按手在他們頭上,就打發他們去了。(使徒行傳13:2-3)


保羅第一次宣教旅程之後,第二次宣教的方向,也是由聖靈引領:


聖靈既然禁止他們在亞西亞講道,他們就經過弗呂家、加拉太一帶地方。到了每西亞的邊界,他們想要往庇推尼去,耶穌的靈卻不許。他們就越過每西亞,下到特羅亞去。在夜間有異象現與保羅。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保羅既看見這異象,我們隨即想要往馬其頓去,以為神召我們傳福音給那裡的人聽。(使徒行傳16:6-10)


但在第三次宣教時,保羅卻忽視了聖靈的提醒:


他們被聖靈感動,對保羅說:「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使徒行傳21:4)
有一個先知,名叫亞迦布,從猶太下來,到了我們這裡,就拿保羅的腰帶捆上自己的手腳,說:「聖靈說: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綑綁這腰帶的主人,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裡。」我們和那本地的人聽見這話,都苦勸保羅不要上耶路撒冷去。保羅說:「你們為甚麼這樣痛哭,使我心碎呢?我為主耶穌的名,不但被人捆綁,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願意的。」保羅既不聽勸,我們便住了口,只說:「願主的旨意成就」,便了。(使徒行傳21:10-14)


這段經文裡,有幾個有趣的問題。首先,聖靈今次是否不許保羅上耶路撒冷?是不批准的意思,還是只是提醒他,耶穌撒冷有危險,但你仍有自由選擇可去可不去?第二,保羅堅持要去,是出於聖靈的感動,還是他自己的宣教激情?聖經沒有記載聖靈感動他去。第三,在保羅的堅持下,他的弟兄只說:「願主的旨意成就」,這是否代表即使忽視了聖靈的提醒,主的旨意仍能透過保羅成就?


從聖經後來的記載得知,保羅上耶路撒冷是直接衝擊那裡的猶太人,結果正如聖靈所言,猶太人合謀控告他。保羅在被控下,決定上訴至該撒,使徒行傳結束於保羅被帶到羅馬,軟禁家中。後來他獲釋繼續傳道,但幾年後最終在羅馬被判處死刑。


保羅從上耶路撒冷至羅馬,可以說不是按聖靈感動的方向而行。可能出於他自己的狂熱(也聽過有學者認為他是錯判形勢),也是出於時勢的惡。但到底保羅是否明知會送死,都硬要上去衝撞那班有勢力的人呢?


不過,雖然保羅上耶路撒冷不是跟從聖靈的意思,但主並沒有離棄他。當保羅在耶路撒冷受公會的審判時:


當夜,主站在保羅的旁邊,說:「放心吧!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使徒行傳23:11)


看保羅的這段經歷,表面上保羅沒有跟從聖靈的提醒,堅持去作他認為有必要的事——見證耶穌是必須,但是否一定要經耶路撒冷?可否去其他地方?這是策略問題——這幾乎是一個送死的策略(或者沒有策略,死就死罷),是否最好?最值得?聖靈所願?不過他的見證行動仍然有主的同在、肯定,也成為教會歷史上極其重要的一頁。在這一個案中,送死的行動即使不是最合乎聖靈所願,但只要保羅的核心信念不變——見證真理——其餘的,願主的旨意成就。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